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426

时间之力

大表哥来帝都办事,昨天下午来我学校请我吃了一顿。他穿得很年轻很休闲,乍看不像是已过四十。但是当他笑时,我在他的眉眼之间看到了平和的大姨夫的影子。那个面容俊朗英气逼人肩背如铁行动如风的年轻人,那个以前我看到就发怵的总是喜欢嘲弄我的表哥,潇洒已经渐渐褪色,换成了成功男士的稳重。好吧,我已经不是第一次注意到他的变化了,但是这次,当我问起我那上着高一的侄子的近况时,他的语言完全是出自一个充满爱子之心的慈父。

可怕的时间,最终把表哥这块最坚硬的顽石打磨掉了尖锐了棱角。

敲着这些字,我又想起了曾经爱下河摸鱼的堂哥,曾经如小伙子般雷厉风行的二表姐,骑着大梁自行车带着我到处玩的爹,还有扎着一条齐腰的麻花辫、能穿得上旗袍的娘。找到工作的已经开始自给自足了,为人母的温柔地呵护着自己的宝贝一天天长大,爹娘也在不知不觉中丢失了青春的模样。

我应该也变了好多,只是我没有找到小胡子以外的任何成就。当局者迷吧。

为人父

我这些日子老是想,刚刚当上爸爸的感觉是怎样的心情。准备暑假回去问问老爹。前两天和班主任一起吃饭,问了一下他去年刚当上父亲时是什么感觉。他笑,说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因为孩子不是某一天突然就有的,有好几个月的时间准备。

但是不可能在第一眼看到和自己关系如此密切的一个小生命的时候,心里没有一丝悸动吧?

为什么连女朋友都还没有就想着当爹啥滋味了呢,真是。

洞穴

今天的英语口语课上接触到了一个“洞穴理论”:如果一个人从小在一个洞穴里长大,唯一能看见的只是被背后的火把投在墙上的自己的影子,他会以为这个世界的全部只是那个影子。当他终于有一天走出洞穴,面对真正的大千世界时,他会以为眼前的一切都是虚幻的影子。

如果我有一天真的能走出国门去看看这个世界,会不会以为外面的世界是个幻影呢?虽然我知道外国的月亮也有阴晴圆缺。

爱存不存

前两天还原了系统,发现那个系统还原点是在我配置网银之前做的。重新配置网银,提示没有U盾的相关软件,按照它给出的下载链接下载并且安装了若干次都还是无果。后来想起配置好网银之后开始菜单里有工行的一个快捷菜单的,凭印象找到以前下载的另一个软件的安装包,运行,配置成功。

按照你自己的路线走都不行,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评价你的这套网银系统。用户体验差到爆,就算是宇宙第一大银行,你也还是照样挨骂。骂死活该,自作孽不可活。

Chrome疲劳

整天都在用Chrome,有些审美疲劳了。觉得拿Opera或者Firefox当几天主力浏览器也不错。但是一个Switchy!扩展就把我绑住了。

开始是人控制工具,但是等到习惯了某个工具,人就变成被控制的了。

拼音输入法

第二次发现在写论文的时候微软拼音输入法让人有非常顺畅的感觉。整句输入实在是好用。和它相比,谷歌拼音输入法的分词断句的能力相差一大截。

就算这俩输入法都算是基本隐居于输入法战场之外的高士,但是也不代表它们不好用。也不代表一方没有另一方值得大力学习的地方,是吧小谷?

清华

还是觉得海岛上的那所清华是嫡系正统。还是觉得那个更有前途。前两天大陆清华的头头说多少年后要把清华建成世界一流,他在说哪个?

想到居于帝王之都的清华,另一个清华是不是要对那个今年同样一百岁的国唱《七子之歌》呢?“♫♫♫虽然他们掳去的是我的肉体,你依然保管我内心的灵魂……blablabla♫♫♫”

当然,大陆清华还是景德镇最好的学府是不用怀疑的。北大给我的感觉就是在培养告密者和傻逼。

14 thoughts on “20110426”

  1. 让那句”高一的侄子”吓了一跳…//前几日去了个像母姐会的同学会…於是膝下空旷的人感到唏嘘了//国外和国内感觉已经模模糊糊了 都说想回家 但走过以後就都是家 也都不是了//面对制约时心还是狠一点吧//小谷的拼音用起来还是憋憋的(个人感想)然後看见论文两个字暗暗地打了个寒颤….怕是阴影来着//最後 “北大给我的感觉就是在培养告密者和傻逼” …… 我笑了…

    1. 是啊,我姥姥七個子女,我媽是最小的一個,我親大姨比我奶奶小不到十歲,我表嫂和我媽是同班同學~神奇吧! 😎
      我們的“論文”就是和高中作文差不多,長一點再加上幾條註釋而已……第一篇真正嚴格的論文恐怕就是畢業論文了吧 ❗
      一開始對北大的印象還不錯來著,但是自從看到一篇新聞說一個教授因為把台灣列為國家就被學生告到校領導那裡去之後好印象就打折扣了,最近的“會商制度”和拒絕複印“敏感材料”讓我對這個學校徹底失望了……

  2. 这个流水账好,好看呐~
    刚剃完胡子的路过,很不喜欢留胡子.
    “当然,大陆清华还是景德镇最好的学府是不用怀疑的。北大给我的感觉就是在培养告密者和傻逼。”
    这句pia飞 ︿( ̄︶ ̄)︿ 再多考50分儿,咱也中弹了 ➡

    1. 有点胡子显得成熟~ 😎
      本来就是嘛,从告教授的学生(就是因为那个教授把tw列到“国家”里去了)到整个学校的会商制度,这个学校至少在我的心目中算是毁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