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语课第一周

时间像一个偷瓜被狗追的熊孩子,急急慌慌地冲到了周末。按照欧洲委员会参照标准有关语言能力的说明,“在对话人语速慢、口齿清楚并且愿意合作的情况下,能与之进行简单的交谈”的 A1 级别,已经学过了1/6。手里这本 DaF kompakt A1 一共有八课,第二课已经在学了。

每天早上不到七点就挣扎着爬起来,洗刷折腾一通赶去食堂吃早餐(好多年没在学校连吃五天的早饭了呢),然后花上十五分钟走去歌德学院。前面只要稍微多磨蹭了点时间(比如起床的时候多挣扎了一会),为了争回那几分钟,就得钻地铁坐一站,花掉两块沉甸甸的现大洋。中午十二点半下课,回到学校也就差不多一点了,吃个饭回来往床上一倒,再睁眼就快该吃晚饭了。

忘了周三还是周四时我们的 Hofmann 老师统计了一下,当天在座的十八个人,来自包括香港在内的十三个省、市、自治区、直辖市以及特别行政区。年龄最大的应该是早已博士毕业的白大哥,年龄最小的貌似只有十六岁。年龄悬殊、职业多样、起点不一(有些人已经上过 A1 的课程)、目的不同的这么一屋子人,就整天跟着 Frau Hofmann 牙牙学语。五天过去,在对话人语速慢、口齿清楚并且愿意合作的情况下,我们基本都可以相互查户口了。您好,请问您姓甚名谁、芳龄几许、家乡在哪、现居何处、邮编电话伊妹儿逐一交代,好,谢谢,再见。而能写出 eintausenddreihundertsiebenundfünfzig (一千三百五十七)这种很壮观的词,也是另外一件蛮有成就感的事情。

成就感的存在是无法忽略的,同样无法忽略的是纠结感。

每当听到比较长的语音材料,茫然不知所措之时童年恍惚重新降临:那个时候,电视里有时会有外国人说话,清清浊浊的音节汇聚成波光粼粼的河流,两岸铺开云霞般的桃花林,芳草鲜美,落英缤纷。后来意识到电视里这种华丽的语言中有很多都是英语,于是英语学了一段时间后,这种陌生的华丽就难以遇到了。但如今,这条河流冲破了时间的堤坝,带着它的夹岸桃花重新铺在我的眼前,壮美不减当年。我又如同当年的小孩子一样惊叹于这些跳跃又连贯的音节。而当这醉人的美景随着语音材料一同消散之时,我又不禁感慨:怎么好不容易听到的几个词都不是要填的啊!

幸好语速正常的语音材料是少数,大部分还是慢条斯理的。于是这种时候就是在纠结听到的到底是什么了。现在还一不小心就听错2和3、4和5,症状最严重的一次这两组都和不管听起来还是看起来都没有一毛钱联系的8弄混了。说和写的时候同样有严重的问题,这个问题要用 Wie 开头还是 Was 开头,这个词的这几个字母要怎么发音,冒出来一句 “Ich am …” 是什么心态得怎么治,诸如此类。典型的初学者的烦恼,也没别的法,练呗,多了就记住了。

Frau Hofmann 自然也是这么想的,每天都有不多也不少的作业……最开始的两天还基本看不懂题目,得睁大俩眼和 ÄÖÜ 这些同样有俩眼的萌货对瞅半天。

早上早起要上课,上完课困死了还想睡一觉,睡醒了还得做作业,生活如此充实,相比之下以前的自己是多么懒惰的一头!但如此充实的结果就是时间过得真是好快!时间过得这么快的结果呢,自然就是这个星期又没怎么复习专业课(这不是抱怨,这是找借口)。下周二就去面谈了哎,周末赶紧突击吧。

6 thoughts on “德语课第一周”

        1. “同源”是指在同一语族里么?虽然是一家子的,但做人的差距真的是好大!英国人得多有良心才把这一大堆变位和变格给弄掉啊!

  1. 我现在已经是无法正常说英语了… 受到德语影响太严重了… ➡
    还有数字什么的,学德语的时候一直都有一个说法叫做“2和3、6和7、9和0傻傻分不清”~ 😆

    1. 竟然没有4和5,这说法是删节版的呀!
      我现在就已经遇到名词就想大写了,这才写过几个德语单词啊 Orz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