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春天又无关春天的随想

三月初,已经好几次听到了从南方归来的雁在空中高鸣,这几天窗外也一直有不知是什么鸟雀不分昼夜地鸣啭。天明显长了,气温也已经回升到出门可以经常不围围巾。学校里一棵灌木已经开了粉红色的花。

还有半个多月就是春分,欧洲大陆上正春意渐起。

继续阅读有关春天又无关春天的随想

自此告别

很久没用我的移动硬盘了。最近因为 HiWi 收尾工作涉及到几十 GB 数据的传输,就又把它翻了出来用。在复制文件的漫长时间里,顺便做了点清扫工作,腾了不少空间出来。

这些被删除的数据,大部分是图片。图片里的大部分,又是来自我自己或者我知道的人们拍下的照片。它们曾经被我珍视到哪怕一张都舍不得丢弃。所以,当好几个文件夹都被我轻易地整个删除的时候,我是有一点讶异于自己的行动力的。

继续阅读自此告别

木瓜

前几日,我饿得晕晕乎乎,进了超市。

可是饿着肚子的人怎么能去超市呢?那里的面包、零食、水果、蔬菜、肉奶蛋,全都散发着难以抗拒的吸引力。有些还带着打折标签,这就更难摆脱了——只能把它们从货架上抓下来,扔到购物车里。

我就是这样买了一个叫做 Papaya 的浅绿色水果。但是我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买的是什么。当时想的只是,这热带水果我似乎从来都没有吃过,凡事都要尝试一下嘛,反正正在打折,不好吃也不会损失多少。

等到拎着巨大的两包杂七杂八的食物回来,吃过晚饭,大脑的血糖供应恢复正常,我总算反应过来了:Papaya,这外观和名字都充满着浓郁热带风情的家伙,不就是木瓜吗?

继续阅读木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