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2012

又是一个12月31日。感慨时间飞逝,然而回头一看,诶原来这些事还是今年的啊,感觉过去好久了。

年年岁岁感慨相似,岁岁年年事件不同。最无聊最俗气的年终总结就是这篇了。

5-6-10-5-6-10-5-5-5-5-5-5,这串数是我今年每个月的日志数。为了保持漂亮的周期性,惯常的一些鸡毛蒜皮狗屎猫尿的小事就忍住没写了,还有一两篇发出去又删掉的。今年早期发出一篇情绪略失控的文章后本想删掉,但看着下面已经有留言了又不忍,设置成了不可见的私有文章。七十三篇日志串起了 2012 年的所做和所想。

抛开这些日志,刻在脑子里的是哪些呢?

托了三次福,一月14日,五月12日,七月14日。89, 90, 101。第一次基本裸考,进考场之前连流程都没怎么搞清;第二次睡糊了脑子,出考场之前就知道毁了(没想到比第一次还高了一分);第三次人品爆棚,如今记忆尤深的是那天中午出来开着老爹的车和老爹一块去了奶奶家。托福算是今年上半段的主旋律吧,其他的事情,除了堂哥结婚,似乎就没什么特别的了。夏天去刷六级的分,结果只考了 515,生怕再刷会跌破五百,自此收手。

八月份回到帝都实习,提到这段时间,首先浮现在脑中的是某个雨天在 Wi-Fi 信号满格的机房门外撑着伞,用 Skype 送的两个月免费全球通话和家里煲电话粥。那段时间真是打了不少电话呢。博哥开始了在帝都的工作,我既羡慕又感慨地看着曾经的同窗如今远远地跑在我的前面。

当晚上不再热得睡不着觉,当熟悉的窗口通通变了模样的餐厅地下一层重新开张,当操场终于翻修完毕,我的学生证上的注册章就盖到了第四学年。开始准备 APS 需要的材料了。除去和各处老师各种文件打的交道,这个夏末的记忆里还残留着一段短暂的年轻帝都的影像,热闹的酒吧,新奇的餐馆,晚上走过的一条从未走过的街道。虽然美好但不会再有,却也无留恋。

APS 的面谈和歌德学院的课程一先一后双双到来,伴随着日复一日的降温。如果八月底的那期德语课程开起来了的话,现在我应该在 B1 的尾巴上准备初级德语考试了吧,考完还能回家过个还算完整的寒假。然而命运,总是喜欢留一些遗憾的。

在歌德学院已经接近两个月,算是今年,乃至近年来最充实的一段时间。很累,很困,很纠结,很开心。A2 级别的第一单元今天结束了,又发了一份没有五个小时休想做完的拿来造句的单词表。

已经在申请学校,准备今晚爆肝写完 Statement of Interest,完成第一份申请。

至于未来,我还是很害怕的。前方还看不到任何路标,可能根本就不会有那种东西。对学业(以及还会不会有学业),对生活,对后面无数个要在思维混乱的渴睡状态下做出的决定命运的选择,要用什么表情何种姿势迎接,我不知道。

十月8日,农历八月廿三,早上,小侄女平安诞生,大喜。十一月25日,晚上,在熙熙攘攘的后海边上,舅舅告诉我大表哥的病情,大悲。十二月11日,下午,突然接到表哥的电话,一个多小时后竟已和他以及舅舅在这异乡一起吃晚饭了,自己都不清楚是怎样一种酸酸甜甜的心情。对于从明天开始的 365 天里可能会有的大喜和大悲,要用什么表情何种姿势迎接,我也不知道。

四年多以前的我很喜欢一句话,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敲着这篇文章,心底一阵风吹过,这句话竟又从尘土下显露出来。

又是一本新的年历即将翻开。生活啊,只要还能继续下去,

 

元旦快乐!

11 thoughts on “我的2012”

    1. 你那里大部分都是谈技术,定位不一样嘛(一年七十多篇技术文得是什么级别的啊!
      是啊,虽然不知最后会怎样,但至少现在正被这东西折腾得半死 为这个目标忙活呢……

  1. 我们都在不知不觉中已被时间推着向前走,这不是在静止火车里与相邻列车交错时仿佛自己在前进的错觉,而是真实的在过日子。

    新年快乐,我是勺子,是从河石子那过来的。

    1. 只要我们不想,没有什么推着我们往前走。时间从来都是自顾自的,连我们的生死都不会让它停住多看一眼。之所以忙忙碌碌,还是因为在这一天天的日子里,有放不下的梦想啊。
      共同努力吧~

        1. 没压力就没动力,至少对我来说这是大实话。
          不管结果怎样,回想起来不后悔就好了

  2. 知道大家都开始写总结了,串门~
    你这一年过得好充实。。。托三次福好厉害,成绩挺好啦(裸考托福70分的掩面路过)
    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挺好的话
    一三再见

    1. 欢迎串门~
      其实也没有多充实啦,最后这两个月才忙活起来的。
      今年大家一起加油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