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事之冬

今天早上在驾校考了倒桩和场地,虽然通过连续障碍时压到了一个小饼但还是通过了。就等着暑假回来路考然后就可以拿到驾照 正大光明地上街撞人了。这个万恶的科目二直接导致了我的感冒,今天下午还在挂吊瓶……好得真慢,还要跨年不成?并且爹妈也都感冒了,幸亏妹早回老家玩去了,不然也逃不掉。感冒的不止我们一家,小县城里这两天洋溢着一股病毒的流行气息,见面的问候语都从“吃了吗”变成了“你也感冒了啊”。

感冒病毒的流行被大伙儿归咎于异常持续的干旱天气,貌似这边自从公历2010年10月份以来就没有什么降水了。空气一干燥,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自然都漂在空中,只要被吸进肺里,就让人生病了~

说到异常的干旱,今天又走马观花式地复习了一遍《掩埋》,因为济南那块儿昨天貌似小小地地震了一下,我又记得这个纪录片里似乎提到过干旱和地震有关系来着。上网找新闻时发现了这么一句:“近期发生5级以上破坏性地震的可能性很小”。怪我死心眼,偏偏把“可能性很小”理解成“不是没有可能”,这下就有些不踏实了,怎么说我们家就在地震带上,清朝时还有过八点几级的地震咧。去年有人说临沂要地震,不少人都吓得晚上在外边搭帐篷,最后还以造谣的罪名逮了五个散布消息的人。我今天不是来写文章造谣的,所以说表跨省我啦!到网上一搜,说气象情况异常和地震有关系的言论也不是没有,批驳这种说法的东西也不缺,我的观点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自己注意一下留个心眼就是了,万一真的有啥小情况的话至少能减少点个人的损失。万一真的是n百年不遇的大灾,咱们也就认了。再说了,人家唐山地震是1976年,《掩埋》上说华北地区1972年大旱,这不还有好几年么。不急不急,先把眼前的日子过好了再说。

然而这两天的日子偏偏不咋地。前天晚上九点多钟我们这一片住宅区的电缆烧掉了(木有集中供暖,大家一块开空调的结果啊……),一直到昨晚半夜才来电,昨天一整天在没有电脑没有手机晚间照明靠手电筒的无聊状态下度过,还好上午练车去了。老爹晚上和同事喝了不到二两酒,回来说心慌难受,给他把了下脉每分钟跳到120下,我妈赶紧陪他去医院,丢下我一个人在黑漆漆的家里。结果是他打的针里有头孢类抗生素,和酒精起反应……可把俺吓了个半死……生病用头孢的童鞋们可千万不要接触乙醇啊,一点点都不行!又接触到了几条不怎么令人高兴的消息,虽然都和我没有一毛钱的关系,比如我们这里一个广受欢迎小有名气的女商人被诊断为癌症晚期,比如说我爹的一个同事的姥姥去世了。

马上就要过年了,可是基本上一点年味都还没有感受到,反倒觉得最近这段日子真是过得令人生厌。后天就要回老家了,在奶奶家的炉子边多多烤火的话,应该能把这些乱七八糟的事给抛掉吧!

4 thoughts on “多事之冬”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