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友人

放假了,放俩星期。

同学们立马回家的回家,出游的出游,跟逃难一样纷纷逃离了萨尔州。连脸书上都没动静了。

明明昨晚还和朋友们一起,从下午四点半一直玩到半夜。从商场逛到圣诞市场,从圣诞市场到酒吧。曲奇饼,鞋,圣诞树上的玻璃小饰品,烤香肠,Glühwein,啤酒,威士忌。希腊大哥坚持给我的那杯 Glühwein 付钱,俄罗斯大哥则是直接把大伙在酒吧的全部消费给包了。这开开心心晕晕乎乎的一夜,对他们中的大多数来说,可能是一段超开心假日的开始,可对我来说,却标志着从 11 月 30 号晚上一起逛圣诞市场开始的、这个学期最欢乐的一段时光就此结束了:他们重要的圣诞节和元旦对我而言从来都不重要(倒是开在圣诞节前的圣诞市场简直不能更棒),而对我来说更重要的腊八小年大年接踵而至的时候,所有人都会在忙着准备期末考试。虽然假期第二周我会一路北上到比勒费尔德和姐姐姐夫阿姨一家过元旦,但心底里还是更希望和这帮朋友们一起每天中午在食堂哀叹又一次碰到薯条和炸肉排……

算起来,从第一次进入这所学校的教室到现在,也只不过才两个月多一点而已。在国内简直可以说是有社交恐惧症的我,在这边却跟发现了另一个自己一样。趴体?参加!旅行?报名!大家今晚要去圣诞市场? I’m also in! 十月十一月掺和了三场趴体,十二月去参观了特里尔和海德堡。海德堡固然的确美丽,但最要好的几个朋友偏偏没去,整场旅行都黯淡了好多。

最要好的几个朋友,多么美好的字眼!自己都没想到,在这边能遇到一群这么不错的人。

这位来自天津的大哥,是直到开学那天早上才真正有联系的。那天早上推门进系楼,他正在端着咖啡和一圈老外同学谈笑风生,一口流利的美式英语。本以为这个对同届两个中国学生一直保持隐藏属性的神秘人物会是个很傲气讨厌的家伙,结果却是已在西方世界摸爬滚打好几年、亲切和气爱帮忙的老大哥。因为在美国呆过好几年并且生活也已经部分美国化,我经常说他是个 American-Chinese,虽然他似乎并不真正喜欢美国。

这位越看越像《进击的巨人》里有棱有角的铠巨人的魁梧荷兰小伙,因为开学第一周时就坐在我旁边,所以是我第一个记住名字的老外同学。那场在我过来之后不久就开启了我社交属性的趴体,正是他要换住处的时候举办的。虽然人高马大,但年龄却只有二十一岁。能认识好几个朋友其实都是他的功劳,对此我非常感激。

第二个记住的名字应该就是俄罗斯大哥的了吧。大概也是因为最开始坐在离我不远的地方?大概还因为是俄罗斯人?超帅超平和超擅长突然讲个笑话简直是近乎完美的好男人,只可惜后来自曝右手无名指上的戒指的确是婚戒让人有种偶像崩塌的感觉。(咦?)似乎对酒精饮料有执着的爱好,至少从大家喜欢和他开的玩笑里是这样的。

不久前才刚告诉我们名字含义是“甜蜜的朋友”的印度姑娘本科也是计算机科学,但编程能力完全不是某个外语学校出来的能比的……班里为数不多的 Dudweiler 村民之一,和活泼开朗的性格相伴的是较快的语速,直到现在和她聊天都还不得不时常来句“Sorry?”俄罗斯大哥昨晚在酒吧聊天时说刚开学时完全听不懂这位姑娘(还有我)的英语……

编程能力可能是本届最强的是伊朗大哥,一个有很强上进心而不尖锐的人。已经完全记不起是怎么认识的了,大概只是因为经常一起上课一起吃饭吧。他能花上一个多小时给大伙讲一个复杂到只有他理解了的公式,他也创立了一个如今我们讨论作业和聊闲天的秘密俱乐部一样的脸书聊天室。遗憾的是他已经决定抓住一个提供给 Erasmus 学生的奖学金机会,明年秋天开始他就要去荷兰了。

还有两个希腊同学,大家一开始都以为是男女朋友来着。我和天津大哥私下聊天时一致认为他俩是班里男生和女生中最标致的。干脆利索的姑娘和温柔和善的大哥在上课时也差不多能算是听讲最认真的。很神奇的是我还能很清楚地记得我和他们第一次打交道的情景:第一周的周三或周四中午,我跟着荷兰小伙在拥挤的食堂里发现了他们两个对面的空座位。希腊大哥说,”I think we haven’t talked before, right? I’m □□□” 我在自报姓名时,心里还在念叨着“呃老天又一个听起来和这些那些没区别的名字这可怎么记啊!是叫什么来着?并且他为什么要戴着一个耳环啊看起来像是坏人哎!”姑娘自我介绍的时候,我也是完全没能记住任何信息。那顿午饭是现在看来很罕见的意大利面。那顿饭的大部分时间都只是在听荷兰小伙和他们两个聊天,我那时的口语和听力大概真的比现在还要糟糕很多。

才过了两个多月,我就已经和这群本来有隐藏属性的、高大的、好可惜是已婚的、很难全都听懂的、忘了怎么认识的、最标致×2最认真×2的同学们参加过趴体,下过饭馆,进过酒吧,去过 Trier 和 Heidelberg,逛过几次圣诞市场,在学生休息室讨论到深夜过,更无数次地在食堂吐槽过薯条、炸肉排和各自国家的方方面面了。我是漂流到陌生水域的一叶浮萍,稀里糊涂地发现这片水面上刚有几棵同样新来的浮萍聚到了一起,幸好自己竟是其中之一。好开心,好安心。

特别是前些日子希腊大哥对俄罗斯大哥和我说,自己住略显孤单,但愿以后我们能搬到一个地方住的时候,我真是超感动!我也想搬到朋友多的地方去啊我也想真的!昨晚俄罗斯大哥也说周末自己在家喝啤酒很无聊呢~

从十一月初开始,我就已经觉得欢度周末是一件很无聊的事了。虽然能熬个夜然后一觉睡到大中午,但毕竟基本见不到这帮人。现在半路杀出个假期,这下可好整整半个月都见不到,能开心起来才有鬼咯!

还好还好,再过十几二十天,到了得拼上命好好复习的时候,大家可能会经常在一起奋战到半夜吧~

一下子连功课都美好起来了~

21.12.2013

2 thoughts on “国际友人”

    1. 哈,以我的能力,大概这个规模的朋友数量已经接近极限了,保持住我就满足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