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707

小暑。

家里旱了好几个月了,在火车上等到天亮后看到外边的农田里还有成片金黄的麦茬。往年这些麦茬的地方应该是青翠的玉米苗。然而这几天一阵阵的雨就没有断,果然雨水又被我引到家里来了么?

几乎从没度过这么无聊的假期,时间混乱地睡觉,TPO,时间混乱地睡觉,机经(终于也沦落到这一步了,不知道算不算不诚实的作弊行为),时间混乱地睡觉,TPO,时间混乱地睡觉,机经,时间混乱地睡觉,时间混乱地睡觉,时间混乱地睡觉,机经,时间混乱地睡觉,TPO,时间混乱地睡觉,时间混乱地睡觉。一次次地烧钱考托福玩,这下算是玩脱了。火影才更新了一话,YouTube上没有什么好看的,阅读器里没有什么好看的,twitter 上没有什么好看的,邮箱里一片沉默,抠抠上一片沉默,连淫淫网上那群叽叽喳喳的无脑生物都是一片沉默。明明才到家正好七天,但感觉像是过了半个月都有了。

歌德学院关于德语班的确认邮件还没有发过来,不过倒真希望晚些发过来然后告诉我面试在七月下旬(……或者说很抱歉面试还要挑时间的家伙还是慢慢地一个班一个班上下来算了?)。

Google 用明年初冬关闭 iGoogle 的新闻重新掐死了当年(?)我在看 I/O 12 的 Keynote 直播时重新拾起的对某 G 的信心,签了若干份在线请愿书,加入了脸书上的几个抗议页面,然后就听天由命了。

县城里至少戳在那里二十年的地标式建筑在轰轰烈烈的城区砍掉重练运动中灰飞烟灭了。一大坨一大坨的高层建筑正在施工。郊区建了一个非常漂亮非常大的奇石公园(鄙县盛产奇石,可能跟在地震带上有关吧),那天路过时老爹开车在里边转了一圈,颇有旅游的味道。很难想象这个一穷二白不起眼的小县城再过几年会成什么样,正如很难想象我自己再过几年会变成什么样。

老爹最后又不要买大姑那村旁边的楼了,在有力地控制了房地产业过度膨胀的同时,也标志着我从寒假到尚完工的毛坯房里逛悠了一圈开始的、时不时拿出来把玩一番的、对若干年后搬进去的新家装修完的模样的意淫告一段落。

实在没有别的可以充实这篇流水的东西了,就此打住。

12 thoughts on “20120707”

  1. 其实咱一直都在时间混乱地睡觉。
    虽然学校的作业有认真完成啦(8% 抄袭率神马的,虽然其中 5% 是统一的课程封面神马的咱才不好意思说呢 😆 ),但是感觉有种习惯了的赶脚(啊啊总觉得不好但是有点改不过来的样子 😕 😕

    1. 从各路亲戚那里得到的情报可以推出,我们这一代生物钟和时区大都不吻合 😉 😉 😉

    1. 那可以改名啊怎么就砍掉呢!youGoogle, weGoogle, he/she/it/theyGoogle, xGoogle, fGoogle, 2bGoogle, ♂Google 这些难道都苹果化么?或者说改名 Googli/Giogle/Giigli 也行啊~【闹哪样】
      说到底还是拉犁配齐没人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