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行

五月三十号,留学生中心组织的 Metz 一日游。回来和某学霸小学弟通电话,他说我最近频繁出行,是在逃避学习。

六月一号黄昏,公交十分钟,独自去了离边境不远的 Deutsche-Französische Garten。上次到访还是一年多以前,一伙人为了看火焰展而来。而这一次,没了各式燃着火的装置,没了熙攘的人群,偌大的园里只有树,只有草,只有各色的鲜花,只有树荫草丛里不住的鸟鸣,以及几只栖在湖边码头上的雁。逛了一圈步行几公里回家,又路过去 Metz 前一晚刚刚拜访过的 Ludwigskirche,打着灯光的庄严宏伟的教堂背后,一轮满满的圆月正播洒清辉。

六月二号下午,有轨电车半小时,独自去了边境另一边、萨尔河上游的 Sarreguemines (夭寿了,竟然已经记得这个名字怎么拼了)。阳光还明晃晃地晒着,沿着萨尔河走,河岸的步行道上有萨尔河沿岸市镇的简介。啊,前一晚盯着出神的那教堂,原在二战时被炸毁,如今看到的已是它的来世了。在法国,瞥见了那德国城市的历史一瞬。这镇子也不是头一次来了。只是二月里那人生日时,这里并不似如今这般生动多彩,毕竟尚是冬末春初。兀自行至德法边界,从短短的一座桥这边走到那边,再走回来,就穿越了两次边境。从桥上沿河望去只见树荫照水。国境的存在感,在这里是有多稀薄。

六月三号日暮,火车二十分钟,独自去了萨尔河下游的 Saarlouis。这由法国人所建的小镇曾经是军事要塞,过去是想看暮光里的一段堡垒,只是出了火车站走错了路,在另一段如画的萨尔河畔撞了半天,等找到市区已经是十点一刻,天色已从紫红转成了深蓝,那段石墙也早被灯光照亮了。市中心广场上正在筹划一场要持续三天的节庆,主题似乎和意大利有关系。若是迟来一天就能刚好赶上了,虽然身上一分钱都没带,只有一张能让我免费坐火车的学生卡。

一连三天,其中两天还是下午九点以后,独自出行。六月,就这样开了一个疯狂的头。

没错哟,很明显就是在逃避。逃避的还不只是学习呢。

其实是在逃避着一切,简直就是教科书式的破罐子破摔了呢。

以前能和别人一起做作业,有人推着学习,可现在不止论文,连剩下的唯一一门课都是独立作业。

以前能找人聊聊天,可现在和大家越是疏离,就越是找不到话题。想要说的,都堵死在心里了。其实仔细想想,别人大概也没什么兴致去听。

不就只能自己出去走走散散心了么。

哈,以前是这么一个依赖集体的家伙么。怎么记得,真正的“以前”,我是个不合群的家伙呢。

所以其实,绕了一大圈,又绕回了原点。不再孤僻、不再落单的一场大梦,已经到了醒来的时候。

近来又开始去尝试认识圈子外的人,也的确认识了几个很不错的家伙。但心里知道,最多也只会成为隔三差五见一面时能够闲聊上几句的,能算得上是一般朋友就不错了的熟人罢了。

曾经让我全托一片心的几个人,渐渐行远了。这导致的苦楚太强,不愿再有下一次。

虽然知道,就算全心全意都不一定能换来的感情,用有所保留的态度是一定不能得到的。

怎样去判断去权衡,怎样经营与别人之间的距离,我在这方面实在拙得很。

所以就先走到远处去好了。

再去靠近别人、再去考虑别人的感受的勇气,还得慢慢找回来。

5 thoughts on “远行”

  1. 同样是游记,你能写这么多文字感悟
    我越来越懒了,宁愿花一个小时P照片放上来,也不愿写点字了

    1. 生活美好又充实、享受都来不及的话,谁会整天写景抒情一锅端、絮絮叨叨惹人烦?并且像我这种没器材没技术的,拍的照片最多也只是贴到 Instagram 上玩一玩……有资格光发壁纸级照片不想写文字的都是人生赢家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