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德国一年有余,终于在走访过三个邻国之后,去了趟首都。一月二号早上抵达,四天三夜,四个人的队伍,两个希腊人,一个印度人,一个中国人。

柏林动物园的水族馆里,那些忽悠忽悠上下翩跹的润泽的水母,让人望着望着,就把一切都忘了,只剩眼前这些在深蓝背景前飘忽如思绪的精灵。偌大的动物园里,能与此般柔美梦幻相媲美的,恐怕就只有晚些看到的那群伫立如一尊尊塑像的企鹅们凝望天空的肃穆深沉了。

狂热的股民大概不会喜欢这座城市:熊的形象四处可见,连市徽都是一头熊,真真一座熊市。两米高的联合巴迪熊雕塑,没用留心,就在街头巷尾撞见了七只。

博物馆

犹太博物馆,一个个战时人生故事如另一区域冗长的欧洲犹太人历史一样乏味无趣,让大多数人印象深刻的只是那条幽暗的走廊:地面上铺着厚厚一层不知多少张铁板,都是或惊恐绝望或茫然木讷的人脸,行走其上,面孔们在脚下铿锵作响。我最喜欢的,却是一间谁都不愿多呆的空无一物的大屋子,当门在身后关上,四周一片漆黑寂静。傍晚微弱的天光,在高处的一条细细的斜缝里,有气无力地漏进来一丝。这间展厅是要让人体验当年犹太人感受到的绝望,可当我置身其中,感到的却是平和和安心:这里没有任何事物,能吹皱起心中哪怕最细的一道涟漪。唤起的竟不是恐惧,这如永恒一般威严又温柔的黑暗与静默啊。

听了建议,也去了那家民主德国博物馆。的确是柏林不可错过的一间有特色有意思的博物馆。百姓的衣食住行,国家的媒体和外交政策,形形色色方方面面,都在这面积不大却妙趣横生的馆子里呈现出来。我在这里看到的,处处是我们自己的影子,从前的,现在的。当然也有不同:让我这个低俗的人感到尤其有意思的是,同样性质的国家,一个积极进行青少年性教育,相当一部分民众热爱天体运动,一个判无数青年流氓罪拉去坐牢乃至枪毙,至今还停留在“穿宽松内裤,把精力投入到学习和工作中去”的阶段。一套老马的理论,一个苏联的模版,在一东一西玩出了不一样的花样。这些花样的部分,大概就是特色了吧。

佩加蒙博物馆里的祭坛正在进行维护修整,直到 2020 年才会重新对游客开放。因为整修工作会产生一些振动,一些展柜里的文物也下架收了起来。但只是依然在展的那些宏伟或精细的建筑或器物,就值得花几个小时看一遍了。近东中东区域毕竟也是文明史悠久的地方,终于也在欧洲的博物馆里密集地见到了标着“公元前”的精巧展件——都不是本地出产的就是了。

伤痕

二十世纪的风风雨雨给这座城市留下的伤痕四处可见。各种起眼或不起眼的地方,藏着各种形式的纪念碑,纪念整个欧洲遇难的犹太人,纪念牺牲在柏林的苏联士兵,纪念被纳粹党摧残的文化。一段段留下的柏林墙,即便完全拆除的部分也用深色的小块地砖标出当年墙壁的所在,隔一段就嵌上一枚铜牌,“Berliner Mauer 1961—1989”。买了一张明信片,主画面是柏林墙在夜色中被拆除,左下角是一张报纸的局部,配着国家领导人大头照的大标题:“Honecker: Mauer bleibt noch 100 Jahre”(昂纳克:墙还会继续存在一百年),日期是 1989 年一月 20 号。怎想十一月 9 号就拆了呢,连预期值的 1% 都不到,也太没面子了一点。

最后一天是在 Sachsenhausen 集中营里熬过去的。那是一个落着雨、刮着风的阴沉周一。室内展览在周一关闭,于是只能在寒风冷雨里,在如今空旷但曾经满溢着煎熬和死亡的巨大营地里听导游机的讲解、读那些挂在墙上的故事。才一个多小时过去,就连那顶俄罗斯风格浓厚的大绒帽也扣不住一丁点暖意了。从 Wachturm A 到 Station Z,从字母表的一端到另一端,从作为入口的瞭望塔到作为“出口”的火化炉。冷得钻心剜骨的天气,冷得钻心剜骨的历史。囚房绝大多数已被拆除,一块块黑色石子覆盖的区域标记着它们曾经的位置。终结了千万人生命的 Station Z 也在东德时期被终结,如今只留下防护罩下蒙尘的地基。仿佛浸透鲜血的集中营历史还不够厚重,苏联又用几年的特别劳改营,给这里更添了淋漓的一层殷红。不谙人事的草坪,在这冬日里依然自顾自地绿着。在绞刑架前,在纪念碑下,在墓地旁,总有蜡烛,有鲜花,有小小的国旗。

在柏林的希腊人

坐在双层巴士上层第一排,从胜利纪念柱饱览一路夜景,直到动物园。难得的无云的满月夜,已近中天的月亮染蓝整片天空。

老大哥的朋友决定尝一下出名的咖喱香肠。下了巴士不远处,刚好瞥见一辆小吃车。

希腊人口几何,德国面积多大,柏林有多少可以吃咖喱香肠的地方?是怎样的巧合,才能让一个卖德国咖喱香肠的阿姨,刚好撞见两个用德语点餐之后用她更为熟知的语言聊天的人?

总之,在这异国他乡,一个讨生活的和两个来观光的希腊人,就这么如讲童话故事一样地相遇了,相谈甚欢。

末了离别时,还送我们一行满满一纸盘糖果,祝两个老乡和两个老外在这座城市玩得开心。

大都市里的这种小故事,总是好温情。

Pub crawl 那晚,我们中间跳过了一家酒吧,跑去一家汉堡店吃晚餐。吃饱之后,我请求老大哥照我脸上来一拳。大伙盯着我,大概都觉得我喝醉疯掉了吧。

酒量哪有那么小,只是稍微借酒壮了下胆而已,脑袋清醒着呢。

但只可惜别人也没喝糊涂,他们问我原因,我没告诉他们。终究我的愿望落空了。

和放肆与克制的肉搏,最后还是只能全靠自己来。

下一站

回家过节的从斯图加特回来,去柏林旅行的从柏林回来,去印度旅行的从印度回来,五个人的核心小圈子又聚到了一起。旅行结束了,假期结束了。

这个学期也还只剩一个多月就结束了。

又在计划,等到三月份大家都有空的时候,一起去旅行,一个都不能少。

大概率是去比利时。

三月份的盼头,已经有了。

4 thoughts on “都”

    1. 囧,以前没人跟我提起来啊……是地区性挂掉还是如今家家常备爬墙梯了?
      算了去找原因太麻烦,就算是我自己的原因,只要主机商不把我踢出去就不去管好了……

    1. 哼,继续对我高端大气上档次一样都占不到 的标题表示嫉妒好了!
      (别告诉我只是水水更健康来着,会被关小黑屋的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