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处为家

我这个反应慢的家伙,遇到剧变时很容易愣头愣脑,觉得没有实感。几乎一整年前交上毕业论文时就差不多是这种状态。几乎一整年后,突然之间莫名其妙就捡到一份其实还算不错的工作的时候,又是这种状态。

一月二号中午,那个人(嗯,就是那个人)在 WhatsApp 上冒出来说有个中介在 LinkedIn 上管他要推荐,问我要不要试试联系一下他看看。联系上了,对方不仅给人一种自己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的印象,用的电话也是通话质量奇差,最后直接中途断掉了。我跟朋友们说,好久没遇到过这么差劲到好笑的中介了,怎么这种人都有工作,我就横竖找不到。

我以为这段小插曲就此告一段落了。

然而长话短说,最不靠谱的这个中介竟然导致了十号下午的一场 Skype 面试,虽然感觉像往常一样搞砸了,然而今天就接到消息说对方想让我尽早加入了。

所谓“尽早”,具体来说,是一个半星期之后的 22 号就想让我去上班了。

可是签合同不需要时间么。拿到合同之后还要去外管局预约时间解冻我用于找工作居留许可的银行账户并且了解一下转成工作居留许可甚至蓝卡的流程,还要去把医疗保险换回公共保险,也都要需要时间。更何况,工作地点,是在慕尼黑旁边——做梦也没想到要在这个极难找房的地区找房,更没想到时间只有一个星期而已。

可是自己哪有讨价还价的资本呢?这么多个月里出现的唯一一次机会呢。如某外语院校的校歌所唱,人民需要我们到哪里,我们就到哪里。从了吧,不得不啊。

于是,比闪电落地还突然地,就要离开萨尔州了。去慕尼黑和慕尼黑机场之间的一座小镇。

可是,可是,可是我在这里四年多了啊。可是可是,这里是我的家啊。

结果没有喜悦,心里空落落的,回响着的是害怕,是悲伤。

我熟悉和喜爱着的学校、城镇和森林都在这里。我的一些朋友们在这里,另一些朋友们留下的记忆也在这里。二十几岁的青春年华里最好的几年,我也给了这里。这个小得在地图上几乎找不着的地方,这个在钢铁行业已经明日黄花的今天几乎一无所长的地方,这个可以坐着全州唯一一条城市轻轨直接出国的地方,是我心之所系的地方。怎么怎么几乎没有任何警告和预备,就要和这个地方告别了呢?如果侥幸能抓到一两个看房的机会,还要早些过去那边,留给这里的连十天都没有了。

那边的工作,能持续多久呢?固定期一年的合同,有多大的可能续签?这一份工作,有多大的可能在两个星期之内就彻底搞砸、被炒鱿鱼?慕尼黑地区租金高到天上去的那些房子里,哪间会成为我的下一个栖身之所?遥望阿尔卑斯山脉的巴伐利亚,几时才能被我称作“家”?

虽然和萨尔的道别无可避免,可是生活,你明明可以不要那么残忍地打人一个措手不及的。

2 thoughts on “何处为家”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