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于某些年的历史

花了两天时间,看完了《大江大海1949》。心里如呛了一口咸涩的海水般不是滋味。

有多少为人父母者,直到临终还忘不了几十年前子女出门时那一句“不久就会回来”?

有多少为人子女者,直到耄耋之年也会因为想起千万里外家乡那来不及道别的双亲而潸然泪下?

那个时代的人,心肠要怎样的坚硬,才能忍受住接二连三的诀别?脊梁要多么的结实,才能抵御纷至沓来的重击?

十五六七八岁的少年们,不应该如风一般无忧无虑,勾勒着自己美丽的未来吗?是什么让这些年轻的生命杀戮且被杀、施暴或受辱、丢弃了个人的一切又被整个世界所抛弃?

外族的侵略固然造成了无数血泪交织的悲剧,但是1945年之后,侵略战争不就停止了么?为什么还会有惨烈的场景一幕幕走过?

那些被抓走、被诱拐、被恐吓进国军或共军队伍里的孩子们,被抛向前线,抛向台湾,抛向越南,抛向新几内亚,战死病死受虐而死,再卑微的人,也没有谁有权剥夺他们无辜的生命啊!谁来为这几十万几百万消逝了生命的青春的躯体负责?谁去通知他们牵肠挂肚的亲人,告诉他们的儿子或女儿已经长眠在广袤的大地上某个不起眼的角落里?

并且活下来的人们,要去找谁要回缺失的肢体,找谁修复破碎的家庭,找谁抹去苦难的记忆,找谁抚平灵魂的创伤?又有哪个班长哪个营长哪个团长军长司令员,哪个国家总统或主席,对那些生命轨迹被强行改变的人们,说一声“你们受苦了”?

对于大将军大统帅,往往有人为他们著书立传,每逢节日都会给他们巨大的纪念碑敬献花圈;对于这些被卷入洪流中的无名小卒们,两岸的两个政府,是不是都欠他们一个交代?

不过又能怎么交代呢?死了的已经在泥土里静静地腐烂,活着的,也不可能把发生了的这一切推倒重来了。赔钱赔物容易,他们的人生,赔得起吗?

尤其悲哀的是,号称有着五千年文明史的一个六十多岁的政权,对光鲜(?)历史背后的个体的苦难,似乎从来没有工夫去认真看一眼。它正忙着崛起。

《溺于某些年的历史》上有20条评论

  1. 龙应台….

    李敖说她放的只是烟火不是野火
    这个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 她写的2*2*8 很感性///可是不人性….. 🙁

    1. 李敖啊……感覺是個晚節不保的老男人哎,現在追在☭屁股後邊吹喇叭……以前蠻喜歡他的現在蠻討厭他的……
      龍應台寫二二八的東西我沒讀過,“感性不人性”是說……有些反人類的意思在裡邊,或者是很顯然地站在某個立場上而有失公正?

  2. 这本书去年我从头到尾看过,看了千岛湖之后感觉不对劲,现在很少喝农夫山泉了。不是抵制它,而且感觉怪怪的。

    1. 千岛湖我一开始还以为是天然湖泊来着,无知啊…… 😐 不过为什么感觉怪怪的呢?觉得美君的父亲在瓶子里看着你?平常喝白开的表示从来没有在塑料瓶里发现老爷子 😆

    1. 一开始我也认为是小说来着,后来觉得更像是纪实文学……里边有大量的史料和采访。真是小说反而还好,看完了不会这么难受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