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的城

时隔三个多月之后,英国的希腊人、比利时的印度人、德国的中国人在杜塞尔多夫重逢了。两年半之前,我曾匆匆浏览过这座城市一次——和这座城市,也能算是重逢的吧。

一个周末的相聚总是短暂,转眼又各奔东西。我的火车最晚离开,送走那俩,独自到莱茵河畔的电视塔下,仰头看夕阳被观景台的玻璃墙反射过来,耀眼夺目。

继续阅读回忆的城

狗,鲨鱼,中国人

德国一家卖定制服装的网店最近惹上了麻烦。这家网店的用户可以自行设计衣服上的图案,并且可以通过这个平台销售他们的设计。当然,对于太有争议性乃至违法的设计内容,这家店说了不会拿出来卖。最近他们上架了一系列T恤,其中的两款踩到了地雷:一款写着 save a dog, eat a Chinese,还配着一条狗的剪影;另一款则把狗换成了鲨鱼。

继续阅读狗,鲨鱼,中国人

有关春天又无关春天的随想

三月初,已经好几次听到了从南方归来的雁在空中高鸣,这几天窗外也一直有不知是什么鸟雀不分昼夜地鸣啭。天明显长了,气温也已经回升到出门可以经常不围围巾。学校里一棵灌木已经开了粉红色的花。

还有半个多月就是春分,欧洲大陆上正春意渐起。

继续阅读有关春天又无关春天的随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