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观点:科隆针对穆斯林的袭击暴露文化间的不兼容(外一篇)

本文为德国之声英文版评论所作的粗略翻译。原文作者为 Shamil Shams 。原文链接

外一篇原载德国之声中文网,原文链接


发生在科隆的针对穆斯林的仇外攻击是令人感到羞耻的。然而德国之声记者 Shamil Shams 认为,它们只是展示出了德国人正如何日益感受到来自与常态不相容的异文化的威胁。

作为一个工作在德国的巴基斯坦记者,我一直以来都对德国政府不对难民背景多做检查就放任成千上万难民入境的政策持怀疑态度。

当然,我对逃离像叙利亚一样战火纷飞的国家的、身处困境的难民深表同情,他们面对着同时来自伊斯兰反抗军和总统阿萨德的不公和暴力。我理解他们的悲伤,理解他们失去心爱之人的伤痛,理解他们因为家园正深陷摧毁着这个宁静国家的内战而感到的愁苦。

但与此同时,我也确信,移民的大量涌入会最终印象到德国社会的和谐与平衡。我认为,伊斯兰文化和欧洲习以为常的准则是不相容的。

大多数德国人都以堪称典范的人道主义精神对待难民危机。我对默克尔总理的难民友好政策向我的欧洲朋友们作出的警告惹恼了他们。我发现许多德国人相信所有来自中东和南亚的难民都会遵从德国的生活方式和价值观,这真是太天真了。我告诉朋友们他们对穆斯林世界的理解是片面和狭隘的,但他们只是对我的话当耳旁风。

当成百个据信来自中东和北非国家的年轻男子在科隆的跨年夜性骚扰德国女性时,我最坏的担忧成真了。很多人说这起事件是有预谋的袭击,因为这些穆斯林男人们完全不知羞耻一样地乱摸女性隐私部位。德国人们终于开始讨论,如此开放地迎接外来文化的人是不是一个好主意。

而我,在我一生中从未感到如此蒙羞。我是一个来自于穆斯林文化背景的人,在德国生活多年,一直被尊重和谦逊的态度对待。我在德国总是感到比在巴基斯坦更安全。我有许多德国朋友,也从未感到被社会作为外族区别对待。

然而新年夜的袭击事件让我感到,我在某种意义上也应该为丑行负起责任:发生在科隆的事在我的故乡巴基斯坦经常上演。那里的男人从不害臊,从不内疚,从不为他们对待那里的女性的方式而流露出一丝羞愧。

那些性骚扰科隆女孩的男人们根本没有精神错乱,他们清楚他们自己在干什么。我坚信他们是完全无视着欧洲的文化、欧洲的准则和欧洲的人民顶风作案的。

不仅是反击

现在,我们见到了一起来自德国极右团体的反弹。周日晚间,一个二十人的集团在科隆火车站附近袭击了六个巴基斯坦人和一个叙利亚人——而这个正是一个我经常哪怕在下半夜都会安心路过的地方。一些人伤势严重,不得不被送往医院。德国媒体称袭击者们是“摩托车手,流氓,保安”。这是一场守旧又可鄙的行为,但你又能指望右翼团体做出别的什么事来呢?

我也有可能是那些被恶棍揍了的巴基斯坦人之一。他们不会在给我一拳或辱骂我之前给我先做个采访。他们不会知道我是无神论者,并且写了十五多年的批评伊斯兰极端主义的评论。他们不关心这些。对他们而言,我只会是决议要改变他们的生活方式的另一个穆斯林,另一个南亚人。

袭击者可能是有政治目的推动的,但他们的恐惧不可忽视。

德国社会正在发生变化,右翼基督势力和伊斯兰群体如今都在变得日益强大。对在德国和欧洲占多数的世俗人士来说,这是一个令人紧张的时刻。

如果德国政府想要保护这个国家政教分离的根基的话,它就必须加强对它想要引入这个社会的人的检查。“融入”可不仅仅只是学习德语。

我认识很多在德国生活了几十年的穆斯林,他们能说流利的德语,但依然顽固地抗拒政教分离主义和西方价值观。

德国萨拉菲派(译注:一股完全遵从古兰经、极端保守的穆斯林势力)势力的上升给了国内右翼运动更多的推动作用。Pegida (“爱国欧洲人反对西方被伊斯兰化”)只是其中一例。

发生在新年夜的事可能永远改变德国人生活和对待外国人的方式。政府必须确保这一改变不会发生。

而我,作为外国人,在这方面也有义务。


国际媒体看科隆事件

德国8200万人口中,20多岁的人口不到1000万。《纽约时报》的观点文章认为,在短时间内涌入100万年轻男性为主的难民,所带来的变化将是空前的。而其他西方媒体也持续关注科隆新年夜骚乱事件所引发的新一轮关于难民潮的讨论。

(德国之声中文网)美国《纽约时报》的一篇观点文章题为”处于边缘的德国”(Germany on the brink)。

“目前的移民状况,却让我们进入未知的领域。关键不仅是难民抵达人数数十万而不是过去的数万。而且他们中有很大的比例是青少年和二十多岁的男性。

“比如与德国一样打开大门的瑞典,2015年所有的避难申请者中71%是男性。…… 性别比例倾斜的社会往往会不稳定。而且这些男性中很多人对女性角色的看法与现代欧洲的价值观完全相反。

“当移民过程以稳定、缓慢的速度进行,深层次的变化会缓慢发生,同化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发生。… … 这也是为什么很多数十年前抵达德国和法国的土耳其和北非移民如今相当程度地欧洲化了。

“但如果在一个很短的时间内,加入100万(或数百万)人,其中大多数是年轻男性,所带来的变化将是非常不同的。

“在德国的例子中,重要的数字不是该国目前8200万的总人口。而是二十多岁的人口2013年还不到1000万(当然也已经包含不少移民)。”

英国《卫报》的一篇署名文章题为”科隆袭击事件挑战德国人的秩序感–许多人担心接下来会发生什么”(The Cologne assaults challenge the German sense of Order – and many fear what comes next)。

“显然的是,这些事件突显德国今天如何走到了一个十字路口。过去一年酝酿着的对安全和难民危机深切的不安和恐惧,正在溢出。对部分德国人来说,这一处境带有在日常生活中的脆弱感,对国家失去控制的关切,以及一切都不再一样的担忧。”

“… … 德国人对新年前夜的事件感到震惊并不奇怪。特别是这里的女性–包括我自己在内–长期以来在大街上享有一种安全感,是我在家乡美国感受不到的。”

“许多局外人没有认识到,德国是一个细心架构的社会,而不是随机形成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在这里不只是历史课本的一部分。其遗产随处可见:新闻头条、展览、电视节目、法律和政治辩论。与以乐观著称的美国人不同,德国人预期最坏的事情会再次发生。那就是为什么秩序对德国人那么重要:必须尽一切努力避免历史重演。”

德意志电台援引意大利《共和国报》的文章写道:

“安吉拉·默克尔能否忠于其对难民的开放和欢迎战略?迄今为止,尽管在本党内存在批评,在社会存在反对之声,她仍予以坚持。除夕夜的严重罪行似乎以戏剧性的方式证实了最悲观的预计。疑虑在滋生。德国总理有可能很快被迫改变路线,以保护其个人及大联合政府的政治命运。”

《巴伐利亚信使报》援引法国《世界报》的文章写道:

“在德国这样一个国家,男女之间的关系总体上充满尊重,女性在大街上很少受到骚扰,(科隆新年夜)这样的新闻令人震惊。”

“科隆的事件如今可能会笼罩有关接收难民的辩论。因为越来越多的德国人担心100万主要来自中东的移民进入其国家的后果。”

《[译]观点:科隆针对穆斯林的袭击暴露文化间的不兼容(外一篇)》上有1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