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的色彩

水八口这几天做了好几个很漂亮的主题,可惜都是 Bitcron 的。话说好久没去看过的知名博主林木木也在用这个平台了,看来老朽跟不上时代了啊。

刚刚去扒链接过来贴,又发现这俩都用上 https 了……去熟悉的几家博客转了一圈,几乎都家家都已经上了s……老朽的确跟不上时代了。 #数字难民 _(:з」∠)_

扯远了,打住。是要说博客主题来着。
继续阅读曾经的色彩

当死亡临近时

在几乎整个青少年时期,因为年年秋天都要咳嗽到挂吊瓶,我曾经坚信,有朝一日会结束我的生命的,会是呼吸系统的病症。然而自从到了国外,再也没那么要命地咳过,才知道原来主要是那个说出来会被全国炮轰的原因。

然而先是大伯脑溢血、好险抢回一条命,再是家父急性心梗猝然离世,宿命原来早已注定在血脉之中。 继续阅读当死亡临近时

We’ll give you a war

今年的六月一号是让人高兴不起来的一天。

特朗普宣布退出巴黎协定,本来就让自认为在环境方面很靠左的我非常火大了,他的臭屁政党高层还要大放诸如“凭什么光让我们怎样怎样,中国什么都没在做你们怎么不去管”的厥词——这帮人是瞎了吗?人均排放不到你们的一半,总体碳排放连续三年下降,政府不管出于什么动机好歹也在环保上做着至少表面可见的努力(比如扶持太阳能发电扶持到欧洲的太阳能发电板产业没活路),“什么都没在做”?喷总排放量的也是绝:兲朝推行人口政策,在一旁唧唧歪歪的是你们;兲朝污染总量多,在一旁唧唧歪歪的还是你们——你们以为比你们总数多两倍还有找的那么些人口都和你们老婆一样是充气的?连我这个爱跟强国唱反调的都看不下去,真是。

这还不够。 继续阅读We’ll give you a war

花心

下午从学校穿过树林,看了一下 Dudweiler 的这间房。还有一个星期就到五月了,届时的住处还没有着落。

看房完了,又听着导航的指挥,从 Dudweiler 往市里走,最短路线又是要在树林子里钻好久。从林里出来时就是 Am Homburg,一块紧邻市区、和 Dudweiler 一样漂亮安静的地界。那时已是下午八点多,太阳用不了多久就会沉到地平线以下。在落日的余光里拖着疲惫而沉重的双腿走在几乎无人的郊区道路上的我,心里被居所、被工作、被整个不知往何处去的未来堵着,彷徨不知前路。路两侧的小洋房们永远精致的庭院里开着春天的花:水仙,蓝铃,风信子,郁金香,勿忘我。

继续阅读花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