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过了最漂亮的猫头鹰

终究没有收到来自萨尔的第二封录取信。作为实质上的最后一次申请的那次尝试,不想竟就这样杳无音信。

写完拖了好几天的学生宿舍申请准备睡觉时,突然意识到,之所以连一封拒信都没给,恐怕是因为我的这次申请终究没有完成。秦老师为我发了三次的推荐信,到最后也没有被上传到申请系统里。

没错,发了三次。从四月二号准备发第一封信,到五月三十号发出第三封信,我等了接近两个月,中间邮件联系过学校,给那边的四个邮箱地址发送推荐信发到秦老师都要比我更崩溃了。

我是一个自己能做成的事情不想让别人帮忙的人。然而在申请学校的过程中,我无数次地腆着脸,在没有赶上写论文进度的情况下去向作为我的指导老师的秦老师要推荐信。三番五次地麻烦她,我的心里已经很过意不去了。于是在要了两次推荐信又等了一个多月的时候,在我发邮件问萨尔大学的计算机系到底出了什么问题的时候,我就决定,如果还要我发一次的话,那这就是最后一次了。

秦老师依旧耐心帮了我这一把。但已经对这次申请失去耐心的我,在当天晚上把网申系统的链接从收藏夹里清了出去。谁要再每天跟受虐狂一样专门去看那句 “to be uploaded by your reference” 啊,去死吧。

然后就是理所当然地,跟当初盼着那句 “to be uploaded by your reference” 也变成和另一个推荐信状态相同的 “uploaded by the administrator” 一样地盼着坏消息或好消息。一直盼到今天凌晨才发觉,最终竟还是没能让材料齐全的这个申请,真的去死了。

全德国排名第三的计算机科学专业,掰掰。

尽吾志也而不能至者,可以无悔矣。

但,吾志果真已尽吗?

说不定六月中旬时再多发一封邮件质问一下,就还有峰回路转的机会。

我却完全错过了这机会,以后也没可能补救了。仔细品味,已经有“于人为可讥,而在己为有悔”的味道了。

准备留学的故事,已经接近尾声。故事的主角应该会顺利地到那个遥远的欧洲国家,到那座边境上的小城,到那所用猫头鹰作为校徽的学校。由于可能包含最后一个转折点的“第二封信”一章已取消,这个故事的结局也已基本确定:去学习那个曾经最为期盼、现在却感到惶恐不安的专业。

可能也算是个不错的结局吧。只是,错过了萨尔大学最好的一面的惆怅,不知还会在心里徘徊多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