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个假期

昨天早上心不甘情不愿地回到了学校,假期就这样在帝都清爽的凉风里灰飞烟灭了。

从中秋节前的周四晚上急匆匆赶去火车站,到国庆节前天急匆匆赶去火车站,在家呆了十三天。这期间有过一些想法和经历,却始终没有写出来,让我这个原本流水账泛滥的博客出现了有史以来恐怕最长的枯水期。假期已过,把还记得的东西简单写写存档吧。

这次又回到了熟悉的 K51/52 列车上,和以前一样,一来一回一共在硬座上熬过了二十个小时,其中 85% 都是晚上,下半夜更是一个都没落下。每次都是两三点钟坐在那里不睡觉困死睡觉累死发誓下次卖肾也要买卧铺,然后熬到四五点钟觉得能活到天亮时又觉得不过如此,还是硬座物美价廉(整列车貌似在七八月份换了新车厢,物美价廉的感觉越发明显)。只是年岁渐高(基本无误),越来越觉得这硬座难熬了。当年从湖南回家单程硬座 20 小时感觉依然良好,现在估计就直接牺牲在这漫漫人生路上了。

这样拼上老命回到家里,但还是越来越觉得和家人的距离越来越远。和包括父母在内的所有亲戚总是觉得没什么好说的,而对妹妹也是基本上只是拿她横向进一步增加的体型开玩笑以及嫌她不好好学习努力看书。亲戚熟人们除了对我出国的事情略表关心以外(话说怎么都知道我要往外跑,亲爹娘啊你们的广告做得也太好了吧!万一最后没出去就有好戏看了),重点都很统一地放在了很热忱地问我有没有找女朋友上边。对于这个,我甚至都快习惯了。没有反感不说,我反倒在担心,如果去掉这两个话题,我和这些最亲近的人还会有什么好说呢?连亲人之间都无话可说的话可就不好玩了。我的交际能力就这样下去的话最后恐怕会变成负的了。

沿着马路在埋暖气管道,不过按现在的进度,我家通暖气恐怕得等到明年。整个县城的供暖似乎是由那个据说亚洲最大的火电厂的废水提供,算是物尽其用的正面典型一枚吧。还同时还有同类的负面典型,轰轰烈烈的城区改造恐怕是上了瘾,现在整个镇处处跟灾难片片场一样。身边几乎所有人都说这回玩大了。就算几年后会焕然一新,那也是几年后,至少在这几年之内这小县城还会保持废墟/荒地/工地状态。在学校到处是施工现场,回家也到处是施工现场,想想都崩溃。并且地震带上真的适合建这么多高楼么?

人人都有的八天假期过去之后去了一趟沂南,那里有个保存完好的村落,古色古香,景色秀美。前几年整个村子里的村民全部迁出,村子被围起来成了一处景点。老式的房屋院落仍在,庭院还被打扫收拾得整洁干净,屋里也还弥漫着老屋常有的气味,但总感觉没有了鸡鸣狗叫的院落,以及只有匆匆游客的屋子,都散发着浓烈的落寞。虽然人来人往,但这村子的生命,似乎已经终止在了它不再作为人们的栖身之所的那一天。同行的人都在称赞那个开发这村子的那个头脑精明的商人,说不仅赚到了钱,还让这个村落的古朴风貌得以永久保存。我也知道,居民们早晚会添置现代化的电器家具,早晚会用平房和瓦房代替这石墙的草房,如此美丽的村景早晚会变得和如今山下的村庄一样索然无味,但就这样封印了整个村庄,总觉得有些遗憾。“不足为外人道”而永远美丽并且有生机的桃花源,恐怕真的只在世外吧。

就在去沂南的那天,哥的女儿出生了。奶奶有了重孙辈。但老太太肯定还是有些失望的,毕竟老一辈的心理大家都懂。不过等到她见到这可爱到让人怎么看都看不够的小宝宝时,肯定也照样会疼得不得了~等过年时,小侄女应该就会抬头了吧。就看在她出生不到一天就在我过去看小宝宝时冲我一笑,我也得好好想想到时给她买什么小礼物~见到了小侄女是我这个假期里最开心的事情~当然,哥以光速完成了结婚和生宝宝的任务,今年过年一大家子肯定要集中火力唠叨我了……

另外,我回来的当天奶奶就过来住了几天,在我的记忆里这好像是第一次一大家子没在老家过八月十五。奶奶你这么宠我,我会脸红的啦!

去临沂市区看园艺博览会,以及各种家庭聚会之类的,虽说也很开心不错,但没必要再一样样地啰嗦,就此打住。

2 thoughts on “又一个假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