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 2015 还有几天。只是在又一个失眠的夜里,似乎也没有别的什么事可做。

年终总结之前,免不了要去看看,去年差不多这个时候都写了啥。

“专心致志念书、集中精力完成功课,真正成为一个好学生”,哈,这种时刻没有在整个 2014 年里出现哪怕一秒钟。倒是签过一份只有三个月的工作合同,赚了点小钱买了回家的机票,还略有结余,早胡乱花光了。

“所有的未来还是隐藏在迷雾中,但我已不再真正害怕。”呵呵,多么单纯,现在倒又是迷茫得要死呢。

多少算是学习到了一些东西,在德国西南和法国东部的一些城镇、卢森堡和阿姆斯特丹旅游过,隔三差五在自家或朋友家一起吃点东西喝点东西聊聊天,撒欢犯傻没少干,受益终生或抱恨终生都不敢讲,疯狂倒又添了好几笔如假包换的记录。

竟然一年里发生了这么多事情,看起来也不算太糟嘛。

只是……

超出了友情范围的,大概要归类到更深厚的友情里?

自然,答案是坚决到残酷的否定。其实当初在写下这句的时候就已经隐隐察觉了吧,当时就是在自欺吧。

知道心比黄花瘦,受不住太烈的情感拿武火煎烤烹炸。明明已经很小心,谁料到还是一不留神一脚踩空,等到反应过来,整年的主调早已奠定。

你说过,当初你恋爱的时候,曾经晚上睡不着觉,只是因为在想着那个人。

而我如今却常常在终于沉入睡眠时,依然看到这面容,听到这声音。这面容这声音令人见之忘忧闻之消愁,奈何成瘾性太强,哪怕短短几日的隔断,便就足以让夏日的阳光也黯淡下来。

已在你的背影中流离失所。错,错,错。

这一错一年有余。一年有余就不堪重负了,怎敢求年年有余?

错误地溺于感情,从此误了无梦的好眠。而又一个阴雨绵绵的暖冬误了的,只是一个简单的念想,那对雪后初晴的欧洲城镇的素白的期盼。这又一个暖冬的绵绵阴雨,倒是成功地磨掉了我对所有待办事项的兴致,误了完成所有作业,误了联系写论文要找的导师,误了再去找一份小工作,甚至几乎要误了感受生活的美。

 

好在那明媚的春夏季节,虽然在博客里留下许多郁郁的情绪,那忙碌的学期里开心自在的事也还是不少。某个春日午后和你一起去学校的植物园,在温室里邂逅一枚亭亭玉立的、粉红色的菠萝。你纳闷为何是这般稀奇的颜色,我说,因为,它爱上了我。夏季的白昼长得无穷无尽,有的是时间,坐在绿荫下的木椅上,摘下太阳镜,听你们慢慢聊着看过的、我所不知的一千零一部电影。六月十三号,在河畔公园的 Biergarten 喝着啤酒做完统计自然语言处理课唯一一次纯理论题目的作业,沿着河岸散步,从城堡上望这座城市,去看庄重的 Ludwigskirche 端坐在下午九点钟的金色阳光里。那个最终以土耳其烤肉作结的下午,我愿永远记得每个细节。

心境的转换原来如此容易,今夜打完上边那段,心竟然就舒服地轻快起来了,像逐渐充满的氦气球。以前认为情绪和天气有关的说辞纯属矫情,如今却单凭阳光留下的记忆就高兴起来了。

不过今晚没有去写感情的重担,也是重要原因吧。(笑)

于是,又想起了十一月时,看了一眼当日食堂菜谱就倒掉胃口的我们三个,去吃一家近来发现的另一家烤肉店。店里音乐轻柔,窗外街边小广场上的法桐正悠闲地晒黄叶子。店主送我们每人一盏土耳其茶。小巧玻璃杯里的浓茶,溶解了方糖,仿佛也溶解了时间。天,湛蓝湛蓝的。

等等,说起来,其实这一年里很多很开心的旅行,都是在阴天甚至落雨的日子里的啊。这又要怎么说?“啊,朋友们,你们是生活里的阳光,照亮我心房”这样?

瞎扯到没边,收不住尾了……总之,今年其实不该算作是误掉的一年。即便这个冬季学期过得浑浑噩噩,也不代表的的确确一无所获。学习状态这么差,也还是在跟着那俩一起弃掉统计学习课程之前做出来了大部分的证明习题呢,也还是多多少少帮忙让我们小组的模式和语音识别课程作业好几次连附加题的分数都捞全了呢。至于感情,想起了前些天希腊大哥告诉我的:这种东西,是连自己也没有办法的,是谁也不能苛责的。好吧,既然无计可施,对又怎样,错又怎样?就算明年依然是它唱主角,也不能算在我自己头上吧。

整理整理心情,准备好在元旦那天重新启程。

这次,去柏林。

26.12 凌晨,27.12 凌晨


头一天把这年终总结篇的标题定作“误”,是觉得这一年的生活里,尽是失误与迟误。哪想第二天过来收尾,又觉得这观点也是个错误,所以又添了些明朗的色调进来。两天两种截然不同的心态在同一篇日志里相互打脸,倒更显扣题了呢~

2 thoughts on “误”

  1. “夏季的白昼长得无穷无尽,有的是时间,坐在绿荫下的木椅上,摘下太阳镜…”这样的日子,这一年你没有白过啊,生活如此美好,纵然平淡纵然失落,也让人难忘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