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大后我就成了你

人生,终究是一代一代的轮回。

过来吃个饭

晚上煮上米饭,猛然想起昨天聊到过“可以一块吃饭”之类的话题。于是跑去网上问要不要过来我这边吃晚饭。

两个很痛快地答应过来吃饭,还有一个刚刚吃完饭的表示可以过来喝茶聊天。

真糟糕,只煮了一顿半的单人份米饭。虽然我自己冰箱里还藏着山东大煎饼就是了。赶紧让已经过来等着开饭的告诉还没从家里出发的带点面包过来。

等到烧好鸡蛋汤,两个小菜都已经要凉了。

我这三脚猫的工夫,被这些恐怕从没吃过真正好吃的中餐的家伙们表扬了呢。

前几天买来一瓶伏特加,准备零碎着喝半瓶,剩下半瓶拿来泡桂花。吃饭的吃完饭,喝茶的喝完茶,想让俄罗斯大哥帮忙品定一下这酒如何,于是就每人倒了半盅。大哥一口下去,吃着面包说这伏特加只能算是一般般。嘛,不早说,亏我在 REWE 买之前挑半天。下次买 Русский Стандарт 好了,Absolute 就免了,毕竟太贵了点。

闲聊至半夜,送走朋友们,洗着碗盘,心满意足。

请朋友们在家吃饭,真是超幸福的一件事。当初搬到这里来的目的之一,不就是能花更多时间在一起么?特别是这个所有一切都千头万绪理不开、一天天就算什么都不做也觉得好累的学期里,能在一起偷得半日闲,是有多重要。麻美姐,我的愿望,实现了。

想起当年母亲和她的朋友们,也是经常来来去去几通电话约好时间地点,然后要么在厨房忙活半天等着宾客到来,要么拎上我这个小不点去别人家里吃现成的一桌饭菜。

下次去谁家吃已经定下来了。

朋友之间的款待,灌溉了交情,滋养了盼头。日子有了交情有了盼头,就让人无比的安心,暖意融融。

等到自己也在招待朋友的时候,才体会到父母一辈的好客的真意。

Wang Gin

Gin 喝起来不错,特别是用柠檬汽水调过之后。乙醇那火冒三丈暴跳如雷的性子,全化在那冒着气泡的酸甜里,再无半丝踪迹。

大家的注意力都在投影在朋友家墙上的那部宝莱坞电影上,谁也没有觉察到,这个给自己配了一杯又一杯喝得开心的家伙,到底给自己灌了多少烈酒。

竟然就这样被撂倒了。撂、倒、了。酒劲铺天盖地卷来,整个人直接就不省人事了……

终于醒来,终于能站起,朋友们送我回家。我生怕一觉醒来就会好了伤疤忘了疼,在还迷糊着的状态下求他们下次再见时好好嘲讽不用客气。

结果第二天还在床上忍受胃疼和恶心的时候,这帮从来都不让人失望的可靠家伙们就已经在脸书聊天室里给我起好“Wang Gin”的新外号了。

糗事一般都比较耐聊,大有不满一月不罢休的势头。

当年看上一辈醉酒,觉得简直是个蠢透了的笑话,如今自己也成了这个蠢透了的笑话里的小丑。

不是说经历过同样的事情之后就能互相理解么?怎么还是觉得,被酒精撂倒还是衰到爆表的一件事呢?到第二天还难受?活该咯。

5 thoughts on “长大后我就成了你”

  1. 为什么默默地觉得你开始发生大变化了,应该不是这样一个酗酒的孩子嘛。下次少喝一点点,身体还是最重要的。

    我下周有一大桌的火锅要做,为了满足某些家伙对于亚洲饮食文化的好奇心(我很害怕他们会被火锅深深地伤害到),还好大家伙一起凑钱,另一个华裔同学提前帮忙…… 招待客人嘛,自古以来都是一件很烦人的事情!

    1. 结果昨天我是在 twitter 上看到谁说自己喝醉了?并且还有拼写错误呢嗯哼!

      对于火锅会给老外们留下心理阴影我是不怀疑的,去年那个热爱本村某中餐馆的小伙子向我描述一堆中国人怎样把鱼鳖虾蟹整个扔到锅里煮的时候,简直能听到他世界观崩塌的声音。

      至于我的变化嘛,我是很想否定的……嘛,实在调整不过来的话,我猜还能跑去海德堡找你聊聊对不对? 🙂

  2. 好久不回家,已经咬不动煎饼了。

    和上一辈一样的是轮回,自己身上也有些轮回啊。
    同样的事情,两年前的事情,这几天又重演了一遍。不过感觉完全不一样了
    渐渐变成自己不喜欢的人了。

    这是毅种循环

    1. 哈,上一辈的牙口,咱这辈的普遍比不上啊……咬不动就卷得薄一点嘛,菜吃多了照样管饱。
      说起来世界就这么大,事情来来去去其实也就那么多,哪有太多的精彩绝伦与众不同等着啊。喜欢什么,讨厌什么,也不只是一时的心境使然么。不管怎样,日子过得心里踏实比什么都重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