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的饺子

晚上九点多钟,决定去包饺子。把大年夜直接略过,果然没那么容易。

胡萝卜牛肉馅,两小锅煮了二十多个,完工已过十一点。趁热先吃了俩。

年味,原是如此简简单单地就能尝到的。单靠两口喷香的饺子,有关过年的种种感觉就满满当当地充溢开来。泪水滚落。

过年了。

过年,对我、对我家而言,再也不会是以前那样。在七个小时之前,在万里之外,老家里热腾腾的饺子出锅、盛满一盘又一盘的时候,气氛恐怕也是凝重的吧。

上次从家里带了先父的一枚名章回来,如今正好用上。摆个简陋的小供桌,把它放在那里,就当是牌位。没有香,倒还有两盏小蜡烛,点亮一盏,不用多久,屋里就会盈着蜂蜡温润的蜜甜。

自己的饺子也已经凉透,坐在桌子对面,给自己倒点酒,终于吃起来,正儿八经的一顿年夜饭。说是自己也好,说是爷俩一块也好。

鼻子完全堵了,尝到的滋味也就减去了大半。可惜了这盘迄今为止我包出的最香的饺子。

一个日子,一旦被人赋予节庆的意义,便成了一些情绪的出口。没有略过,也好

大年初一下午的大风把漫天雨点纷杂的铁青刮成一片古旧的金褐色,一转眼又是整片湛蓝的晴空。下午五点多钟的日头还在亮堂堂地西照着,天的确又慢慢长了。

2 thoughts on “过年的饺子”

    1. 哈哈,你们那边的什么重要节日应该都离不开火锅吧,热热腾腾的也蛮好啊~
      等等,火锅煮饺子怎么样?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