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冷慕尼黑

因为得到一个周六上午看房的机会,立马买了长途大巴票,坐卧难眠折腾七个多小时,总算又到了慕尼黑。六点半下车,冷冽的寒夜夹着几丝雨迎面扑来。

实在不知做什么好,干脆直接买了张天票,上了 Garching 方向的地铁。不想在地铁上睡着了,惊醒时刚好错过原本准备下车的那站,在镇子中心下车了。仔细想想原计划略蠢,要多走好些路,睡过站也算是歪打正着了。 Update:屁,明明原计划才是最优解。爬回地面时天也才刚蒙蒙亮,云层阴沉得跟你欠了它一千万似的。转了两圈觉得冷了,看看时间还要四个多小时才到看房时间,就拐进了一家面包房,买了个面包要了杯咖啡,暖和暖和,也提提神。慢慢吃慢慢喝,吃完喝完也才刚过八点,这么多时间真愁死人呢。

并且托没有太阳指示方向的福,探索小镇的时候毫不意外地转向了,非要觉得东才是北,自己跟自己闹别扭闹得烦闷。又不能停下来不到处逛了:你不动?冻死你哦!

于是,等到能看房的时候,已经把镇子中心区域已经转了个遍,那栋公寓楼楼下的超市也视察过了,人也快已经凉透了。

本来以为让我看房是对方已经想要租给我、让我看看没问题就商量合同的来着。但事实并非如此:算上我在内,房东太太在同时给三个人介绍这栋公寓楼的各种设施——明摆着是有竞争的。虽然我的需求最为紧迫,但签合同所需的材料是尚不齐全的,不仅工作合同还没到手,叫 Schufa 的个人信用证明也从没办理过,不知会遇到怎样的麻烦。于是心里也和一整早晨的手脚一样,凉透了。

连续两晚都要睡在长途大巴上,来回近千公里,今天还要被冻得龟孙一样,毫不犹豫地砸下如此的血本,换来个大概率扑空的结局。懂公平竞争的道理,但依然大受打击。毕竟,我根本没有慢慢找的资本啊。

一堆东西一堆事要处理,没办法一直呆在这里隔三差五慢慢看房;萨尔那边的事恐怕都还处理不完,就要开始上班了。这简直是逼人整月整月地住旅馆或 Airbnb,把过半的工资都砸在这上边啊。也不可能有时间在入职前办理完从保险到居留许可的一系列事务的,只能浪费很多带薪假期在这上面。甚至觉得像是雇主成心设了这个恶毒的圈套,看我被整得焦头烂额。而可悲的是,我,至少现在这个我,毫无抗议和争取的资本,只能无谓地挣扎着,试图躲开躲不掉的境况。

回到楼下那家 Penny,买了份冷藏柜里的卷饼当午餐。能省则省吧,鬼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约到外管局的时间解冻银行账户,而这个月就算只是必要的奔走,就足够超支目前可用的部分了。万一有住处了的话押金和租金怎么交,不知道。现在的住处想马上搬出去了才通知房东,就算他扣着押金看什么时候能找到下家的话,于理于法也都合适——虽然全部押金也只能差不多当慕尼黑地区一个月的租金而已。

上午不知做什么好的四个小时就觉得太多了?前边还有十个小时等着呢。回到慕尼黑市区,没必要地转了两次地铁,因为确实无处可去;最后决定离开暖和的地铁,去步行街的商场取暖去——前两次慕尼黑没白来,自信满满走出地铁口,果然已经身处步行街。走了一小段就看到一家 TK Maxx,赶忙钻了进去。

本想只是在男装区打发时间来着,不想竟然发现了一座手机充电站,一次免费充半小时。我毫不犹豫地一共连用两次,手机电量又有 80% 多了。在此期间挑到并且只挑到一件好看的毛衣,拎着站在巨长的等待试衣的队伍中时发现有一个扣子一处边缘不平滑。自知如果买下肯定会整日在意这枚有瑕疵的扣子,最后还是放了回去。等着充电时间跑完的时候坐在那里,又差点睡着。真是活脱脱一个颓丧的无家可归者形象了呢。

不好意思光赖在那里了,出来走两步,换个地方。看到 C&A,二话不说就进去了,不止为了避寒,更有买衣服的企图了。反正下次过来说不定会是星期天,干脆把上班首日要穿的现在就备好。很难说这是理智还是失智,但多少有种“反正横竖是个死,不如就算死透也要和作弄我的生活拼个鱼死网破总之就是不低头”的感觉。转悠了许久,都开始觉得热了,一共抓了一件衬衣一条裤子再加一件大衣,不多不少整好一百块,信用卡刷出血来眼睛也不眨一眨。

可是商场再暖和,出来一久了还是冷的。在一家面包房里吃过晚饭(一个三明治),开始漫无目的地坐轻轨。反正是天票,反正交通工具里不冷。跟签订了辛丑条约的中国彻底沦为半殖民地国家一样,我也彻底沦为一个无家可归的流民了。

坐在轻轨上望着窗外的灯光和人群,望着车里的各色人等,心里木然地想着,即便自己再怎么认真努力,生活中依然有那么多那么多我们决定不了甚至影响不了的事;归根结底,每个人不过是被洪流冲向前去的微不足道的虫豸一只。一座这么大的城市,一个人再怎么如何,城市都不会有一丁一点的变化,也不会有一丁一点的关心。在这座城市里的人们,看看他们,虽然有的表情平和,有的笑逐颜开,但背后都有数不清的辛酸泪吧。

在一列轻轨上睡着了,惊醒时已不知自己的所在。怕坐出了车票有效的范围,下车想坐上相反方向的回火车站,却先等到了一辆公交。不久就到了英国公园的地界,才知也没在轻轨上走太远。

在火车站暖和的餐馆旁边熬到十点,生怕找不到大巴,就往长途车站去了。不想一下就找到了车会来的站台,而气温依然是冷得要命。见有候车室,赶忙钻了进去。

一股刺鼻的、夹杂着汗臭的尿骚味几乎把人撂了个跟头。候车室里的人们只是板着脸坐着。等熬到寒意褪去,把新买的大衣往身上一套,管他什么形象不形象的,两件大衣应该暖和一些,最好能让我在外边撑过这四十多分钟,这个气味几乎辣眼睛的地方我呆不下去了!

还好大巴提早很多就进站等着了,我没冻死。

来时已经知道这班深夜大巴不会有很多人。也和来时一样,系上安全带之后多占了一个座位躺下了。可和来时不一样的是,这一夜睡得香甜。这漫长的一天之后,实在是累了。

2 thoughts on “冰冷慕尼黑”

  1. 难得看到你写了这么长的流水,还挺好看的。一个人在国外真不容易,加油!想象一下一切尘埃落定,工作步入正轨的状态,心情应该会好点?

    1. 我的流水账不一向是老太婆的裹脚布么……遇到难处是觉得挺不容易的,所以印象深到几乎一个月之后再过来收尾时当时迷茫凄苦的心境也还记得清晰。如果能一直记住的话,应该会成为以后茶余饭后云淡风轻的谈资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