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ttt 的一年,梦想与现实

ifttt 的兴起是在去年夏天。当时网上求邀请和发邀请的,园子里,田野里,瞧去,一大片一大片满是的。

也是在那年夏天的早些时候,Google+ 也在如雪花般纷乱迷离的邀请信中粉墨登场了。

和贵校出门右转那条狭窄的小道两边新开的小吃铺子一样,无数过来尝新鲜的人作鸟兽聚,在门前排起蔚为壮观的长队,观观光,看看景,尝尝几道小菜,和偶遇的亲朋好友来几句“哎呀你也过来吃啊,这家店还不错哈,哈哈哈”,然后作鸟兽散,彻底忘掉了这家小铺的存在。

然而即便是 Google+ 都有忠实客户的存在,我不应该对 ifttt 也有很多人直到现在还在用感到惊讶的不是么。

可是有些忠实用户的行为简直让人无法直视。

今晚热得不行,导致烦躁到不行,于是跑去进行本年度第 n! 次 twitter 大清洗。很水的推文和回复,删之!RT聊天上瘾,一行RT上西天的,unfo之!fo 人就是为了给自己不知哪国语的广告刷存在感的 spammers,B之!

删得不亦乐乎、unfo到热火朝天、B到酣畅淋漓的时候,突然发现了这么一个 follower 的时间线如图所示。使劲往前翻翻,活人的迹象从六月底就没有了。

敢问这尊大神,您这是要干什么?行为艺术?

这是奇葩的形态之一,还有一种形态是时间线上除了“感谢×××(@***)follow 我~”这种东西就没别的了。展开一看也都是“via IFTTT”。

最绝的是,他们这些竟然都还有 followers!很好奇如果是我这种一天不上浑身难受的用户有几个能忍受这些信息的污染的。

ifttt 上线之初,人们对于这连接各家网站乃至手机的服务充满希望,认为如果好好发展下去,会给使用者带来非常美好便利的生活。毕竟,将不同的服务组合起来,用特殊事件作为触发,会带来很多让人惊喜的结果。当时众人设想出来的一个超典型场景就是这样的:某天早上,住在帝都某个地下室里的苦逼小青年一觉醒来,发现 ifttt 给他发了条短信,说根据×××网站提供的气象预报信息,当天会有能淹死好多人的 10n 年不遇的大暴雨,不想破产想活命的话就赶紧打点细软,临时搬到附近小宾馆的最高层去吧。小青年因此逃过一劫。

然而一年过去,我所见到的,只是它制造了 twitter 上巨量的垃圾信息(为什么是 twitter?因为我用这个最多吗?),以至于当我看到整齐的成规模信息时,总忍不住展开一条验证我的“又是 ifttt”的猜想。

对于我来说,“ifttt”这个看起来很别致的名字背后的含义,已经不是他们自己解释的“if this then that”,而是“incessant f_cking trash troubling twitter”。

错的不是 ifttt,是它的一些创意过剩的用户,正如错的不是 Google+,是把它强插到它的同胞里的 Google。然而遭讥讽的总是 Google+,同理,讨人厌的总是 ifttt。

ifttt,对不起,知道你过得很委屈。再见。

============================分割线===========================

Google+:为什么每次吐槽在线产品非得拉我当炮灰?没有真的这么差吧!凸(T皿T#)

13 thoughts on “ifttt 的一年,梦想与现实”

    1. 大部分理念超前的东西下场似乎都不是很理想……但坚持下来的都会成为神一般的存在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