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lo Deutschland

10 月 8 号晚上,我登上了飞往德国的航班。我的旅程,就从这长达 18 个多小时的黑夜开始了。

LH 785,青岛到法兰克福

巨大的翅膀

我坐在靠窗的座位上,窗外就是机翼。这点我早就从航空公司网站提供的飞机座位表上看过了,本觉得从窗户往下看去只能看到铁灰色的机翼,却不想真正看出去时只有最多三分之一的面积被挡住了。视野没有很受限,却更有坐飞机的感觉了。

也早就知道这架飞机的翼展有六十多米,但从窗户里看去,还是被这应该接近三十米长的机翼震惊了。与其说是翅膀,倒更像是一条跑道。这机翼给我的震撼远远超过了双走廊的机舱,顿时让我觉得以前坐过的飞机,大概只是铁鸟中的燕雀吧。

引擎轰鸣,机场地面上黄色和蓝色的点点灯光向后方漂去,越来越快。巨翼划向夜空。飞机绕过山东半岛,向着沈阳的方向飞去。

琼脂块下的城市

当年被困在帝都的雾霾中时,我就常想,从空中看下去,这个城市是不是被裹在一块琼脂下的样子呢?

飞机接近沈阳,飞行高度逐渐下降。我看到的,是来自东北地区的城市的灯光,在城市正上方低低地洇成一片平坦的、橘黄色的云。织出这片光晕的,不知是雾还是霾。

我大概能想象出帝都冬天的光景了。

飞机转弯,地面倾斜着沉没。飞机再转弯,夜空被城市取代。飞机降落在沈阳机场,我们下飞机检查盖章出海关,在飞机加油的工夫里,我在官方意义上离开了这个国家。

荧光湖

在蒙古北边的俄罗斯境内飞行时,我看到地面上远远的有一块黯淡的银光。

那片光逐渐靠近,我在座位前的飞机实时飞行信息屏幕上看到,那个位置是一片湖水。

所以这片亮度并不均匀的光,不是云彩,却是湖咯?

应该是吧,大概灯光不会沿着云彩的边缘画出一条代表城镇的短线。

这月初的夜晚没有月光。所以湖面的亮光,是反射了这千万颗星的光线么?

湖面上此时是水是冰,在夜晚绝无可能分辨。但也幸亏是夜晚,让我见到了此前从未听闻过的奇景。又路过了很多片湖水,每个湖都积攒满天星斗,换来云朵一样朦胧的荧光。

流星划过,划过,划过

飞机从青岛出发前往沈阳的路上,我就已经在用枕头和小毯子挡住机舱里的一切亮光,趴在窗户上看星星了。上次见到如此星光璀璨的夜空,已经是六年前。如今哪怕只是小县城的灯光,也足以遮挡寻找星光的眼睛。

一颗流星划过。

我还是小学生时,有一晚和父亲出门闲逛,曾经看到过一颗流星在北方明亮地斜向西边落下。

乘务人员大概是出于机舱保暖的考虑,建议乘客拉下窗户上的遮光板。没人没有这么做。飞机上的晚餐供应完毕,乘客陆续入睡。我拉开窗户,继续用枕头和小毯子把自己包扎在那里,欣赏这难得一见的夜空。

不,恐怕六年前也没有见到过如此的星空吧。机翼没有了来自机舱的灯光,如今只是一个剪影。湖面和难得一见的城镇虽然发光,但都太过微弱。已经没有任何光线能遮挡住星光。无数星辰洒满整个夜空,一直散落到水平视野以下的地方。

一颗流星划过。

书上说过,造访这颗星球的流星体,一直都是不少的。只是有多少地方能允许这些其实并不显眼的闪光透过灯光的迷雾呢?

又一颗流星划过。

又一颗流星划过。

大概每十几分钟,每当等得有些焦急快要准备放弃时,就会有一道光斜斜地自上而下经过夜空。有一次看到流星熄灭时,它的整条路线又黯淡地闪了一下,不知是我眼睛的错觉,还是这块在冰冷的星际空间旅行了不知多久的石头在用这道闪光告别自己孤独的一生。

在拉上窗户入睡之前,我到底连续数到了七颗还是八颗流星,已经记不清了。

《我在北极光下》

猛然醒来,戴上眼镜抓起毯子打开窗户,想试试还能不能很快看到流星。

这里是西西伯利亚的雪原,散发着寒冷的微光的冰雪一直融入到天边的黑暗里,几乎要触碰到最低的星星。在这片雪原的上空,正有一幅恢弘壮美的景象。大概过了五秒钟,我才反应过来,我看到的是什么。

如同无数人在他们的游记里描述过的一样,北极光从深黑的夜空顶部,从一片虚无中生发出来,巨大的略微偏绿的光之帷幕笔直下垂,愈往下愈亮,最后在仍然高不可测的地方,如被利剑斩开一样,整齐地戛然而止。在帷幕之后,星空依然在闪亮。我为数不多的能够不借助星图认出来的猎户座附近,是一块极光平整又纤薄的区域,细看能看出这片幕布的纹理,如微风吹动的雾气,轻轻飘动。

一颗流星在猎户左腿前划过。

在极光折叠得最为精巧美丽时,有一束与众不同的光洒落下来。

那是一小片鲜绿色的光,远比挂满天空的光幕清晰明亮。它从顶部的夜空中生出,又隐于底部的夜空,上无始下无终,如同神明的恩泽般倾斜着洒下。

此时无边的雪原上,恰好点缀着一大一小两座城市。它们金色的灯光静静地衬在雪原的黯淡银光上。

连西方国家冬季的那个隆重节日里铺天盖地的节庆图画,也不会有如此摄人心魄吧。

真的是撒向我的神明的恩泽吧。

云海

再次醒来时,已至波罗的海。星空还在,北极光已不见去向。空中的旅程已近终点。

看实时飞行信息,离法兰克福还有好远,飞机就开始从一万多米的高空开始下降了。下方还是一片黯淡的光,我知道,这次的是云层了。

飞机高度不断下降,云层离我们越来越近。云彩已经遮住了飞机下方的所有视野,我甚至看到了汹涌的云海被机翼末端的红色闪光灯照亮。(倒是不记得在万米高空上留意过机翼上闪烁的灯,是只在起飞和降落阶段会亮么?)

窗外一个浪头打过来,星空被浓雾遮住。接着浪头过去,云海上一片璀璨。又一个浪头过来,星星们又不见了。

飞机彻底扎进云中,窗外一片雾气,机翼没于雾中,只看到远处的雾里有一团红光闪烁。

过了好一会才拨得云开,下方已是城市的灯光。上方已再看不见一颗星。

法兰克福的灯光还真是分散啊,完全看不到市中心在哪。

Hallo Frankfurt am Main

法兰克福的机场庞大无比,好几座楼上直接嵌着汉莎航空的徽标。

下飞机,取行李,在机场的货币兑换处破开了一张 500 的钞票,收了我两欧的手续费。入关的时候,警察拿着我的护照折腾了半天,朝电脑里输了一大串东西,一个问题都没问就给我盖了章。

Hallo Deutschland.

直到花了大功夫买到了两块五一张的单程票,站在机场底下的火车站台上等着去中心车站的车来时,也还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王佬佬进大德国

Frankfurt Hbf:在德国的第一课

在法兰克福中心火车站,上了德国的第一课:

1. 十月份的德国在阴天的情况下已经相当不暖和了;
2. 在这种大型火车站里也有哭着的抱孩子的既不哭也不抱孩子的姑娘们找过路人“寻求帮助”;
3. 火车站的邮票自动售票机是把邮票面值打印在超级没有邮票感觉上的纸片上的,虽然能用但还是感觉被耍了……

走吧,去石灰窑路 6 号

当初为了保险起见,买了中午十一点五十那趟车的车票。如今看来是保险过头了——从七点多开始就在车站里等,被姑娘们要走了一块五又被邮票自动贩卖机拐走一块钱另外急得马上就要死掉之后,终于快到发车时间可以拖着箱子背着包去站台了。

运气不错,去萨尔布吕肯的火车要在曼海姆中转一下,两段火车都遇到了传说中千年不遇、遇到一次就能实现一个愿望的检票员。

沿途的风景也非常美丽。森林,小镇,村庄,偶尔能见到小块的农田。

只是曼海姆的站台有一个是没有电梯的,就是我要转乘的那趟车停靠的站台……

从萨尔[略]到都歪了 Dudweiler 的车票要两块五,虽然觉得这就是抢劫但已经比法兰克福的四块两毛五的车票便宜太多了……

Dudweiler 车站的站台也没有电梯……说实话这种小镇的车站跟已经废弃掉了一样略让人心里发毛……并且我这几十公斤的行李啊啊啊啊啊!

Google 地图你确定这个小火车站到要租的房子那里只有一公里么?并且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这条最短路线里有一小段正在施工超难走并且要躲着这边的铲车和那边的轿车啊!

终于到了……房东是和蔼的老爷爷和面善的老奶奶(年纪也没多大吧,六十来岁的样子),因为早要过来合同看过了,所以看过房之后就签合同交钱了。有了在德国的第一个家。房子是地下室性质的,也就是站在窗口能不怎么低头地看见墙角的卵石和门口的松树,以及一辆红色丰田的车牌。房子宽敞设备齐全,除了没有电话和网络。房东为这间房子准备的物品已经远超了 vollmöbliert 的标准,连碗盘刀叉筷子(没错是筷子!)铁锅洗洁精垃圾袋厨房用纸便笺纸厕纸洗手液晾衣架都准备好了,第二天下午又送来一个电水壶!今天早上室友出去逛悠的时候遇到开车购物回来的房东爷爷,房东爷爷又送了一盒鸡蛋!虽然老两口只讲德语而我的德语水平基本清零,虽然至今只能用手机上网超不爽,虽然房租还是觉得好贵,但是我已经要爱上这家人了怎么办!

并且门口漂亮的信箱已经有我的名字在上边了,是定制的刻着名字的塑料板啊高端到飞起来了已经!

总之,我已经住在都歪了小镇石灰窑路 6 号这间美丽又美好的地下室里了。

残酷资本主义市场里的人性光辉

八块人民币换一块欧元的直接结果,就是除了每天喝一升的牛奶以外的几乎任何东西都显得好贵。比如在 Rossmann 买了一小堆文具就花了十三块多,又比如手机开了流量套餐一下就没了刚充进去的十块钱,肉疼。

签合同前走流程一样地问住房周边信息,房东老太太说,“[这样走那样走然后这里] ist Lidl, Lidl hat alles!”([这样走那样走然后这里]是 Lidl, Lidl 什么都有!)

也早就在 Google 地图上查到这附近有这家廉价超市的一处分店了。

几天的购物下来,真心明显感到,只要这里有的绝对不去别家啊!简直能比过北京外国语工地大学旁边的五星超市了!

并且服务也没有差,卖面包的地方有自动切面包机(前一天烤的面包没卖完第二天就变半价杀伤力巨大啊啊啊啊啊),昨天去买菜的时候买了一包砂糖,结帐时发现袋子破了个口,收银员姐姐也没确认是不是我自己弄坏的,直接结完帐把那包糖扣下让我进去再拿一包新的出来!Lidl 我要爱上你和你家的收银员姐姐了啊!

Lidl hat alles. 我要把这句话当座右铭。

都歪了小镇和猫头鹰大学

Dudweiler 是 Saarbrücken 这座没什么人知道的城市西北方向一个更不会有什么人知道的小镇,南边不远处就是以猫头鹰作为校徽的萨尔大学。它和作为市区的 Saarbr. 在外观上的最大区别,只是少了(至少从外边看起来)老掉牙的房子和电车轨道,也少了不少喧闹的气氛。路边是国内见不到的真·小洋房,外墙涂着朴素或漂亮的颜色,不管是窗台还是阳台上都摆着缤纷的鲜花。我从住处的窗户看出去,路对面那座淡绿色二层小楼的木头阳台隔板上,满满当当开满了红色的花,看着都要跌下来了。不管是从花园的布置还是墙头门口或悬挂或站立的小装饰上,都能看出这里的人对生活的热爱。这里绿化率非常高,满眼都是植物的色彩。多雨的气候使得这里的树干上都长着苔藓和地衣。

猫头鹰大学的正中心有一站叫做 Universität Campus,好几班车都能从这里通到离家不远处,进城也算十分方便。停车点旁边有一个铁雕塑,略像一根扭曲的树干,锈迹斑斑地回忆着萨尔州作为重工业区的往昔。校园不是非常大,既有古旧的带有尖塔的钟楼,也有非常现代的玻璃墙建筑。在这里完成了保险、交注册费和注册,可惜没能在周末之前拿到学生证,周一再办了。觉得这是一所我会喜欢的学校,但愿学期开始一段时间之后,我还能这么认为。

控泥西哇!你好!

周四早上去学校办理入学手续。看地图上学校离住处不远,穿过一片树林就到,却没想这片树林是一座小山丘。行至岔路拿不准路线时,一路都走在后面的一位老先生过来问是不是要去学校,热心地说了后边要怎么怎么走。之后和他同行,听他讲了很多周围的路线和它们承载的故事,以及小镇上一家药店和中国人有什么渊源来着。大部分内容其实都没有听懂,虽然有些内容在之后的行程中揣度出了意思,但还是有相当多的内容至今也没猜出来。唯一有效传达到的,是老先生的热心。在邻近学校的又一个岔路分别,只愿下次再见时,能更顺利些地沟通吧。

周五中午,在公交站下车准备往家走的时候,身后听见有小男孩在用日语打招呼:“控泥西哇~!”一秒钟后,还是同一个小孩的声音,这次换成了汉语普通话:“你好~!”我不禁好奇地回头看,只见一群小学生在冲我微笑招手,一个小男孩有些兴奋的神色,看来刚才就是他在朝这个他们拿不准国籍的亚洲人打招呼了。如果我当时冲他们说的是“你们好”而不是“Hallo”的话,他们可能会更开心吧。

开学

明天就是新学期的第一天。新同学,新课程,新学校,新住处,新国家。

一切都是崭新的开始。连头脑都也已经清空了准备迎接新的知识。

据说在德国读研很艰苦。据说第一年会尤其艰苦。但愿即便是在艰苦中的艰苦里,也还能有时间有精力给远在七个时区之外的朋友们写几张明信片。

留学的日子,就要真正开始了~

6 thoughts on “Hallo Deutschland”

    1. 资本主义的毒太深,我快抵挡不住了……(死
      说起来我这种穷学生大概连被荼毒的资格都没有吧,连各种组织在学校发□□□都没赶上过 _(:з」∠)_ (重点误

  1. 我女朋友也说东西都贵,我即将开始亚欧骑行,到时候如果经过的话还可以去看看你。一个人的海外生活刚刚开始,事事注意,保重

    1. 8:1 的汇率摆在那里,不贵就不太正常了吧(虽然包括牛奶和巧克力在内的的确是比国内便宜很多的)。
      已经准备出发了么,一路平安啊。

      1. 我怎么记得前些天都上8.6了呢 哈哈,反正不管怎样都很贵。嗯已经准备了,只差赞助通知我去提款,就可以走啦,谢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