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光阴的重生,等待和自己重逢

一位熟悉的博客作者,河石子,最近写了篇日志,《他们都走了你还留下来干嘛》。

字里行间透出的,是已经写累了写乏了写倦了,不知道还要不要继续把博客写下去的情绪。这一篇文,又激起千层感慨。

已经有不少当年没事就去瞅瞅的博客,已经消失无踪。

差不多整整两年前,我写了一篇日志,标题为“博客的黄昏”。如今两年过去,天色更暗了,深蓝色的夜空里,霜花正从一颗颗星子上生出来。光与电织成的网络大地上,如同那血色的黄昏时一样,一座座小村庄正不断地悄无声息地坍塌崩毁,冰凉的月光照亮了宣告着消逝的煞白的扬尘。那几座巍峨的冷峻围城,被各自的领主和封侯不断增高加固那厚厚的墙,失去居所投靠过来的村民,在灯火通明的高墙里高唱。城内的喧嚣,传不到城外,抹不掉这游荡在整个国度的寒气。

在这凛冽的夜里,新登上这片土地的人,有几个想在这荒芜的原野上自己建一座村庄,有几个能不去理会那雄伟围城的门缝里挤出的一丝温暖灯光?

这网络之国本就不是可以久留之地,这里所有的居民,归根结底都只是到此一游的过客。在那名为现实的故乡,有更壮美的河流山川、风雨雷电,有更复杂的人情冷暖、世事变迁。有的人乐于辗转两地之间,有的人归乡之后就再不回还。

又要有人停下在这里的劳作,离开自己搭起的村庄了么?是要走进那热闹的围城,还是要彻底告别这片土地?

走吧,这里已经不再是以前的模样了。处处鸡犬相闻的田园诗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如今的网络,又是一个群雄争霸的战国。

连我自己,这个越来越多地流连在现实生活中的自己,也有时思忖:我那个电磁信息构成的地方,还要怎么打理?

走吧,即便是金丝缮成房顶的草屋,也似乎已经只属于过去。

走吗?

我的博客,正如我的生活,平淡到几乎没有任何亮眼的色彩。不,这里的色彩甚或比我的生活还要苍白,当生活中好不容易有了一丝亮色时,我往往一时脑热,顺着性子当场泼洒一地,过后才想起来,竟忘了留哪怕一点描在这里。经常被忠实地画影图形在此处的,往往只有一串串嘈杂的气泡,那些我不慎跌落到孤独、彷徨、无奈和各种只有在寂静的下半夜里才得以一见的情感汇成的深海里,眼看就要溺死时吐出的气泡。

这个毫不起眼的杂乱博客,也终将有个尽头。走到尽头的它,可能成为电脑里的一个压缩包,可能成为某个网络服务上的一批存档,甚至可能只是会成为凄清月光下扬起的另一团留不下任何痕迹的粉屑。

只是这终点,我还是不想设在目所能及的地方。

明明能感受到还有很多值得记下来的东西,值得记在这里的东西。我的家还没建好,我的档案馆还未完工。一天一篇也好,一年一篇也罢,我都不要放弃。不需要舌灿莲花让人醍醐灌顶,不需要妙语连珠引人回味无穷,那不是我的能力不是我的风格。只要继续平平淡淡杂杂乱乱,这才是我的生活。对谁都没有一丝意义也没关系,至少对我自己很重要就足够了。

哪怕只是一间茅棚,只要还是对自己重要的所在,就值得继续守下去。

他们都走吧,我还要留下来。

继续在想起来的时候写下去,这是一份让人安心的负担。哪怕多年之后连我自己都会忘了当年的我,至少还有当年的我帮我记着。

散落的灯光次第熄灭,一座座小屋无声地融回大地。在这逐渐显露出蛮荒的质朴的广袤冰原上,在这些即将被霜雪裹住的繁星下,在已沉到光秃的树梢之上的一弯新月这轻盈的寒光笼罩中,守着自己的村庄的我依然会随歌起舞,一曲又一曲,一支又一支。我一定会回来听回来看,我知道。那时我会陡然记起所有的歌词和步调,和我一起且唱且舞,我知道。

这篇日志……是“关于”页面的姊妹篇么?

4 thoughts on “等待光阴的重生,等待和自己重逢”

  1. 我就是来看看,还没走的人不容易啊。其实对于我来说,开个博客只是为了强制让自己写点东西来着,给不给人看那都无所谓。还是文科生好,多愁善感的文字行间能让人感受到你的心思…

    1. 想不想给人看那都无所谓,反正你的日志我都已经偷偷在 feedly 里看过了(偷看的家伙哪里逃
      还有……我不是文科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