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盛开,万物凋败

十二点四十的时候,我已经在食堂里和刘老师一起吃四块五一份的鸡蛋炒面了。我不时咳嗽两声,右脚踝上贴着一张膏药。

结束了。在一个多小时内就从一个世界到达了另一个世界,感觉有些不真实。我尝试去回想这十一天半的日子,像是在努力抓回一个遥不可及的梦境。

在这场清晰无比的梦里,我和一群学生遇到了一个姓马的连长和他的几个兵。他们告诉我们是金刚一连,并且教我们各种奇怪的口号、歌曲和走路姿势。他们有所有军人都有的特质,很招人喜欢。后来他们把金刚一连分成两半,一半扛枪,一半使棍。有一个扛枪的莫名其妙摔倒了,据说摔坏了一个肾。我们的肾都好好的,所以每天还是一会站着不动,一会走来走去,一会坐下休息,一会拿起棍子打两套,一会看着扛枪的那群训练得好艰苦。头顶上经常有客机低低地飞过,发出低沉的轰鸣。我们每天集中在一起吃饭,吃完饭洗干净自己的饭缸,晚上九点半熄灯睡觉,每两天被集合起来洗一次十五分钟的澡,之前和之后都有别的连队在洗,有时候是男生,有时候是女生。有一群自称是学校里来的人出现过两次,一次带来了好多西瓜,一次带来了好多香蕉和苹果。我还有一个很小很小的木头小板凳,黝黑锃亮,闪耀着健康的光泽,上边满满当当全是字,落款有各种年代。有一排打开水的龙头,有时候会在放水的时候喷出炽热的水蒸气,哧哧地响。有个刚打满开水的女生的暖瓶炸了,她赶紧把泼上开水的胶鞋和袜子扯掉,在同伴的搀扶下单脚跳着往医务室去了。我在凌晨三点半爬起来去宿舍楼下站哨,坐在椅子上听着手机里风格迥异的音乐,看着天空变亮,看着食堂的烟囱开始冒烟。四点半时接班的来了,我回去接着睡了一小时,起床和同伴一起去训练场,听教官的口令站一站,走一走。下雨的时候我们会跑回宿舍,我趴在床上看哈利波特,知道乌姆里奇就要被马人收拾了,小天狼星快要死掉了。遇到不认识的单词就跳过去,不想查字典。睡觉前会把驱蚊花露水撒得满身都是。

一开始觉得单调无聊,却没想到这么快就醒来了。真想再倒头睡下去,再继续这个简单美好无忧无虑的梦,只是连自己都知道,整场戏已经结束在开回学校的车队上。

那间宿舍会一直都在那里,那个训练场会一直都在那里,那些小板凳会一直都在那里,只是官兵会入伍会退役,学生会到来会离开,年轻的军人要迎接和送走一批批年轻的学生,直到他们自己收拾行囊,告别部队。如昙花般淳朴而短暂的友谊在这个经常弥漫着鸡饲料和酱菜气味的地方生生不息。

连长,你是个钢铁铸成的汉子啊,你在今天的结业活动进行完毕之后给我们的临别赠言是那么的铿锵有力,在被学生们抛起接住时绽放的笑容是那么的潇洒阳光,在转身离去前送我们的那个军礼是那么的坚毅挺拔,只是为何在转身之后要抹一下眼睛呢?

郭教官,你知不知道,在车队开出基地,我们发现教官们正列队敬礼目送我们离去时,车上的人都在喊着“大师兄”寻找着你呢?你能不能体会到我们终究没有发现你那张总是藏着笑话的脸时,弥漫在整辆大巴车里的失望呢?你有没有觉察到,我们永远都还想再听一次你的“嘿,小伙子们,有点意思~”呢?

军训的确能让情感暂时蛰伏起来,但是当我画在土地上的“盼头”上所有的圈圈都变成叉叉时,就算疲劳和伤痛也抵挡不住离别之情以排山倒海之势滚滚袭来了。那力量,比我们今天上午高声呐喊着奔向前方,手中的木棍在刚被阳光晒干的土地上扬起一阵沙尘的架势,还要强上千万倍。除了被它瞬间淹没,我还能有什么办法呢?

别了,军训。各位教官,这些日子承蒙照顾,珍重。

我的“盼头”,摄于第三天的四分之一处

19 thoughts on “世界盛开,万物凋败”

  1. 看过这个知道你是认真地在体会着军训的时光,你收获不少吧。想想我的军训似乎没什么印象了,大二上学期训的,已经两年多了。

    1. 嗯,正如我之前期待的那样,是十多天简单到极点的生活。训练时没空想太多乱七八糟的东西,不训练又忙着休息,除了数日子求下雨盼洗澡以外,很少去想别的事。虽然很累有些无聊还弄感冒了,却也过得又傻又快乐。
      所以一结束时有种不知该往何处去的恐慌,有种被熟悉的世界丢弃的感觉,虽然只在军训基地呆了十多天。那天下午我觉得我可能体会到了《肖申克的救赎》里那个在监狱里度过了大半辈子的图书室管理员出狱后的感觉。看起来很傻是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