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bensmittel Punkt

在下班途中的地铁上读昨天下午买的这本 Call Me by Your Name,主人公的小心思都似曾相识。

蓦然放下手机(近来发现了 Kindle 的好,不过想等 PaperWhite 或者 Voyage 出新款),望着还没进入市区的地铁窗外的原野。

我是什么时候、怎样喜欢上曾经的那个人的呢?

不记得自己在这里有过记录,回看 2013 年底到 2014 年初的存档,在 2013 年终总结里只不痛不痒地提了一句“超出了友情范围的,大概要归类到更深厚的友情里?”可写下那句的时候,其实早已心知肚明。

依然记得,在那之前几乎三个月的、入学时的欢迎会上,我们第一次交谈时,我就在心里想着,能和这个人成为朋友就好了。

现在读着的这本书,又让我想起了当年那些甜到让人生虫牙的心心念念。

那些让自己又喜又恨的感觉,会不会再来呢?

啊哈,又一个自己恐怕已经有答案了的问句!

是谁今天早上心神不宁地等着对方在办公室里出现,是谁今天傍晚在窗边瞅着对方在办公楼下卷烟,是谁自作多情地觉得对方今天的毛衣和牛仔裤装扮是因为自己周五晚上在对方家里开的整天穿西装上班的玩笑?

当然是自作多情了,穿便装大概只是因为对方周末玩得有点过头了吧。

并且那晚我自己简直是个能让人无聊死的家伙……虽然一直都是

把听到的 Lebensmittelpunkt (Lebens|mittelpunkt,生活的中心) 理解成 Lebensmittel|punkt 然后纳闷 grocery point 是个什么鬼这样的小插曲,一直记着、不时拿出来乐一乐就好了。

喜欢上一个人,原来这么容易。只消带我去经历些出格的小冒险,就已经够了。

小冒险

被问除了想 high 一把以外还有什么疯狂的事情想去做,我说我想去观鲸,想去冰岛看黑色的沙滩,想亲眼见到日全食,剩下的就没什么稀奇的梦想了。哦,大概还要加上一条 get laid。

为什么要和同事说最后一条啊这张贱嘴! (╯°□°)╯︵ ┻━┻

肯定是啤酒、烟草和大麻惹的祸!

嗯,没错,大麻抽出感觉来的愿望算是实现了。有那么几分钟没来由地想笑,可是总体感觉和醉酒没什么大区别嘛……倒是恶心得不得了,甚至不怎么敢转头;嘴里十分干渴,但不敢继续喝啤酒。总之没有体会到别人所说的轻松愉快的感觉,反而在一直担心恶心感失控的话会有灾难性后果。恐怕得是多少会抽烟的人才能 high 起来吧,体验不到虽然多少有些遗憾,但还是算了。

《Lebensmittel Punkt》上有4条评论

      1. 我昨天突然想起这个词,就自己查了一下,得知含义后却死活想不起来在哪里问了谁。到朋友圈里一阵乱翻,毫无所获,原来在这里[捂脸]

        话说北京瘫就是像北京人一样瘫倒的意思,不好好坐,而是半坐半躺的状态。

        1. 哈哈哈哈哈无法想象在朋友圈里谈这种事(然而跟同事说完之后还要跑到博客上说又算哪样

          整天在家半坐半躺半瘫着,没有必要把这种事列入我的 to-do list 里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