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王汉三又回来了

霍格沃茨的每个学院都有一个学院幽灵。我觉得我大概算是我们系的幽灵了。日复一日,游荡在 C7.1 二楼深夜无人的走廊里。

虽然说是在“做论文”,每天真正在做论文的时间也没有几个小时就是了。

但当一件事持续不断地在每天的生活中都占有不大不小的一席之地的时候,不知不觉之间,它就成了生活本身的一部分。

交论文的前一天,我跟一个朋友说,我以为我的论文会像真爱、像婚姻:你以为它会持续到永远,但其实并不是——它现在就要在你眼前终结了。这感觉很怪,完全不像是真的。

大概因为真爱不存在,所以硕士论文也必须要有截止的一天吧。(严肃脸)

9 号凌晨两三点钟吞下了最后一个咖啡因胶囊,点灯熬油憋出了半页致谢,塞在摘要和目录之间。挂着两坨黑眼圈,一早去图书馆打印装订了四份,封底选了温暖的奶油色卡纸。趁着考试办公室秘书还没下班,交上了。

两天过去,还是没有“不用做论文了”的实感。

还有答辩要准备,还要找工作什么的,似乎也不用立刻把办公室的钥匙交回去。

应该还是会每天过了午饭时间才过去打开办公室的门,先给毛毡苔浇好水,再坐下来,浪费掉宝贵的一天吧。等到夜深,或者急匆匆去赶末班公交车,或者戴着耳机听着歌、花上半个多小时一路逛回家去。

但这一已经是加长版的篇章,已经到了收尾的地方。

在三年多的时间里,光是自己的住处就有三个;而这所学校,这个系,一直都在这里。在德国这几年的所有一切,好也好,坏也罢,细细追溯起来,都是从这里起源。

用不了太久,就要离开了呢。

在那么久之后,也要离开了呢。

嘛,没了“哎呀但我还要忙着做论文啊”的借口,至少能坐下来,把这几个月拖下来的日志,好好写一写了。

《我王汉三又回来了》有5个想法

  1. 为什么以前的文章不能评论呢?

    话说对于留学生找工作来说,工签真的是个大问题。我在日本也是如此,如果不是专业或者国籍相关,很可能批不下来。无法为所欲为啦。

    1. 因为前段时间看了一下极少有旧文章下的评论,就索性设置成了关闭发布超过四周的文章的评论了。不然每次进后台一堆待审的垃圾评论看着头大 😛
      工作嘛……作为老外在人屋檐下,老老实实低着头就是了(默

  2. “大概因为真爱不存在,所以硕士论文也必须要有截止的一天吧。”把截稿日能说得这么文艺的。老太太摔地上了我都不扶,就服你。

    1. 不要总盯着划掉的部分看,划掉了的怎么可能是重点 😛

      1. 有一种叫做此地无银般的显眼。

        话说我认识一个弟弟正在德国读大学。←硬聊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