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706

军训第十一天。最后一天。今天的主题句是:二连三连好基友。
从上午十点开始就是合练了,上午下午各一次。合练之前还是表演项目训练,抠准了所有细节,一切就绪。合练开始,走方阵等项目进行时我们这些只表演棍术的要和我们连里的病号躲在训练场角上的真人CS场地里不露面,倒也随意。棍术打完就代替原来的行进方阵留在场上了,看其他的表演项目也不错。女生的匕首操的气势不比我们的棍术差多少,好几百个女生威武划一的动作相当好看。战术表演中一个人挂掉之后医疗小分队的萝莉们迅速赶到把那具人体包好扔到担架上撤离的那段也很有看头。然而军体拳和拉歌之类的项目……真的是弱爆了!是拿来反衬别的项目的么?
晚上是文艺汇演,我们走向坐的位置时二连和三连一个劲地冲我们喊“7.5”,难道我们是用这个分数拿到优秀连队的?不管,反正他们不会朝我们喊好话,反击是必须的!一句酝酿已久的口号终于喊出来了:“二连三连好基友!”这两个整天合伙算计我们的连队大概没相当我们会拿这个公开的秘密作武器,一时哑口无言,我们喊了几次之后得意地找准位置放板凳坐下,听着女生连队那边兴奋的窃窃私语。现在的女生怎么都这么腐呢,不就是好基友么有什么好兴奋的。正好汇演的一个小品里俩基情的男生也自称自己是二连和三连的。看吧确实是都知道的事。
明早没有早操,让我们在宿舍收拾东西。明天的检阅和表演没有教官在一旁指导。突然之间,他们就放开了手,让我们自己去走。也只有这个时候,才体味到这短短的十天里对他们的情感竟建立得如此深厚。不舍,不舍。希望明天还能多看到他们几眼。本来只是萍水相逢,一旦分别,怕是再也不会相见。
现在外边开始电闪雷鸣。明天的最后别离,可能要在一片滂沱之中了。想起那天下车时阳光明媚,我们带着行李找到写着一连的红旗,那里有几个教官准备告诉我们那个上午的安排。第一个和我说话的,正是猴教官。当时觉得他是个很不错的人。当时想让他教我们,得知他要教六七班时还蛮遗憾的。现在我知道他姓郭,河南人,本是一个化学教师,为了不后悔一辈子而选择到军营来后悔两年。他是个很理想主义的人,貌似准备退伍后到西藏支教。开始的几天教我们的刘教官也是个很好的人,他是个来自陕西的帅孩子,全连学生都私下叫他小正太。还有英俊的连长,他是参加过09大阅兵的英雄,说话豪爽,行动刚健,在女生面前有些傻傻的想表现一番的冲动。其他教官或温和或严厉,但能看出来他们对我们是非常照顾的。他们种的一些还不如我们大吧。
和这么一群简单又有故事的人度过一段漫长又短暂的时光,也足够了。不过真的足够吗?我真的想坐下来好好听听他们各自的故事。这么多天里只是听他们的命令并且开几个小玩笑,却没有时间去通过他们看到另一种生活。只能祝这些善良的人生活能够一路顺风。
这眼泪是怎么回事啊。

3 thoughts on “20110706”

      1. 我高校念的是升学的学校,所以一些比较跟考试没有关系的科目就是三天两头的借去考试 就算有上其实也都是在讲台上讲课本里的东西(要不就是教官提一些当年勇 女生还要多上一门护理 除了CPR比较重要之外 其他就是一样课本带过…..所以…..我通常……..

        在补眠 ❓ ❓ ❓ ❓ ❓ ❓ ❓ ❓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