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旅

从法兰克福回来,兀自坐在床上。屋里安安静静的。

我又只是一个人了。

母亲已经在归国的飞机上,三个星期的旅行结束了。

翻一翻相机里的照片,才发觉时间过得那么快。仿佛才刚刚去过这些地方,都已经是好多好多天以前了。

我最想去看博物馆,她最想去给亲朋好友买礼物。她执意就着西餐吃辣呼呼的豆干,我埋怨这简直就是胡闹。我端着相机拍街头巷尾的风景,她更愿和各处的地标合影留念。我告诉她最好不要盯着小孩子或者稀奇古怪的人看,她却还是经常忍不住把目光黏在那些真真正正的洋娃娃身上。她自顾自地不住地算计着还有多少礼物要买,抱怨着找不准方向,评论着好看的小宝宝、戴着好看的项链的女生或者体型过于庞大的大叔,我呛她说你心里想想就好了干嘛说出来。

即便如此的缺乏默契和配合,我们却也绕着欧洲走了那么多的城市。去看阿姆斯特丹的红灯区,在柏林的勃兰登堡门前拍照,在慕尼黑喝啤酒,看过罗马的古斗兽场再去爬佛罗伦萨圣母百花大教堂的钟楼,在梵蒂冈的时候刚好亲眼见到教皇,还徒步爬上埃菲尔铁塔的第二层俯瞰整个巴黎。

八月份的这些城市充满了观光客。然而不是所有人都有机会,陪着第一次踏出国门的母亲,不靠任何的旅行团,自由地走遍这些城市,去完成上面所有这些标准观光客行为。

当我们终于回到我小小的这件公寓,我妈说哎呀觉得这里真是温馨。走了那么多大城市,她还是超级喜欢我所在的这座没什么观光客的边境小城——她说她最喜欢这里的生活气息。

只是她没时间坐下来,用一整个下午去体会这里的生活气息。她忙着在大商场小店铺里搜罗着,永远也没办法为那张巨长的清单里的每一个名字准备好合适的礼物。然而当她终于为母亲、婆婆和丈夫买到了合适的物品,母亲便宽心了好多。

母亲的这次旅行对她来说有多累,我是无法想象的。在一个语言完全不通、文化大相径庭的地方,唯一的旅伴是这个缺乏耐心和笑脸的儿子,从过来的第一天一直到最后一天都被家里那边的人情世故牵绊着,每天都在一条条陌生而漫长的街道上走过,这哪里是放松?

可她依然享受着这一切,开心地,豁达地。为去酒吧高兴,为吃了几块豆干高兴,为挑了一瓶免费送的指甲油高兴,为买到几件好看的首饰高兴,为拍了一张满意的自拍高兴,为找到了美术馆楼层索引上几乎所有的名画高兴。她这么容易就能高兴起来,我都要嫉妒了。连不小心把心爱的真丝衫落在了佛罗伦萨都没有坏掉后面的好兴致,我真的要嫉妒了。

而我,当现在重又独自一人,回想着妈妈过来欧洲玩的这三个星期时,是如此强烈地感受到,这走南闯北疲惫不堪的三星期,这似乎永远被母亲的购物计划和唠唠叨叨占据的三个星期,是如此的轻松与充实。

娘啊,你在这里多呆一段时间的话,我还是会在你每次去买东西的时候摆臭脸的吧。但你如今一回去,我这里还真觉得好冷清呢。

甚至,有点突然太冷清了一点呢。

3 thoughts on “长旅”

  1. 父母离开总是有些失落的。可怜我爸妈晕车晕船晕机,都不敢出省,没机会带他们出来看看,只有回去了在家附近转转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