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草木的愿望

一个多星期前拍星轨,ISO 值定在 125。拍了六张,总曝光时间几乎正好一小时,合起来之后很意外地没有很漂亮:好多星星看起来都太黯淡了一些,比上一次拍时的逊色很多。去查了一下那次的 ISO,400 ……电池已经不够再曝光一整个小时,于是准备改天再试一次。

谁知从八月的最后一天至今,天空一直是一副“滚开,烦着呢”的嘴脸。一个能看星星的晚上都没有。看天气预报,最近十天里应该也不会有。这毫不含糊的秋季天气!怪不得德国人有严谨的名声,看来是自然条件决定的民族性格。

然而我不是德国人,他们的严谨也和我无关。事实上,上边的这么一堆和题目没有一毛钱的关系。这还不够,下面还会有大量跑题。真不严谨,真任性,真棒。

一连几日没出门,本就不灵的头脑更钝了。本想等到稍晚时各家点亮灯火时在附近逛逛,但公寓里的阿三邻居超大声地放蹦到不行的印度歌,还五音不全地跟着唱,扰得实在心烦,干脆天色还亮时就出门了。

Dudweiler 的主干道上也和市区一样,几乎每根路灯柱子上都是各个党派的竞选海报。很出奇地,还有不少海盗党的,虽然比几个大党的海报们小了一号。自民党的海报超可口的样子,多看了一眼,心情不错。又不是什么激进党派,头儿又这么好看,真想把票投给他们。就是这么肤浅,哼!反正也没投票权。

从主干道拐出去,尽量挑自己没有走过的路逛下去。三转两转,树林就在不远处,已经到了镇子的边界了。虽然从没来过这一带,但有一股不会走丢的自信,径自往前逛去了。土路两遍似乎是一块一块的小牧场,木头桩子之间三四道铁丝大概就是围栏。很好奇这些铁丝有没有电,却也只是好奇,没有去碰。一块空地上,几匹马站在远处,悠闲地甩着奶油色的尾巴在吃草。它们的尾巴和鬃毛真是好生漂亮,多看了几眼,心情不错。

林地边缘的岔路一个又一个,我不会走丢的自信依然满满。果然,不多时,拐到一条曾经走过一次的道上了。那次都快天黑了,这次离天黑还早呢。沿着这条路走不远就能回到镇子里了。

上次在这条路上尽早拐到了镇子里的路上。这次准备沿着这条土路多走一段。很庆幸做了这样一个决定。

路一侧的人家院子里,一只黄色的猫趴在树下的草地上。路的另一侧,是一座培育花苗的苗圃。有几间大棚,那里的幼苗都直接养在花盆里,架在桌子一样的矮架子上。培育的似乎不是什么娇贵的花苗,这些大棚都两头通透,被我这个路过的路人看得一清二楚。大概它们现在唯一的作用就是挡雨。还有一些幼苗直接在大棚外边的架子上。还有直接种在一方一方的地里的。远处有些长得比较大的花苗,跟小花园一样。有好几处,花田旁边摆着三两个黄澄澄的圆南瓜做点缀,煞是好看。和我相隔两步,低矮的铁丝栅栏另一侧,几圈橡皮管,一端接着水管,另一端是个铁制的莲蓬头。而这稍微调高一点就能跃过的铁丝栅栏也更像是装饰而已,离水管不远的地方就大大咧咧地敞开了一个一米来宽的口,还以为是一扇开着的院门来着,仔细瞅瞅,哪有门的影子。有点想踱将进去仔细看看养的都是什么花,但私闯进去总是不好的,万一被主人遇见更不免会费一番口舌,还是只沿着路看看就好了吧。

苗圃旁边的一排房间应该是仓库和车库,里边停着的几辆农用车里有一台拖拉机,鲜艳的颜色,大到卡通化的轮子,整个像是放大了的玩具。这排房间前边也还停着一台小挖斗机和几辆小卡车。有一辆小卡车已经显得破旧了。小挖斗机的挖斗的齿上沾着泥土,却不妨碍它们闪闪亮亮。白色的厢式小卡车应该是跑业务的,车厢上有 logo 和名号,还有他们的标语,送给好人的好花。

若是有贼心,想要开走一辆车,再捎带上一车花苗,应该是很简单的。可是这个花圃的经营者似乎完全没有防备的意思。隔路相望的,是坐落在镇子最最边缘的、同属这座苗圃的一栋小楼,竟然还在外边贴牌好心指出厕所的方向,就跟经常有内急的不速之客到访求方便似的。真是可爱的人呢。

经过这座苗圃时,我的心中充满欢喜。有些像回老家的感觉,却不仅于此。我不禁想象自己在这里干活:用那个铁莲蓬头浇花,开着那个玩具一样的拖拉机把花苗和肥料搬来运去,或者用那台挖斗机看起来很赞的挖斗挖个土坑什么的。

我知道花农毕竟属于农民的一种,而农民从来都不是一个轻快的职业;我这种没有经验更没有力气的家伙肯定会分分钟被累趴。可我依然对这一职业心生向往。不是今天一时任性的想法,而是由来已久了。当个花农,或者园丁,或者植物园看大门的,或者守林人,都不错啊。

会很累,会没有高工资,但也依然会更开心吧。

倒是对计算机科学的任何分支,我在这七八年里,到底有没有动过真心?为什么有人喜欢读论文啃公式编代码调程序,我真心不懂啊。倒是差不多能理解一些人的婚姻了。(笑)

毕竟是农家出来的孩子,被几乎所有人认为会在办公室里讨生活时,最憧憬的职业却是给草木当保姆。

一边是没什么投简历的热情,一边是绝大多数简历投出去就杳无音信,这不知猴年马月才能找到一份工作。找到的话,也必定是少不了啃公式编代码调程序的无聊活计,说不定还少不了读论文。就算踩了狗屎运在这边找到工作的话,拿到永久居留许可又要好多年。不过正好可以攒攒钱。在那之后会怎样呢?会不会甩开填满代码的荧光屏,撸起袖子去学着当个全职农夫?

谁知道呢。毕竟还有那么多、那么多年。而人的心境转变,可以是很快的。等到了那个时候,再做决定呗。


一通胡思乱想,记在这里。其实在一行里干上七八年,又是三十好几岁的年纪,工作和生活应该都趋于稳定了。这时再想灰领变蓝领,没有熊心豹子胆 足够的魄力会异常困难吧。不过没事想想自己的人生目标应该没什么坏处,至少比看一眼海报就要把自己不存在的选票投给帅大叔的政党的大龄花痴来得有意义一些……吧?

快要打完收工的时候天上那么多云团竟然几乎全都不见了,只有一层极薄的卷层云在月亮周围稍微晕染开一圈光。然而那一点高层云本来就已经能遮挡一些星星,那轮凸月又把整个夜空照得亮堂堂,结果照样看不到多少星,遑论拍照……大不了明年春天再拍啦,有月亮可看也不错,赏赏月色洗洗睡去,掰掰! (╯°□°)╯︵ ┻━┻

5 thoughts on “关于草木的愿望”

    1. 你低估了我懒的程度:掏手机开地图定位找路线太麻烦了,万一走丢了的话肯定是先到处瞎撞到快天黑时再说 😀

  1. 嗯 这几天月亮好大,还是拍月吧 😀

    自上月下旬以来,上海也是要么空气不好,要么月亮太亮,没碰到个适合拍星的时间

    1. 能在秋天连续好几天看到月亮的好孩子们且看且珍惜,身处秋冬季节一阴天就阴半年的苦逼表示羡慕。

      上海这种大都市的光污染本身就会让人很难看到多少星星了吧,这锅不能只让空气质量背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