木瓜

前几日,我饿得晕晕乎乎,进了超市。

可是饿着肚子的人怎么能去超市呢?那里的面包、零食、水果、蔬菜、肉奶蛋,全都散发着难以抗拒的吸引力。有些还带着打折标签,这就更难摆脱了——只能把它们从货架上抓下来,扔到购物车里。

我就是这样买了一个叫做 Papaya 的浅绿色水果。但是我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买的是什么。当时想的只是,这热带水果我似乎从来都没有吃过,凡事都要尝试一下嘛,反正正在打折,不好吃也不会损失多少。

等到拎着巨大的两包杂七杂八的食物回来,吃过晚饭,大脑的血糖供应恢复正常,我总算反应过来了:Papaya,这外观和名字都充满着浓郁热带风情的家伙,不就是木瓜吗?

继续阅读木瓜

危险的直觉

在持枪要求严格的德国发生枪击事件,实在是出乎我的意料的。

周六一直追着 DW 的新闻,这么一段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周边大楼里的一位居民大声斥骂他,其中包括种族歧视用语。而枪手则回应称“你们现在满意了?……我是德国人……我出生在这里,在哈尔茨4(长期失业救济金)的环境中长大。”

警方已经证实,视频中的枪手正是慕尼黑血案的凶手。

是这么一段描写,才让我真正明白了,那已经在无数的评论文章里提过无数次的论点。

继续阅读危险的直觉

花开

从长出花芽算起,足足等了一个月。终于,我的毛毡苔开花了。

一夜之间,已经卷成圆锥形探出来的白花瓣展开了。阳光下,透过水灵的花瓣,依稀看得见五瓣淡绿的萼片。白花丝,黄花药。一整个颜色都是柔柔的,淡淡的,娇娇嫩嫩的。

继续阅读花开

亲爱的安德烈

看过一部德国电影叫《小夜灯》,里边一个说法给我印象蛮深,是主角里女主角前男友的 颇帅气、被女主角偷看叫得大声的性爱(我也想看!)、还很会看透人心,总之超优质的 男友的说法:同志之间的爱情,是用狗年算的,一年得当七年算。

继续阅读亲爱的安德烈

拉面

我喜欢吃拉面。

五六岁的时候,父亲就经常领着我去吃得月楼十字路口那边的拉面摊。我坐在小马扎上,看着拉面师傅跟扔跳绳一样地甩长面团。热气腾腾的面端过来,父亲立马就哧溜溜地吃得开心。我是猫舌头,总是夹住几根面,在碗里转上无数圈,等缠牢了,举到嘴边,吹上半天。 继续阅读拉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