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2013

回家正好四个星期了,七月已近尾声。

四年前的七月,一张北京外国语工地大学的录取通知书让我用整个假期纠结要不要去。

三年前的七月,一个 WordPress 博客在我手里搭了起来。

两年前的七月,军训之后是驾照的路考。

一年前的七月,托了第三次福之后就等着德语课开课的消息了,虽然等到的是延期。

又是一个七月,如今的身份成了北外毕业生,最初的 ivies.im 域名已于这个月开始无法访问,复习学过的德语的计划拖延到今天也还没开始执行。倒是开车技术仍然近乎于零。

公证了毕业证、学位证和成绩单,但终究没来得及申请快截止时才想起来的斯图加特大学;萨尔大学的计算机科学申请至今没动静,看来也黄了。我似乎肯定会去学计算语言学,这门被我的论文指导老师说“很难”的学科了。

这个月过半的时候才开始认真准备递交签证的材料,稀里糊涂地带上了所有的语言证书,学校寄来的录取材料反倒只带了一张有签名的。结果语言证明只要托福成绩单,录取材料里却少了在另一张带签名材料里的地址信息。虽然最后签证处提供了补救措施,但退材料的担忧已经挥之不去。

22 号周一早上再次进京并递签,得知周三早上采集指纹之后立马回火车站,拿已经用过一次的毕业生火车票优惠证明买了返程票。大四阶段的学生票张数绝对大于四了。在帝都的三天,承蒙大学期间的各位朋友接待和照顾。没能见到所有在帝都的朋友们,略有遗憾。采集指纹前一晚莫名亢奋没睡好,周三晚上早早到了车站,第一个冲到硬座改硬卧登记本那里登记,又守在乘务员室门口两个小时,终于得到了一个加 74 元升级的机会,一觉到天明。

递签时和周围的人的聊天给了我买机票的勇气,从帝都回来之后买下了十月八号上午帝都直飞法兰克福的汉莎学生票。然而同行的同学想就近出发,于是由他改成了当天晚上青岛起飞的票。一路空中俯瞰亚欧风光,就这样变成了一路空中仰视满天繁星。两年之后的返程,因为方向的原因也不可能全程白天,就只能等毕业之后看还有没有机会了。

票一到手,就觉得留在家里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自觉越来越无法融入家乡的社会环境的我,再过短短的两个月,就要离开两年了。两年之后的七月到来时我将在哪里,两年之后的七月过去后我会往哪去?

现在怎么可能知道嘛。

所以还是实际一点,先期待一下八月里会发生什么好了~

One thought on “七月,2013”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