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自放不下的歉意

远在柏林的一个许久没有联系的姑娘,在 WhatsApp 上打了个招呼,问我近来如何。我假装没看见,拖了一天半的时间才做了如下回复:

Hi
I’m doing fine, thank you for asking
What can I help you with?

想让这三条回复显得更加疏远的话,大概只有规范一下标点符号这一种方法了。

却告诉我说这些天老是想到我(后来她给了我一张照片道明原因——一张我已经完全忘了附在什么上的字条),想对她离开此地之前对我的攻击道歉。

真是个傻女人。她有什么好道歉的?让无意间被一张旧字条唤醒的愧疚推动着,给一个理应不愿联系的人发信息。当年明明可以理解的举动,反倒成了一直背着的负担。

我没说接受,也没说拒绝,只是给了她一个“没有必要感到歉意”的答复。毕竟不管她再怎么真实地有罪恶感,对于我而言,这感受都压根不该存在——连存在都不应该的东西,谈何接受或者拒绝?

毕竟,他们算是那段狗血剧的受害一方。就算有道歉,也应该是在另一方的我做出。好比甲家曾经杀了乙家的人,从此两家结下世仇,乙家怎么会有必要对自己的恨意道歉?

但说回来,这还是在事实上拒绝了那份歉意的。甚至更糟,我的表态本质上是在说她在自作多情、给自己添堵。其实也的确如此,为她的行为自责的应该是我才对:是我把她逼到那一步的来着。

而我这边,目前看来依然没有向他们道歉的可能。我对把他们拉到我的烂摊子里的愧疚从来没有停止过;但与此同时,我依然觉得他们是我掉进那个坑里的推手——不管他们是有心还是无意——并依然无法对此完全释怀。我不知什么时候才能跨过这道坎,甚至不知会不会有这么一天,但在那时之前,我没有办法诚挚地请求他们的原谅。

其实就算永远都不会迈出道歉那一步,对我而言,也是好的。若是这段关系修复不好,反倒能留下一个清楚的标记,警示自己放开自己的感情、放松自我的约束,能带来什么后果。


凭着这个契机,去翻了一下那段时间我们的消息记录。对我的责难有不少,大部分我认为都是有理有据的;倒是她对她和男友的辩护颇为可笑,明明在“我的眼里只有你”的热恋期,还想甩开不再在乎别的朋友的帽子,多少有种当圈圈还要立叉叉的感觉。看看,笑笑,这过眼的云烟。整个会话随手删了去。嗬,对于自己不再看重的个人历史遗物,处理起来真是越来越利索了呢。


翻看古旧的聊天记录时还留意到了一些我自己说过的话。好像以前从来没有和这次一样清楚地发觉自己的过度保护性。细细想一想,其实对待朋友时,我已经有扮演照顾对方的人的倾向;对全心全意喜欢的人情况肯定更糟,当初那个人应该是真心烦不胜烦的吧。这个被单恋的家伙真算得上惨呢哈哈哈哈哈。明明自己是一直一直都希望被照顾的个性,却总是忘掉对方作为成年人拥有的独立意志,试图去照顾别人。这是把自己的渴望硬生生地反向投射到别人身上了吧。在一般的人际交往中,这习性恐怕没多少正面价值,以后还是尽量避免才是。只是我凡事都拿捏不好度,又本来就不热衷于社交活动,这下说不定会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冷漠家伙呢。


[以下为例行跑题]

上个星期终于得到了一枚没钱 梅前州纪念币,从到德国不久就开始收集的德国联邦州纪念币系列总算是暂时集齐了(谁说每款都得有来自 ADFGJ 五个铸币厂的才算集齐的拖出去打死,谢谢)。眼看直到明年柏林纪念币发行之前都没有心心念念想要的了,就去网上看还有什么稀奇古怪的硬币可以收集。然后就发现了地球气候带系列的五枚五欧面值硬币的第一枚是今年推出的,在网上还有物美价廉保证真品的在卖。再然后今天就已经收到了。那个透光的红色塑料环简直美呆,哪天给它拍张明星照贴到 Instagram 上炫耀去~不小心掉进收集八辈子也不会在超市收银台遇到的硬币的坑了呢嗯哼~

《各自放不下的歉意》有5个想法

  1. 如果对方用中文问候你,你回英文的话,真会显得很生疏,√get到一个方法了。

    刚开始一直没看懂,最后终于明白了。不知道说啥,那就祝你平安喜乐,收集到更多喜欢的硬币吧!

    1. 然而对方就是用英文啊是个老外……竟然就这样一不小心教了别人一个刻薄透顶的方法
      _(:з」∠)_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