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零一夜

算起来,这是我用 twitter 的第一千零一个晚上。

发布于2009年11月17号下午的第一条推文已经忘了是什么内容(不会是“Hello, World!”或者是“Hello, Twitter!”吧!),两年多过去,推文已经有近 7100 条,总共 36 万 6 千多字。

刚接触 twitter 时,还想着能接触外面的世界,也能把自己身边的一切展现给外面的世界。于是 follow 的都是一些大人物和组织的帐号,也没有几个 followers。那时的我还在一厢情愿地用英文向一片虚无介绍着身边的琐事和我的看法。记得那时那个毛头小伙子当时的中文推里有相当一部分语气很冲的、粪青+美狗风格的东西。可惜没那个精力把时间线拽到底,否则会删推删到自然醒 手抽筋呢~

后来有了自己的独立博客,有了博客圈里的熟人,于是时间线上开始出现了更多平常人的生活碎片。而对于社会新闻,尤其是社会黑暗面的新闻的兴趣在逐渐衰减,自然而然的,也就越来越少地贴对于那些事的看法了。人变得越来越安于现状,贴出来的内容也变得越来越轻松随和,或者说,越来越鸡毛蒜皮了。

应该是去年的上半年,先后有几个帐号出现在了 follower 列表里,看他们的用户资料,发现竟是贵校校友。至今不知道我是怎么被找到的,难不成是因为我经常吐槽和臭骂贵校?突然之间,这个坐落在长城之外的世外桃源,虚拟的我的最重要的藏身之所之一,突然之间和现实世界有了交集。当时心里还有些惴惴不安,难道贵校也有网监,盯上我这个不和谐分子了?要不要把这些家伙都B掉啊?偷偷瞧了很久他们的时间线以及对我的动作,看起来实在不像坏蛋,并且的确也都蛮有意思,这才反过来 follow 上了。当时怎么会想到,现在在 twitter 上和人瞎扯,大部分都是和已为人 师的谢学长,又怎么会想到,那时整天和谢学长公开插科打诨的龚学长,成了第一个我亲眼见到的线上朋友。可惜只匆匆见过一面,还是黑乎乎的晚上,没看清……

另外,之所以有现在的这部 Defy,最大的原因,一个是愤怒鸟,一个是 4sq,还有一个就是 twitter 了。前两个只是引诱我去买 Android,第三个就直接勾我去买摩托罗拉了。MotoBlur 的特殊功效嘛。

这一千零一天,不长也不短。这段时间里,在这个平台上,一个不同于现实世界的我,甚至和网络空间的其他区域中的我也略有区别的人格逐渐成形。在这里,我在这个化身之中,讲我的故事,说我的感受,也瞥见了许多只有在这里才能瞥见的别人的生活。也是在这里,实体的我也在它的影响下逐渐成长起来。闲言碎语、嬉笑怒骂组成的这个无论如何都翻不到尽头的页面,这个时不时就有新的碎片降落到顶部的页面,是一个没有头也没有尾的、充满魔力五彩缤纷的、既是长篇也是短篇的故事,已经到了第一千零一夜,但还看不到它的结尾。甚至连后续的发展都无法预测。

每一天,我都在写它,它也在写我。

每一天,我们都在写它,它也在写着我们。

8 thoughts on “一千零一夜”

    1. 但一番周折也就是第一次要上时要费一些,找到路就行了……并且爱用的话就不会怕麻烦啦~

    1. 不是“说一日为师终生为父”么~所以本来就已经是一大群少男少女的父亲了呀(唬烂ing(欠揍MAX状态
      再说不是被划掉的么,一般人不会看见的啦(欠揍MAX++

    1. 即使现在开放访问也不见得在国内能很成功了,新浪微博以及人人网这些应该已经形成了足够庞大的忠实用户群和对新来者的吸引力了。
      更何况现在这些地方的粪青还不少,怎么可能会开放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