蝼蚁之死

昨晚看到消息说,马来西亚航空的一架飞机飞着飞着就失踪了。

一向不专心的我今天在复习功课的时候,时不时关注着这一开始看起来奇怪到简直可笑的新闻的进展。

渐渐地觉得,这架消失了的飞机,大概是不会满载着活人完整地重新出现了。

只怕又是一场空难吧。

然而还是觉得哪里不对劲。“飞机失踪”这种新闻,怎么听都别扭。

英国的每日镜报网站开了一个 live blog 页面追踪最新的消息。然而盯住这个页面七八个小时,眼看一条条消息出现,却只让人越来越觉得呼吸不畅、心里发毛。

没有恶劣的天气。

有一个人拿着被偷的护照上了飞机。

还有一个人拿着被偷的护照上了飞机。

黑夜再次吞没亚洲之前,搜寻人员在海面上发现了几片油污。从真伪难辨的照片上看,在飞机上看下去,蜿蜒盘曲的浮油,在蓝色的海面上反射着夕阳金灿灿的光彩。

飞行员一直都没有报告过任何异常。

不断有焦虑愤怒绝望的人的照片出现。

不断有搭上了这架已经永远到不了目的地的飞机的人的照片出现。

又扫了其他几家新闻源。“失踪”不只是和地面控制台失去联系了,还是直接从雷达里消失了。海上的油污是和那架飞机的燃油一样的种类。飞机消失前航向陡然变了一下然后飞行高度变零。飞行员飞行经验丰富。

所有的新闻源都在用确凿无疑的“啊,空难”的口吻在讲新闻了,虽然还在集体重复强调还不能下结论、还不能猜原因、一切都还要等。

然而我一介平民,从来都是见到一加一就要犯二,越是见到贴着 “DO NOT PRESS”标签的红色按钮就越想摁下去瞧瞧。一架好好的飞机飞着飞着突然连个异常报告都没有就没了,正好还有俩拿着早就被盗的护照登机的家伙,没错一个不够还是俩。不猜猜是什么原因,怎么可能嘛。

这么干的不止我一个。似乎全世界如今都在往同一个方向上想:恐怖袭击。

等到终于找到黑匣子终于公开了事故报告,结果只是一起普通空难的话,才会反而让人讶异吧。

是谁,怀着什么目的,通过何种手段,抹掉了周围这些鲜活美丽的生命?

现在谁都还不知道。

于黑暗中伺机而动的毒蛇,比在阳光下大开杀戒的猎豹更让人惶恐:它在哪,它有多大,它在盯着谁,它会在什么时候突然把毒牙刺进下一个猎物?

可怕的事情,这几天是不是有些太多了?

人们在火车站等到的不是带着他们出游或归乡的钢之巨龙,却是彻底斩碎未来的刀;在宁静的夜晚撒向热带海面的不只是点点星光,还有坠落的铁翼之鸟承载的那些本应甜美的梦。

作为平凡的人降生,作为平凡的人成长,作为平凡的人过着平凡的生活,在这平凡的生活中挣扎着奋斗着哭着笑着享受着卑微的开心承担着渺小的不幸,顺利也好,坎坷也好,踌躇满志地出发也好,筋疲力竭地返程也好,这些人,这些无论生死都轻如鸿毛的普通人,都只是在努力让微不足道的生活继续下去,只是在努力让无关紧要的生命尽量充实而完整,仅此而已。是谁能忍心强行夺走别人那些简单的梦想,是谁有权故意推给别人这种悲惨的终结?他们有什么错?有什么非得搭上命不可的错?!

一批平凡的人无缘无故被抹杀了,留下一地的殷红;又一批平凡的人无缘无故被抹杀了,尸身至今无影无踪。他们前也有古人,后也有来者,这一点连擅长撒谎的历史都不得不认同。下一批将要无缘无故被抹杀的平凡的人,他们现在在哪,正在想着什么,正在做着什么,知不知道自己这平凡的生活会被画上一个不平凡的血腥休止符?在打着官腔的新闻上挂着的冷冰冰的受害者名单里,会不会出现我们的名字?

悬在我们头顶的利剑,终有一天会刺下来。只是如今,一件又一件的不幸告诉我们,挂剑的马鬃崩断,不只可能是天意,还可能是似乎正在多起来的险恶人心。

庸庸碌碌的众生心里,就这样又平添了一分惶恐。

只是除了揣着这份多出来的惶恐继续为生活忙碌以外,我们还能有什么办法呢?

2 thoughts on “蝼蚁之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