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户座升起

对于星空的幼年记忆,最早的是北斗(大概还要算上那时明知怎么用北斗找却从来都找不着的北极星);然后是夏夜里父亲指给我看牛郎织女,至今还记得半天都找不到牛郎挑在扁担两头的两个孩子时的挫败感——最后看没看到那两颗小星,倒是记不得了;再往后不久,才认得仙后星座和猎户的三星。三星正南,家走过年。

故乡的冬夜清朗,整个猎户座的形象早早地印在了我的记忆里,每个冬天都要再被描上不知多少遍。

上个月的一个下半夜,我又见到了这属于冬季的星座。那时学会了连续拍摄再进行合成的星轨拍摄技巧,又买了根可定时的快门线,正巴不得赶在阴沉的冬季到来之前好好玩一把这新学来的小把戏。北极星附近的天空拍起来很容易形成漂亮的圆弧形,可在阳台上不容易拍到地面上的前景,而我又不愿到楼下找个构图不错的地方大晚上的守着相机吹两个小时的凉风;猎户虽然和黄道星座为邻、朝它的方向拍出来的星轨都直勾勾的,但从自己窗口看出去就是猎户升起的方向,拍星星从村庄和山坡之后升起也不用把相机角度抬高到看不见地面。

前几天难得又是连续的晴朗天气,又得知十月下旬有猎户座流星雨,便又开始练手了(仿佛听见了相机的哀嚎)。从十月十四号晚上十一点半到翌日凌晨两点二十七,271 张 ISO-800,f/3.5 的相片刻画出一张群星的唱盘。把那张合成的星轨在 Snapseed 里用双重曝光效果的减去模式叠加在第 271 张照片上,调整了一下强度,就得到了这样一张迄今最喜欢的一张星空图,主角正是正在升起的猎户星座。

古板到令人难以置信的我,至今坚持着 Instagram 原始的正方形构图,贴过去的图片也就免不了要经过剪裁。只不过这么一裁,星空阔远的感觉还是要打折扣的:你看旁边的双子座就被腰斩啦。还好完整的原图自己还私藏着呢 😉

A post shared by Zhe (@zhewg) on

没有预料到的是,叠加之后,被灯光照亮的、贴近地面的水汽,颜色也更加鲜明了起来。尤其是橙黄色的街灯晕染出的那片,个人觉得煞是好看。只不过这美丽的多彩光晕,不也正是光污染和资源消耗的明证吗?哪怕是水汽还没有起来时看起来漆黑明澈的夜空,用不加调整的白平衡和不算太长的曝光拍出来,也依然是暗黄色。欧洲大部分地区的光污染都严重到无法用肉眼看到银河以及很多比较暗的星,中国整个东部地区也是如此。

我有两张星图,对应着秋冬季节和春夏季节北半球的星空。那些星星是用储光材料印制的,晚上关上灯之后它们还能亮上几分钟,很漂亮。但每次看到星辰的图案或高或低散布在宽广的夜空,除了美,还能感受到星图描摹不出的,高高在上、遥不可及的威严。星星越多,就越衬出人的渺小;星空下的人,没法不感到谦卑。只是我们越来越不容易身处群星璀璨的地方了;我拍出的照片上星星再密集,也在很大程度上是高感光度和大光圈组合加上长曝光的功劳——托地面的灯光的福,我看不到那么多星。往往令我们自满乃至自负的技术与文明,也在事实上褫夺着我们感受令人敬畏的天地之美的机会。

实在是令人惋惜啊。


P.S. 不拍星轨不知广角镜头和全画幅机身的优势,我的镜头拉到最广角端也还是觉得局促……谁来帮我拔拔草 _(:з」∠)_


P.P.S. 标题说猎户,开头说猎户,中间说猎户,结尾说城市光污染,我跑起题来真是四十匹脱缰的野马都拉不住,给自己的任性点赞!(脱缰了还拉个屁

4 thoughts on “猎户座升起”

  1. 你拍得好好!话说我也得练练了,拿家里的尼康d5100+标头硬练[捂脸]

    之前在光污染少一点的地方看星星看出了眼泪,真的是太感慨了!

    1. 多谢夸奖!我也差不多,泥坑 尼康 D5300 和 18–55mm 的套头,所以才需要有人帮忙拔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