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万年的信用卡

当我在校园里边填好那张括弧里标着“大学生专用”的《中国建设银行龙卡信用卡申请表》交给那个说“十四个工作日就差不多能办好”的银行大姐时,我还穿着 T 恤,刘老师他们还在国内,新东方的托福班还有半个多月才开课,宿舍里的风扇还在整天嗡嗡转,贾不死教主还活着。那时的日历还没有掀到九月的那一张。

今天上午的课间空,穿着两层毛衣,头发已经长至披肩的我,在收发室拿到了那个白色的、里边有个硬乎乎的四方块的信封。太阳很暖和,脆生生的杨树叶子铺了一地,如果天气预报准确的话明天会有一场雪,昨天宿舍楼里贴出了寒假火车票预定的告示。

整整一个月前,因为我给建行打电话问出的结果是个人资料可能弄丢了建议我重新去营业厅再填一份时,我在比今天还要暖和的太阳里走到了建行的苏州桥支行,坐在他们的接待室里心情平静地重新写了一份资料,工作人员说差不多一个月能收到卡,还给了我一张她的名片。我有种收到贵宾接待的感觉。

上课时拿了张纸临时抱佛脚地好好练了一下自己的名字,觉得差不多了,压着砰砰砰直跳的心把大号写在了卡上。白练了半天,还是写残了,姓比名似乎大了一号。虽然知道若干年后我手里可能会有若干张卡,换卡时名字签成什么样子也都不会在乎,但第一次嘛,总是有些不必要的拘谨和紧张的。

下午听了好几分钟的热线排队音乐(收费啊混蛋!),好歹把卡开了。挂掉手机后两分钟宿舍座机铃声大作,觉得是银行在确认座机号码,赶紧去接,结果拿起听筒铃声依旧,按下免提也是继续响铃……破电话啊!

然后去 Skype 里边输信用卡信息,发现十月还在的一个月全球免费打的优惠活动已经结束了(建行你害我损失十三刀半啊!),买 credits 只能一次花十刀,万一网络电话打起来很纠结那这么多钱不得烂在锅里啊,想了想还是改天再说吧;去申请在菜市场购物必需的 Google Wallet,结果注册选项里没有景德镇;去 PayPal 里绑定信用卡,结果发现 PayPal 把我的姓和名识别反了,于是信用卡绑定不了除非去改 PayPal 用户名,麻烦到爆;去往支付宝里家信用卡,又说我留的手机号码不对,你说不对就不对啊混蛋!弄得连在 amazon.com 里买想了好久的音乐都没心情了。

晚上下课去五星超市,买了一瓶洗头膏(以前的快用完了是没错……但是男生买潘婷不觉得很娘么?),一管洗面奶(你不是都用香皂的么同学?),一大包打折的芝麻糊(旺旺雪饼表示地位收到了威胁),以及两块钱的旺旺挑豆。这个信用卡的第一次就交给这家被某学长称为“业界良心”的超级优惠的小超市了。

盼了一整个学期,觉得拿到手之后全世界的好东西就汇聚至我手中的信用卡,终于拿到之后竟然只是拿来买柴米油盐酱醋茶,以前想要的花哨东西如今还只是想要而已,生活果然还是“平平淡淡才是真”啊……

明天再出去买点东西,好歹先刷满三次免年费吧。

嗯,就是这样了。加入月月欠债的信用卡一族了,好歹留个记号。

16 thoughts on “一万年的信用卡”

  1. 信用卡啊,交行的信用卡很蛋疼,我用工行的1w额度的金卡以卡办卡申请了三次都没成功,建行的难道很好申请?额度多少啊?

    1. 我这个是学生用的信用卡,材料还是比较好填的,只要没弄丢一般应该都会审批通过。不过初始额度只有一千块大洋或二百来美刀就是了……

    1. 我这种家伙怎么可能会欠款……并且合同我不是没看,滞纳金还好啦,没有太夸张

    1. 文艺青年……难道是因为排比句?不对啊那些人年年开会都用排比也没觉得文艺啊,一定是你打开我博客的方式不对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