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转眼三月已过半。

又在旅途

从巴伐利亚回来已经快要一周。慕尼黑,新天鹅堡,阿尔卑斯山脉附近积雪的小村庄,还有本来没有列在计划内的、奥地利的萨尔茨堡。萨尔茨堡,多洋气的名字,若是意译成“盐堡”,听着就感觉枉费了莫扎特故乡的名号了呢。另外 Salz 被音译为萨尔茨,Saar 同样被译作萨尔,看起来又是一条能说明西文里的 l 和 r 在中国人耳朵里没区别的证据。那里的旅游纪念品店里几乎都有“No kangaroos in Austria”的 T-shirts 卖,想必是给美国人的。扯远了。

漫步慕尼黑热闹的中心城区,是颇能理解那位的“Saarbrücken 很无聊”的言论的:大大小小的 Bierhallen 和 Biergärten 遍布,晚上一些街道旁还有拎着啤酒瓶醉醺醺大声聊天说笑的人;步行街两边的橱窗里总有一些出人意料的小玩意,连一些喷泉都有十分戏谑的意味;广场和街道上总是有街头艺人在变戏法、奏音乐;城市里除了新哥特风格和中世纪样式的新旧市政厅,数不胜数的教堂、画廊和博物馆,几乎坐落在市中心的宏大的王宫及其花园,还有不少绿地和公园——在几乎无边无际的英国公园南侧边缘,溪流在桥下波涛汹涌,冲浪者面向繁华的城市街道、背靠静谧的树丛,踏着冲浪板,在轰鸣的水声里构出一幅匪夷所思的图像。所有这些,都是 Saarbrücken 这座历史无论如何也算不上悠久、规模无论如何也算不上庞大、景观无论如何也算不上引人入胜的边境小城不具备的。我们的市政厅虽然和慕尼黑的新市政厅出自同一设计师之手,只是长宽高以及外墙装饰的纷繁华丽程度都通通除以二。

自然,我很喜欢慕尼黑的热闹有生气。然而我无法认为 Saarbrücken 是个很无聊的地方。小城也有小城的好啊,没那么多乐子是没错,但也能图个简单清静。这可能是从小地方出来的人才会有的蠢想法吧。

慢慢地,关于旅行的偏好,似乎又朝独行的方向倾斜过去了。

电影

我无论如何都算不得影迷。

然而最近的确看了几部电影了,甚至又坐火车跑到邻州的电影院去看了一场。

为什么呢?图什么呢?

坐在电影院里,和那位吃着芥末味的花生米,心里想着 Chappie 这母爱满到溢出来的“妈妈”到后边会不会死掉。

而且,Gone Girl 还是很让人震惊的。

15

朋友们都说我适合留长头发。好吧,只有一个人的看法不一样。

足够了。

只不过还是加上了齿,刻度调到 15。哈,不是说要给我弄个 0 来着的么。

三月十二号的傍晚,我坐在这唯一的异见者的浴室里,头发在电推子下散落一地。

只留得 15mm。

只说我头发多,可知我那些琐琐碎碎的烦恼,也多得怕是不止三千呢?

离那头披肩的长发也已经三年多了呢。

One thought on “15”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