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毒、鸡瘟及其他

今天下午从奶奶家回来了,正月十四晚上开始的老家度假宣告结束。其实每天只用手机花几分钟瞄几眼网上的动静然后默然下线也不错,吃得好睡得香心情愉快,过的日子好歹显得比较正常。

之所以正月十四就在老家住下了,是因为开始急着想回去看望一下奶奶。正月十三凌晨奶奶自己在家睡觉,没想到炉子烟囱被煤灰堵住了……幸亏奶奶觉得不舒服醒过来了,下床喝了一杯水之后就觉得没劲了,花了有半个小时才爬回床上去。又幸亏她反应过来是煤气中毒,使劲把床头的窗户推开了。真是福大命大,可把我们一家子都吓死了。惹祸的炉子立即被发配到厨房,等到把剩下的煤球烧完之后再打入冷宫。虽然打开的窗户救了我奶奶,但是毕竟大冬天的开了半晚上,还是让奶奶有点冻感冒了。又中毒又生病的,这两天一直在挂吊瓶,今天胃口才好了一些。都说老人七十三八十四容易不好,我奶奶在正月里就把灾给免了,后边应该是平平安安一整年了吧!

然而奶奶养的一群芦花老母鸡可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这些日子到处都在死鸡,我们家的这群老母鸡也不幸卷入了潮流。短短几天的时间里,就还剩下三四只了。过年的时候院子里还是一片欢乐祥和的母鸡刨地的景象,现在就只剩下那只黑色的小狼狗领着它的两个小崽逛悠了,还是蛮冷清的。有两只鸡是在奶奶看着它们已经快不行的时候手动结束它们的生命的,准备常规处理一下送上餐桌。她在剁鸡的时候(打完针就找活干,老人的勤劳让我情何以堪啊……)还想着以前闹鸡瘟的时候家里的小孩们都喜欢唠叨“咱家里的鸡怎么还不死啊”,都盼着鸡遭瘟死掉了之后就能吃鸡肉了……

哥十五的晚上在家住的,和奶奶聊天时扯到了好多关于挣钱的话题,现在我对这个话题过敏,鸭梨无限但是假装镇定地和妹一块看哥的上网本上的《天空的劫难船》。

这两天晚上和妹一块看湖南台的《宫》看得有些小上瘾,发表日志开电视去~偶尔脑残不是罪啊是么?

10 thoughts on “煤毒、鸡瘟及其他”

    1. 反正又煮又炒的,病毒應該沒有厲害到熟透了之後還能害人生病的程度吧!當然如果死掉若干天都開始腐爛了的話自然不能吃啦!
      並且多謝關心~也祝所有好心人家裡的老人都平安~

  1. 祝老人们平安 🙂
    哈 不是罪.这和”喝咖啡高雅,吃大蒜低俗.”这种狗屁道理是一样的…
    我有时候还看狗血的城市之间呢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