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死亡临近时

在几乎整个青少年时期,因为年年秋天都要咳嗽到挂吊瓶,我曾经坚信,有朝一日会结束我的生命的,会是呼吸系统的病症。然而自从到了国外,再也没那么要命地咳过,才知道原来主要是那个说出来会被全国炮轰的原因。

然而先是大伯脑溢血、好险抢回一条命,再是家父急性心梗猝然离世,宿命原来早已注定在血脉之中。

也好,心脑血管疾病往往来势汹汹,取人性命可以如枪炮般干净利落。我没有一丁点强大的意志力,可经不起旷日持久的折腾。既然生物个体的灭亡绝对无可避免并且理论上绝对不会是什么舒服的体验,这种短平快的方式大概几乎算是可遇不可求的大奖了。

更何况我钱包里还塞着一张器官捐献卡,拉到医院发现没救了的时候还能趁着新鲜把有用的东西都拿去回收再利用,算不上浪费医疗资源和急救车的汽油。脑内唱起“买四个萝卜切吧切吧剁了”,真是生动形象呢。

这几天睡得颇多,平均下来每天都有八九个小时的样子。昨天一觉睡到几乎中午,醒来之后就觉得左胸在不温不火地、紧一阵缓一阵地疼着。是一种不好形容的痛感,略微像是有什么在捏着胸腔里的脏器,还要不时用一下力气使劲捏一捏——虽然即便那一下也不是什么剧烈的疼痛,但常常让我不自觉地抽一口气。

但这已经不是这种疼痛第一次造访了,以前也有过。然而这并不妨碍我每次都会去想“是心脏有什么问题了吧,肯定是心脏有什么问题了吧。”

可是这次,竟然就那么不温不火地、紧一阵缓一阵地,轻微却又存在感十足地,疼了一整天。直到晚上,似乎也没有什么改善的迹象。

如我以前所说,我是个凡事不往好处想的家伙。在这个家族里流传下来的、容易生成栓塞的血液又要毁掉一颗心脏了吧,我这么想着。警告的信息已经如此密集不间断,搞不好这个血液循环枢纽已经像是裂缝正在迅速扩大的南极冰架,或者是功率正在急遽上升的切尔诺贝利四号反应堆。

搜了一下 Dudweiler 的诊所,却见一家评价很好的诊所在网站上写着只接受保险卡。我毕业之后为了省一点钱换成了私营医疗保险,没有正式的保险卡的——看病要先自费,再给保险公司寄账单。哪想偏偏在这段时间里,冒出了这么一件最好去求医的事?别家诊所的网站上都没有要求这一条,也不知是的确没有要求,还是他们默认人人都在用公立保险了。不过反正找信息的时候诊所们都关门了,想要电话确认也得明天再说。

夜渐渐深了,对要去睡觉这件事,态度不定:早早去睡的话,如果就是今晚,那岂不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虽然就算知道大概也就是知道几秒几分钟而已,有本质区别么?)而如果熬夜,真的是心脏有毛病的话,这岂不是真作死?

罢,还是先留张字条吧。借了谁的钱还在被银行冻着没有还清,各种物品怎样处置,甚至包括尸体怎样处理的愿望都写下来,签上字,究竟有没有任何效力就不管了。

这时才意识到,以或许过于唯物的眼光看待自己这条命的我,这个相信所有人的死亡都轻如鸿毛的家伙,几乎最放心不下的竟是窗台上这几盆好望角茅膏菜。若是我死了,我的亲友会悲痛;然而他们都有自己的生活,伤痛之后生活应该还能继续。只是听说故人殁于他乡、骨灰撒在了河里和林间,自己却无从亲见的话,悲伤也应会少一分实感。我的这几盆叶子晶晶莹闪亮着的奇草却不然,它们的生命全部依赖于我——这些喜爱阳光、却也离不开充沛水分的绿油油的小杀手们,我可有哪天难为过它们?一直在能照到阳光的地方腰水养着它们,便是去年回国的时候,我也是把它们集中在盆子里,又在盆里倒扣了两大瓶瓶口开了豁口的蒸馏水,由此保证了半个多月里持续稳定的水分供应;快要入冬时,我那时的住处迟迟没有暖气,我就干脆把它们搬到了我的办公室里,确保了它们在整个冬天里能够保持健康。我若是不在了,谁能像我这样一直溺爱它们呢?甚至退一步讲,谁能至少正确照顾它们呢?甚至甚至,会不会有人收留它们?被我万般宠溺、不到一年半的时间里从一盆长成满满当当的大大小小总共四盆的这些喜欢逞强、其实娇弱到不行的小家伙们,我怎么能想象它们慢慢在阳光中蒸干了叶片上璀璨的液珠、枯死在无人给水的干透了的花盆中的景象呢?我的生死可以听天由命,可我实在不愿因为我自己的缘故害死了它们!

偏偏是在以为自己命不久矣的时候发觉,自己的这条生命之所以可贵,是因为有别的生命依附于它。而正是因为无比珍视着这些因为我才得以继续存在下去的生命们,我自己的生命也连带着有了超出理性分析结论的持续下去的价值。

几株植物尚且能产生如此的功效,更容易产生情感纽带的猫猫狗狗、甚至人类婴儿呢?信仰和宗教呢?

在天灾人祸里牺牲了自己的性命也要保护好自己孩子的父母们,在最后一刻,心里也会只有“我死了没事,只要他/她能活下去就好!”的念头吧。

那些为自己的信念而死的人们,在最后一刻,想的可能也只是“但愿我坚信的能够流传下去!”

这同样流淌在血液中无法割离的、把自己的爱和保护的本能的载体看得比自己的生命的载体更为重要的情感啊,造就了多少英雄传奇、多少恐怖消息?

大概安排妥当之后,去睡下了。平安地醒来,只记得梦里和先父在一起开车。扰了我整整一天的痛感,暂时又不见了踪影。

那就不先去看医生了吧,我欢快地想。下次再疼的话再说,希望那个时候已经有工作、也有公立保险卡了。

14 thoughts on “当死亡临近时”

    1. 而我的看法是,生命如果有意义,也应该不是死亡给予的;死亡只是促使人开始思考和挖掘那个或那些意义的动力

  1. 小的时候问我爸“我为什么是我,我(的意识)是怎么对应到我身上的;我出生之前是在哪里,死了之后又会怎么样”
    我爸就说,不要老想这个,没了之后就是没了。听完感觉很绝望
    小时候越是这么想就会越恐惧;反倒是大了之后,整天过的没心没肺,再也没想过这种问题。
    所以,
    你还是个年轻的孩子。


    google 有个限制账户管理功能,账户3个月不登录之后可以往指定的邮箱发送信息,可以当个电子遗嘱的功能


    等工作稳定下来养只狗子或者猫吧,我养了只柯基,每天晚上回家看狗子哈哈哈的望着我,心情瞬间大好。
    就是每天遛狗,时间总感觉不够用。

    1. 我倒是认为死亡作为生命的一个基本属性,只要给一个契机,不管多大的人都会去想,就和饿了会想吃东西、困了想睡觉、███了想███一样。

      至于养狗是肯定要的啊!!!柯基超~可~爱~~~的!!!快来让我挠一挠!!!❤️❤️❤️

    1. 哈哈,我猜看的时候会在想“老天我这是在看什么啦!为什么会有人写这个,为什么我在读这个啊啊啊啊啊”吧?

      经常写了稿拖好久才发,回复别人评论一点都不及时,写完立马发出来的还可能是莫名其妙并且超无趣的话题,我是怎么做到写的博客竟然还有人在看的? 😛

      1. 为什么我没收到评论回复!

        因为你经常不回我评论,所以我后来就忘了常来看看评论被回复了没。

        话说我没有你说的那种想法啦,我看的时候挺平静的哈哈哈。其实我现在已经不太记得了,就是觉得想告诉你我看完了,多么简单!请不要“恶意”揣摩字面背后的意思!

        哦对了,刚刚去了你的 IG,看到了你心爱的花花草草了,有种植物很特别啊,有好多分支,透明的,好可爱。能理解你对它们的爱了!

        1. 评论回复通知功能大概已经坏掉好久了,已放弃治疗 Orz

          知道你没有恶意,但鲁迅老先生教导我们,要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揣测中国人,哪怕是旅日中国人……因为蛮好玩的不是嘛 xD

          至于我养的那些“好可爱”的家伙,它们的那些水珠黏着呢!小虫子被黏住就会被叶子卷煎饼一样卷起来吸干,根本就是装柔弱的连环杀手来的。倒是和我这个外表人畜无害内里阴暗得很的家伙颇为般配,真是什么人养什么花 😛

            1. 那只壮硕的苍蝇命大,趁着月黑风高之时连夜脱逃了。所以想吃苍蝇的话还是得要我打死了再喂……

    1. 如果只看当下,生活是不会有太多顾虑的。偏偏人会记住过去,也难免去考虑未来,人生便有了重担。这重担有时候能压垮一个人,有时候却又能稳住一个人不被当下的形势甚或思想冲得迷失方向。共勉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