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春天又无关春天的随想

三月初,已经好几次听到了从南方归来的雁在空中高鸣,这几天窗外也一直有不知是什么鸟雀不分昼夜地鸣啭。天明显长了,气温也已经回升到出门可以经常不围围巾。学校里一棵灌木已经开了粉红色的花。

还有半个多月就是春分,欧洲大陆上正春意渐起。

我这个生性阴郁的家伙,此时偏偏想起了曾经在松鼠会上看过的一篇文章。找了出来,竟是 2014 年四月末的,几乎三年前的了。(怎么找的?因为这个作者的文风很有特色,记住名字了)

这篇文章是这么开头的:

又到春日,又到找工时,又到论文死线,又到自杀高发期。

当时不知,一年之后的春天,我会经历一段没齿难忘的痛苦,会不得不借助药物试图平顺失控的心绪。那是一段艰难的日子,一切都失去了积极正面的意义,生活本身仿佛是毫无价值的沉重负担。春和景明,天朗气清,天地间的桃红柳绿鸟啭莺啼却都是别人的,自己却在一片明艳中陷入冰封的永夜。光越亮,影越浓,身处黑影里的也就愈发看不到出路。

两年的乌飞兔走转瞬即逝,虽然我自觉已经摆脱了能增大自杀风险的抑郁,但论文死线的确是在残冬时到了又走了,现在也的确在找工作——上边引的那句话,竟不知怎么几乎成了在我身上妥帖不过的一句谶语,还是不管在东方的签筒里,还是在西方的幸运饼干里,都不太可能抽到的。

对从来没什么自信的我来说,在就业市场上把自己推销出去又是一件让人眼前一黑的老大难。并且就算能在这异国他乡找到工作混口饭吃,生活的种种也会困难重重。想一想,充满不确定性的未来就愈发黯淡了。

这个春天对我来说,会是一个充满挑战的季节。作为一个敏感又脆弱的家伙,得小心一点才行呢。不管再怎么困难,好不容易得回来的生活的动力,也千万不能再丢失一次了。

工作会有的。别的一切也都会有的。

《有关春天又无关春天的随想》有2个想法

  1. 我之前想评论的文章就是关于你说抑郁的。就是想说句加油哈~

    是不是细腻的人容易抑郁呢?我之前有段时间因为某些事好几个月都提不起劲,而且很容易触碰泪点。后来事情解决了,我也就恢复了正常。之后再看当时的文字就觉得有点抑郁倾向,想想都觉得脊椎骨发凉。因为普通的难受只是一时的,一直很难受,连我最喜欢的晴天都开心不起来,就有点恐怖了。只是这一点点都让我觉得辛苦,更别说需要用药物控制的抑郁症了吧。好像能理解一点那种感觉了,觉得大家确实还是不够了解抑郁,包括我。

    前一段不是又有好几个艺人自杀吗,其实活着才是一条更艰难的路不是吗。我一直记得《奇异博士》里卷福说的那句,他选择了 a harder way。

    就职加油!

    1. 还在求职啦,就职还是在梦里的 😛
      不是医师,不好说这病的易发人群是怎样,但感觉应该比较小的心眼比较容易被堵住,跟水管一样(乱比喻无误 = =)。刚在看你的文章,感觉我的情况没比你当时的糟糕太多,用药应该只是我的心理承受极限比较低的缘故吧。
      自杀总是令人惋惜,好多都是可以避免的。可惜似乎亚洲国家普遍对心理问题态度负面,结果很多需要帮助的甚至不愿求助他人。但愿这种状况能早日得到改变吧。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