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样逃不掉的开学

昨天下午坐在校园里复习。

厚厚地堆起来的云团,时不时地挡住阳光。阳光隐去,预报着降温的西风一路凉到心坎里;日头出来,登时又有一股暖意顺着脊梁淌下来,不由得打个寒颤,就里里外外都热乎起来了。背后草坪上那些酷似油菜花的淡紫色野花,随风送来一阵阵酷似油菜花的芳香。蓬蓬松松地刚长起透亮的新叶的树上,鸟雀百啭千鸣。远处一阵阵急促的鼓点,是开饭的啄木鸟?手机放在木桌上没一会,黑色屏幕上竟缀上了点点花粉,也不知是哪来的,是那棵开着不起眼的淡绿色的花的树,还是那些金灿灿的蒲公英?

忙着看笔记的我,心里平平静静。

假期就要结束了。

不管怎样最终是挂掉了没错的课周一就要补考,接下来的一天有新学期的课程介绍会,有些课周三就开始上了。

一个多月的假期,终究只去了卢森堡和 Saarschleife。余下的时间,大都还是和同学一起去吃小饭馆,去 Wildpark 看公鸡山羊小猪崽,去河边的游乐园荡秋千滑滑梯追逐打闹开玩笑。游乐园当然是大晚上去的,我们这几个叔叔阿姨不欺负小朋友和他们抢啦。

市区的集市还是没有去赶过。博物馆还是没有进去看。走过的小巷子只多了一条。出名的几处公园也还只是听说的几个名字而已。整整一个月里,连住处和学校之间的这片树林都没有走过一趟,虽然无数次从公交车上远远看到绿意一天天浓郁起来。

按说又是浪费了大把好时光,但细细回想起来,却没有乏味的感觉,却没有悔恨的意思。总有那么一些细细小小的开心满足的事,零零碎碎地散落在这吃饭睡觉发呆偶尔学学习隔三岔五就去找同学聊聊天的日子里,这里抽出一片叶,那里绽开一朵花。

都歪了小镇这几天庆祝“Frülingsfest”(春节?),把小镇中心的停车场改成了游乐场,那些把尖叫的人们扔来扔去的电器怪物们每天玩到夜里十点。明天那场会时间不会太久,算是假期最后一天其实也不为过。看看能不能动员朋友们一起过来玩好了。

要开学了,要开学了。

One thought on “同样逃不掉的开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