栾树、香樟、槟榔

开始

8月25号中午,父亲开车把我送到临沂北站,下午三点四十的火车。硬卧,很舒服~

感觉整个世界都在下雨,从临沂一直下到长沙……

20小时内睡了好大一觉,看的哈利波特比一个假期的都多……一点也不急啊一点也不急。

出长沙站时雨那个大啊哦……找同学找了半天。被请客了 😈

长沙挖地铁挖得一塌糊涂,到处都是道路一封一半,五一广场现在变成泥巴广场了……更崩溃的是发现工地上写着“北京市政”四字……我[哔——]啊,跑遍兲朝都逃不出帝都的魔爪吗?

熟悉的人,熟悉的雨,熟悉的立珊专线,熟悉的湘江一桥,熟悉的湖南大学,熟悉的左家垅八字墙,熟悉的中南大学的西红柿炒鸡蛋大门~~~咦,旁边那栋红色的好有历史感的楼上怎么写了好几坨“拆”字?

他们搬宿舍一年来,第一次跑到他们的宿舍去,很陌生。外面风景还行,但是楼有点旧,里边有老鼠和小强……想把一只老鼠抓住,结果从手背上窜过去了,差点没吓死……杀猪的还没来,就住他的铺啦~

中南大学新校区

这个其实是我这次去要看的重头戏。从升华学生公寓出来,顺着体育馆(中南鸟窝?- -|||)的那条路一直走下去,一路赏花观景看蜻蜓……还路过一片小园林,这学校果然不缺钱花。看到一块石头上写着“谁敢横刀立马,唯我彭大将军”,囧rz,啥跟啥啊……终于看到投入使用的建筑群了。集体灰色调,并且显得有些松散,但是,漂亮唉!这里是在图书馆南侧的桥上照下来并合成的照片(感谢Live 照片库友情合成本文所用图片,可远观不可亵玩焉)。还有图书馆的特写,不过感觉不如校本部的那个气派。

只知道中南大学的新校区正门气派,但是不知道在哪里,并且在阴天的情况下也不好找东西南北……一路凭感觉向东走,结果路过图书馆发现图书馆背面的桥和正对着桥的路气派无比,沿着走过去果然是正门哈~跑过去看看看,那个校名的牌子果然宏伟!比那个n多年的西红柿炒鸡蛋大门好多啦!这里再来一张图,不过没能把那个气势照出来。真的很壮观的!

出了校门沿院墙往回走,足足走了有20分钟……累啊,教学区和住宿区以及食堂隔这么远真是不容易。夹在中间的被安置的农民们开的饭馆生意应该不错吧。并且能够看出来,这一片校区带动了周边一片地区的发展,南边就在修路,好多新开的店子。也能算得上是个大地主啊,牛掰。

小插曲一枚:据说新校区规划的地界里边有一片铁路单位(还是其他啥国企来着)的家属楼,搞搬迁时玩钉子户路线想得更高的拆迁费来着,结果最后中南大学单单把那一片剔出来了没有买,这些人又慌了求着中南买他们的楼…… ➡ 啥人都有啊!

橘子洲和毛童鞋

长沙来过若干次,好玩的地方也差不多都玩遍了,剩下的橘子洲也算是个大项了。借了秦某人的自行车,和阿辛一块骑车去~没怎么骑过山地车,痛苦啊……(你懂的 👿 )到了橘子洲发现机动车非机动车轮滑滑板统统不准入内,没办法了花钱停车去……

看着橘子洲不大,走起来还真不小咧……老是走不到头。不过上边的柚子橘子都不错,就是来得有点早了(据说春天还有杨梅啊,口水ing……)。环境确实也很优美,要是多一些锻炼身体的老头老太太就更有感觉了。8月28号开始每周六晚上都有焰火表演,橘子洲中部的东边一半封闭了,摆烟花。

洲上边有几个小湖,应该是人造的。

终于看到毛童鞋的塑像了~其实这尊雕像说像也像,说不像的话也就是一个典型的湖南人面孔外加下巴上一颗痣。就当是神似吧。整个塑像给我一种毛童鞋破土而出的感觉,很有生命的张力(这……原作者应该没这么想吧- -|||)。其实这些都是我在夸这尊雕像,真的。不好的地方嘛,眼睛的塑造很失败。瞳孔设计为下凹的,看起来蛮有深邃感的,但是非得跟日本动漫一样在黑眼珠上方加一点高光,于是当黑眼珠立体化之后那个光点就变成一个深入眼睛的圆柱了,侧面看要多别扭有多别扭。我一下就想到了“×××,肉中刺”的“×××”。太操蛋了。

不过确实也算是个景观,很不错。

阿辛原来抱着30多米的高度幻想,见到之后很失望:也没看出来多高啊。幸亏他没见50多米的鸟窝放在奥林匹克公园的样子。

杀猪的

杀猪的28号晚上现身了,大家伙都说杀猪的胖了,结果我觉得他是一点都没变好像一直就是这么个体型……变的是跑回来之后一个劲地念叨冶金没前途,要转到计算机去(这个……)。乖乖,这家伙还号称自己已经考虑了一个暑假了。众室友情绪稳定只是觉得不可能能转成,只有我跟闲人马大姐似的一个劲地劝他别犯傻,结果他就是不听(当党员的料啊)。不过反过来想想,为什么我要阻碍他咧?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我没有权利用自己的失败来阻拦别人的前进,即使在我看来,这条路和我的差不多。说不定他真的会在这条路上弄出点成就呢。并且大三转专业……嗯,努力试过了也就无悔了,祝他成功。另据消息,某童鞋已经成功转专业了,看来只要是真的想,就肯定能办到。

有梦真好,真希望我也还有做梦的能力……路漫漫其修远兮,我的究竟到哪里……

匆匆离开,长沙再见

八月二十九号下午一点四十的火车,一点多了才到火车站,进去等了没一会儿就上车了。火车一开动,想到可能这辈子再也没办法在学校里边见到这么一伙童鞋了,以后还能过来几次也不好说,昨晚剩下的原装TEAR诚品在此廉价处理……还好上午在旧书店买了一大堆课本,还揩了一把童鞋们的油,也算是留了个纪念。

最后想到的

穿过一整个夜晚,30号上午从北京西站出来时,有一丝恐慌地发现我对这个庞大臃肿污染严重的高物价城市有了一丝熟悉和归属感。

所以说,三年之后,我会像留恋长沙一样留恋北京吗?

回到北外的宿舍,一股熟悉的味道扑面而来,竟有一丝家的味道。

所以说,即使中南大学的宿舍里住满了我的朋友,我的心终究也还是选择了这个12平米的蜗居吗?

过去虽然绚烂,但是我正在经历的今天,会不会在某个遥远的黄昏,突然发酵成一片甘甜呢?

是时候把那个空气中洋溢着香樟和槟榔的气息、栾树的花朵洒满大地的地方重新定义一下了,心目中的黄金旺铺,应该留给在北京的今天。

谁在放大痛苦,谁在隐藏欢乐,谁在回首过去,却抛弃了未来。

希望有一天,我的这些问题,答案和我无关。

11 thoughts on “栾树、香樟、槟榔”

  1. 看完你的博文 心里时而轻松时而沉闷,我也偶尔想起那些老朋友了,出来工作了,很多事情都淡了 ,有一点点的伤感…

    1. 长是必然的,出去逛了好几天才弄了这么一篇 😎
      发现都把目光集中在大学的那段了,看来中南是不错……估计换成某破烂学校就没人看了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