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S 面谈

我的审核号是 3918*/12,20号下午审,计算机专业,英语。如果有一块审的,想想那天话特别多特别冷的那个就是我了~在那间小会议室里等着主审官过来提人的时候,我还很淡定地和旁边学气象和学经管的两个女生(没记错专业吧?不知她们都过了没,祝好运)打气:不用紧张,你看今天的天气这么好,你看阳台上这盆假花这么好看,你看今天的审核官都这么慈眉善目的,肯定没问题的大家一定都会过,就算一定要有人挂也会有我这个没好好复习的给大家垫底的(审完出来我好想抽自己这乌鸦嘴两巴掌啊)。

我是倒数第二批被叫到的,主审官是个很胖的女士。做笔录的先生也是胖乎乎的,说话超级逗。

虽然自己带了字典,但被叫到过去笔试的时候最终没敢问能不能把它带进去,所有的东西统统放到小柜子里去了。柜子竟没锁,但因为戒备森严(诶?)倒也不觉得有啥。笔试的小隔间共有三间,我被送进了当中那间。隔间长宽都不到两米,一桌一椅。桌上有小闹钟,可以掌握时间。英汉、汉英、德汉、汉德词典各一本,空白草稿纸一摞,塞满了各种笔的笔筒一个。试卷的角上画着审核部的那只鹰,看起来很讨人喜欢。

笔试完毕,被带进斜对门面试。开始是常规签证方面的问题,我答得自认为还算轻松顺利。有人建议准备一个华丽的开场白,但我甚至没打过一个完整的草稿,自我介绍只是姓名学校年级专业,连年龄都忘了报,接着竟然就冒出了一句“Hmm… What else should I say?”当时俩审核官就乐了。主审官问我为什么想去德国,我说是一个朋友推荐的。她又问这个朋友还在德国不,我给了个否定回答。以前见到过有人说这种问题要坚定地说认识的人但凡活着的都没有到过德国,但看来审核官们的戒心也没有那么重啦。

真正的杯具在专业课部分。我的成绩单上被标出了三门专业课。问题开始,上来问我在某一门课上都学了什么。我复习那门时光去抓细节了,整门课学了什么反而有些犯糊涂,于是只列了分散在这门课不同章节里的若干知识点,又按要求详细解释了其中一个。桌子上同样有纸有笔筒,笔筒里同样有各种笔,我觉得有必要划拉两下的时候就自行取用了。一边画图一边说有利于多少缓解一下逐渐紧张的情绪,同时无疑也能让自己的思路看起来更清晰一些。有个词突然忘掉了怎么发音,竟是写到纸上念出来的。不得不说画图真的很有用!如果我单纯靠说,凭我这一紧张就乱套的表达是绝无可能让人理解的。

问到第三门专业课时,我抢先说我这一门课成绩不如其他两门,因为我不是很喜欢这一门课。女士很耐心地问为什么不喜欢呢?不喜欢需要理由么?!胡乱解释了一通,女士一副“略懂”的表情。先生一直在低头做笔录,写的字也和他的脸蛋一样圆乎乎的。女士依然问了两个问题。第二个问题我扯了两句之后要我举例,我说×××有六个步骤,说完第一步发现后边的统统记不起来了,明明前一晚上还看了那里的!冷场。女士很和善地说没关系可以直接说说第三个或者第四个步骤,结果太紧张听成了她怀疑是不是有三个或者四个步骤,于是很认真地说,不,我确定是六个步骤。女士当时就囧了,只好又重复了一遍。最终我也没记起来那几个步骤。女士让我把整个流程大体说了一下,然后终于放弃问我这一门课,改问我比较喜欢哪些课程。

此时我的大脑已经处于意识随机游走状态,明明前边说过去德国想学和人工智能有关的一个专业,人工智能里的几个概念也看得很明白,估计能说得很漂亮,但好死不死脱口就冒出了n年前学过的一门课,大概是在绝望之时容易抓住记忆里成绩最好的吧。于是她问我在这门课上做出过什么成果。我就把那个学期的课程实践给供出来了。她很感兴趣地问我是怎么做出来的。我招出了用到的工具,把显示的原理刚连说带画讲了个大概,正在努力想后边是怎么做出来的,女士就说,好吧就这么多了。前边的专业课主审官也有打断我,但我觉得立即停下就死定了,于是坚持把我认为后边还很重要的话都讲完了,其实每次她说停之后我都又自顾自继续了半句到一句。这不是托福德福之类的考试,说停之后你没有立即停下审核官也不会捂上耳朵的。但这次我正闭着嘴呢,也没有什么重要的点要补充的,重要的点还没想起来。 看来专业课部分结束了。

最后她拿起我的笔试题目看了看。虽然被我划掉了三四行(某一小问快答完了才发现错掉了,没找到橡皮只能划掉。用铅笔是因为我的铅笔字好看一些),但一整面满满当当写满了,反面也写了四分之一。还附了两个图用来说明。女士用我看不懂的表情看完了第一面,反过来又看完了剩下的部分,最后重新翻回来,指着第一题的第一问,问我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是吗?

面试前的笔试是二十多分钟,我当时花了接近十分钟查那个词都没查到,当时都想冲出去拿自己的那本《朗文高级英语辞典》了。为了赶时间,只好在卷子上写上抱歉我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如果是指□□□的话,那么可以如此这样解决这个问题。然而听到女士念出这个词的时候,我觉得有一道笔直的闪电在我那已经呈现量子叠加态的脑子后边“唰”一下劈过去了。赶紧在纸上写下正常拼写,说是这个吗?女士说是,那是另外一种拼法。管你是另外的一种拼法还是错误的一种拼法,赶紧把答案说了一遍,觉得不太放心又说了一个可能正确的解法。女士甚至有些冷漠地说,当然△△△也是○○○的一种啦。我当时立马就觉得完了看来答错了,并且怀疑她听没听到开始的正确的那个。

女士问笔录先生,说你都记好了么?先生说是。然后女士把我送出去,先生热情洋溢地跟我道别。女士等我带好东西,一直送我到门口,告诉我会在两周之内出结果。我祝她 Have a nice day. 她回我一句 The same to you. 我总觉得她不如一开始热情了。

出来郁闷得世界都失去了色彩,明明开头还不错,怎么结尾这么糟。在地铁上就在想,二审的话这种问题应该这样答比较好,那种问题那样答更合适。安慰自己说没事的,你看你托福都刷了三次呢,这次知道他们问问题的风格了,下次肯定能过。并且的确一点都不难啊,只怪你自己没有好好准备,到后边又慌乱成狗屎了。答专业课卡在某处时冒出来一句“Sorry I’m a little nervous”,主审官还说“Don’t be”,真是辜负人家的一片好心。

周三从歌德学院回来查了一下成绩,还没出。晚上到 abcdv 论坛上看看,已经有人在打听19号的审核结果了。周四中午回来觉得不查一下不踏实,开电脑看看吧。

进了用户页面首页之后只看到还是“审核状况: 一般国内申请人审核程序”,竟然没注意到下边的文字已经不是“审核部已经为您预约了面谈时间”那一段了。摸到审核信息里去点档案号后边的“继续”链接,这才看到那一段字:

恭喜您已经成功地通过了审核部的审核。审核部将会把您的审核证书邮寄给您!如果您面试时要求到审核部前台自取证书,请在审核部开放时间凭有效证件到审核部前台领取证书。

终于反应过来这段话不是指“祝您下次好运”的时候,我跟被火烫到的猫一样“哇嗷”地叫了一声。生怕中文翻译错误,赶紧切到英文界面去,开头就是一个 Congratulations!

于是上了一整上午德语课带来的铺天盖地的困意一点都没了,整个世界美好得目所能及之处都是缤纷的鲜花。

这等待成绩的两天里是有多焦虑,很顺利地通过审核的同学是体验不到的。祝还没有审核的人永远体会不到这种滋味。

请了今天早上的一节课的假,回亮马桥拿证书。从九月初开始准备材料,到今天拿到证书,APS 花掉了两个半月。现在看来,APS 的本意,恐怕不只是审核学历真假,对我这种人,它还能把你折腾一番,让你又哭又笑之后突然觉得,对生活最重要的,就是一定要对自己和对未来充满希望啊。

后面,就是申请学校了吧。

《APS 面谈》上有8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