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l give you a war

今年的六月一号是让人高兴不起来的一天。

特朗普宣布退出巴黎协定,本来就让自认为在环境方面很靠左的我非常火大了,他的臭屁政党高层还要大放诸如“凭什么光让我们怎样怎样,中国什么都没在做你们怎么不去管”的厥词——这帮人是瞎了吗?人均排放不到你们的一半,总体碳排放连续三年下降,政府不管出于什么动机好歹也在环保上做着至少表面可见的努力(比如扶持太阳能发电扶持到欧洲的太阳能发电板产业没活路),“什么都没在做”?喷总排放量的也是绝:兲朝推行人口政策,在一旁唧唧歪歪的是你们;兲朝污染总量多,在一旁唧唧歪歪的还是你们——你们以为比你们总数多两倍还有找的那么些人口都和你们老婆一样是充气的?连我这个爱跟强国唱反调的都看不下去,真是。

这还不够。 继续阅读We’ll give you a war

亲爱的安德烈

看过一部德国电影叫《小夜灯》,里边一个说法给我印象蛮深,是主角里女主角前男友的 颇帅气、被女主角偷看叫得大声的性爱(我也想看!)、还很会看透人心,总之超优质的 男友的说法:同志之间的爱情,是用狗年算的,一年得当七年算。

继续阅读亲爱的安德烈

等待光阴的重生,等待和自己重逢

一位熟悉的博客作者,河石子,最近写了篇日志,《他们都走了你还留下来干嘛》。

字里行间透出的,是已经写累了写乏了写倦了,不知道还要不要继续把博客写下去的情绪。这一篇文,又激起千层感慨。

已经有不少当年没事就去瞅瞅的博客,已经消失无踪。

继续阅读等待光阴的重生,等待和自己重逢

树洞

一个 follower, following, tweet 数都是零,头像还是一枚鸟蛋的用户向我发来了 follow 请求。唯一的特别之处,是这个横看竖看都像是垃圾用户的帐户名,是在北外时的好友。

是知道了我锁住了 twitter 时间线,想过来探个究竟么?

不过,抱歉。 继续阅读树洞

再见校园网账户,校园网账户再见

放假回来,一直没有把校园网再开通起来(虽然也一共回来了没有几天啦)。因为记得账户上的计费周期没剩几天了。用完又得去交钱,一个月三十块现大洋,还有什么比这种明摆着抢劫的行为更令人无奈呢?还给自己找了个好理由,反正还能上全系列 Google 以及维基百科,就先专心当学霸好了。

可是少年你又忘了 Google 全系列服务是包含 YouTube 这个人类效率杀手的。

继续阅读再见校园网账户,校园网账户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