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的朋友

……这两栋楼里公寓上百间,是怎样的机缘巧合,才让你恰巧成了我唯一的隔壁?二月,就这么毫无防备地,粲然绽开了这朵明艳的盼头。

这条推的日期,是 10.12.2014。 今天的日期,是 20.02.2015。

东西还正在搬,空荡荡的墙壁,空荡荡的置物架,照我看来还是缺了点家的温暖气息。但我毕竟是外人,你自己觉得开心就好,更何况还没搬完收拾妥当呢。

背负着的总是包袱,虽然不易,但好歹,总算是说了出来。

说起来,你们的口径如此统一,是的确觉得我把圈子限得太死了,还是觉得最好告诉我你们是这么觉得的呢?你们的磋商会开过十几天了吧,我一开始甚至不知你们讨论过了。希望我揣测出的答案,是对的。

自己生命里唯一可以依靠的是自己,这道理我知道。但从你这里也得到这结论,还是不禁觉得,人之所以终有一死,就是因为谁也无法永远忍受这绝不会有任何希望的孤独吧。

劝我扩大一点交际圈子,多认识一些哪怕只是泛泛之交的人,你自然是好意;正如把我对你的感情小心翼翼放在一边,你的意思我明白,也很感激——虽然我是很想听听你对这点的意见的。

若是只听听道理就能过得好我的生活,这个世界该多么简单美好啊。

我依旧无法去设想哪怕分一点点心思放在别人身上会怎样,遑论去想大家离开之后的日子;很不扣题地,我想起的,是我曾经的朋友们。

从一所学校毕业,进入另一所学校,年年岁岁,周而复始,这便是我截至目前的生活。在一所学校里结识到或多或少几个朋友,依依不舍地分别,之后却只是渐行渐远,水阔鱼沉。或长或短的缘分散尽,就如我在几乎两年前的一篇里提到的,“各自走向各自的未来,可能从此再也不会相见”。

北京时期的朋友们,在帝都,在湖北,在西藏,或有自己的学业,或有自己的工作。湖南时期的朋友们,在帝都,在湖南,在吉林,在新疆,在不知所在之处,或有自己的学业,或有自己的工作。高中的朋友们,在上海,在山东,在不知所在之处,或有自己的学业,或有自己的工作。再早的朋友们,都已经迷失在茫茫人海。这些昔日旧友,他们和我的生活的交集往往越来越小乃至于无,我们各自的喜怒哀乐再与彼此无关,各自的婚丧嫁娶生老病死再与彼此无关。

但即便如此,我曾经的朋友们,我今晚想起的所有你们这些旧友们,我祝愿你们,不管什么时候,不管有什么事,都会有人愿听你们说,都会有人就算帮不上忙也会试着去至少安抚不宁的心绪。

因为在孤独地走向终点的漫漫长旅中,这是件多么幸运的事。

One thought on “曾经的朋友”

  1. 很强忧郁的渲染。

    你装作看风景,我只是低着头
    一场擦肩而过的重逢
    但谁也没有开口
    我们都无动于衷。

    是不是这样的往事,经历的多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