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认为耶和华见证人和飞天面条神教是同一性质

我不承认阿拉,承认阿拉蕾;不在意耶稣,在意椰蓉酥;不知道佛陀说啥,只认得秤砣说啥。

然而我又在门底下发现了一张塞进来的耶和华见证人的宣传单。不消说,那两个笑容可掬的传教士女士又来敲过门了。

已经记不清楚有多少次被她们拜访过了。隔上几个月,她们就会带着印刷精美的传单甚至小册子冒出来,亲自向你宣传她们的信仰。我漠不关心的态度显然没有影响到她们的热忱。

没错,我是喜欢逛教堂,是喜欢听教堂里听不懂的牧师布道(他们讲的德语很好听)和配着管风琴的唱诗班,是觉得死后如果能被埋在教堂附近蛮好的(因为这样就能听见配着管风琴的唱诗班了——虽然死都死了也就没差了就是),但要我信教,是一丁点的可能都没有的。要我信这个基督教的分支,就更没可能了:这个宗教竟然禁止教徒捐血的。

而我总不忍心直接告诉这两个永远和和气气、永远笑容可掬的女士我绝无可能加入她们的宗教,更何况她们从来都只说欢迎我参加她们教区的聚会,只是去玩玩也可以,于是我只好一次比一次努力地把“我真的一点兴趣都没有”摆在脸上。而依然,显然没有影响到她们的热忱。

简直已经害怕听到她们过来敲门了,好像我的冷漠是一种错事,还比一脚足球踢破别人家的窗玻璃更恶劣。去 Google 一搜,果然一大堆“5 Ways To Stop Jehovah’s Witnesses From Knocking On Your Door”之类的文章,证明了因此烦恼的绝不止我一个。

细细想想,这种教徒登门传教的方式,竟然有一些高级黑的意味:应该随便谁都会觉得一而再、再而三地敲陌生人的家门、拉住他们聊天多多少少是比较失礼的,可他们偏偏就要坚持这么做。这是不是其实是在讽刺宗教侵入性的传播方式呢?各种宗教,或者在历史上,或者持续至今地,都有过强迫性的传播吧,不少战争不就是因此发生的么。有没有可能,这个宣扬和平、仁爱和上帝的宗教,就是要拿传播方式弄得人不得安宁、搞得人火大逼得人骂娘、诱导人向撒旦许愿再被传教士们骚扰就让他们买方便面没调料包,从而表明宗教言行不一的特性?

于是就想到了飞天面条神教,这个从教义上就极尽恶搞能事、对正统宗教冷嘲热讽的“宗教”。这个教的“教徒”里,除了纯粹找乐子的反宗教的人,似乎也有一众颇认真严肃、真的把它当作正儿八经的宗教看待的呢。

说到底,耶和华见证人,弄不好就是一个和飞天面条神教一样的讽刺性宗教:前者有中规中矩的教义教规,却用反效果十足的宣传方式讽刺宗教的传播;后者则是用乱七八糟的教义讽刺宗教的核心内容。不正经和装正经,珠联璧合,相映成趣。

俩小众宗教都是起源于美国的。美国人真会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