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如无恨月长圆

如果我说,我能一整天都不想到那两个人,那么我是在撒谎。

走得越近的朋友,就越有给自己带来巨大伤害的潜力。已是第二个夏天,伤口依然未能完全愈合。

几个月前我还对我的心理师说,无论如何,我都不愿失去和他们的友好的关系。可如今我已经接受的事实是,我们之间的友情,早已不复存在。

继续阅读月如无恨月长圆

时间都去拿来写粪作了

听到一首似乎在国内算是流行的歌,叫《时间都去哪了》。当时的感觉就像是一只锃光闪亮嗡嗡作响的绿豆蝇飞进了嘴里。

给这首歌写中心句,就是“娃啊,我没有享受青春,没有自己的生活,我上年纪,统统都是因为生你养你的缘故。你欠我欠大发了,你给我记着!”哎呀,这架势,套一句时髦的话,吓死宝宝了。

继续阅读时间都去拿来写粪作了

越简单,越危险

新闻,汉诺威一名警察遭袭,被刀刺中脖颈,目前生命垂危。袭击者是一名年仅十五岁的北非裔穆斯林少女,已被司法机构以试图谋杀罪、严重人身伤害罪以及支持境外恐怖组织等罪名批捕。

没错,支持境外恐怖组织。这个曾经尝试前往叙利亚加入伊斯兰国的女孩承认,“被其严重捅伤的警察是她所仇视的德国的代表”。又一起极端主义成功洗脑年轻人的案例。

继续阅读越简单,越危险

萨尔布吕肯、柏林和巴塞尔,城市里的答案

那一位回柏林了,不会再回来。老大哥在巴塞尔的实习要持续到五月底。我依旧在萨尔布吕肯继续我已经耽搁太久了的论文工作。

如一本仓促结尾的书,这段故事暂时告一段落。 继续阅读萨尔布吕肯、柏林和巴塞尔,城市里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