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什么能阻挡

2月7号,农历腊月二十七。

令人失望地,今天没有一整上午的电影看。但 A2 的结业证明是如预料的一样发下来了。歌德学院的日子已经过去了三分之二,后面只剩下五周半的上课时间。前几天 Hoffman 老师问四月份的 B2 课程有谁要报名,好几个举手的。可是我总得全心全意考虑毕业设计了呀。上课和写作业加起来,现在就已经让人无心学别的了。等到三月底,我的北京歌德学院之路就要落幕了。今天见到了明天发的 B1 级课本,没忍住,惊呼好厚。老师淡定地宽慰了一句,”nur 12 Lektionen”。

前几天在帝都听到辞灶的鞭炮声,心里空落落的。在这么大的城市里,能感受到的年味只是上下学路上看到的一家家关门的小店,一个个拖着行李箱走向地铁站的人,还有宿舍楼里八号正式封楼的通知。没有扔划炮的小孩,没有买对联的小摊,没有肉眼可见的送年的人。出国的话过年也不过如此吧。但明天晚上就要坐上归乡的火车了。搞什么啊,明明上午还要上课。这种从遥不可及的地方突然来到眼前的假期,这种没有考试作为过渡和标志的假期,也太没有真实感了。并且后天晚上就过年了?开什么玩笑!

更开玩笑的是今天浑身疼了一上午,觉得像发烧但怎么都摸不出热来,中午回来量了一下,三十七度五。薅掉了一大把头发都没找出发烧的理由,一直磨蹭到下午去校医院才在医生的提醒下想起来昨天刮了一天爽朗的风。零下十七度的时候都没发烧啊!取护照的时候等车都被冷风冻透了也没发烧啊!难道昨天只被吹了这么一小下就发烧了?明天晚上还要刷夜坐火车啊怎么能发烧呢!吃了校医院开的药,竟然觉得好起来了。既然感觉好起来了就不管三七二十五,明天该洗澡洗澡、该挤火车挤火车!穿鞋的不怕没病的,谁也别想抢了我的行李架和那个三连座靠过道的烂位置!你这低级别的小发烧算什么,休想毁了本人这本来就没啥存在感的年!

上周末博哥请客看了一场电影,挑了好久最终决定去看007。<此处略有剧透>反派的一句台词大意是凡事都会有第一次(就在闪瞎人眼的那一段),</此处略有剧透>但可知很多事情都是有了第一次就不会没有第二次。以前从来没有在腊月二十七的晚上还离家这么远。这算是第一次。后面恐怕还会有一次两次好多次,在腊月二十七的晚上还离家好远。运气好或者不好的话,明年的此时,我会离家何止千里万里。

我直到今年夏天都还一直以为,无论以后走哪条路,所有的学生都能在大四的寒假里得到一个从小年到正月十五的一个完整的年节。但如今却接受了这残缺到可怜的假日。B1 级的德语课哎,至少在三月份及以后的简历上能多出这么一项多多少少有帮助的项目了。很多年关的喜庆已被剥夺,还有很多将被剥夺,但我还是会继续走向那个那么近、那么远、那么美丽、那么狰狞的目标。在成功或失败之前,没有什么能阻挡我的尝试。

同样地,盼到月圆,盼到月残,盼了这么久最终却简简单单地就来到的回家过年的日子,又有什么能阻挡得了?

B1,我要来了。

家,我要回来了。

2 thoughts on “没有什么能阻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