焰火

31 号晚上穿戴整齐出门进城之前,想了想,把相机留在了家里。

脖子上挂一个相机多少有点傻,绿色的背包又和黑白色的穿戴不搭。更重要的是,已经决定不给这次的跨年烟花拍照:前几次很想拍出漂亮的照片,回想起来,整个看烟花的活动多少被拍照设备喧宾夺主了;我想再一次纯粹地欣赏转瞬即逝、没有重播没有备份的景致。 继续阅读焰火

So unlike yesterday

我在还是小孩的时候,从大人们那里得到过不少正面或负面的评价,其中颇有代表性的一个,是“独”——虽然在我们的方言体系里,这个字更多被拿来指自私,但我不合群的个性的确也是从小就没有欠奉,甚至比现在更甚。我在 2017 年最大的长进,大概要算是摸清了我对这个字的承受能力到底如何。

还真是不会应付独处的情况呢。快撑不下去了啦。(干笑 继续阅读So unlike yesterday

动摇

我没有用尽全力去找工作,这是我无意也无法否认的。

时间越久,就越是觉得即便是尝试,也只是在原地转圈而已。写求职信着实算不上多难(因为大概也写不好吧,不然机会可能会多一些),但每发出去一份申请,就像是被蚊子叮一次:被蚊子咬,是消耗自己的血液换取瘙痒;发简历,是消耗希望换取失望。蚊子的叮咬可能除了痒痒的一个包,还会导致疟疾;投简历则可能带来一俩轮面试,以此用更多的希望增大那无可避免的失望的量级。 继续阅读动摇

重新用上 Nexus 7

因为看到很多招聘信息上都有 Hadoop 或者 Spark 的要求,最近开始试着自学大数据工具的使用。

那天正在看 Hadoop 的基本使用,注意到它的自带小工具是 Java 写的。猜着这么流行的平台应该支持多种语言,就去搜“Hadoop Python”。于是发现了 O’Reilly 家出版的一本就叫 Hadoop with Python 的书,还佛心提供免费下载。PDF 档抓了下来,却没有看。毕竟拿我这台古旧的笔记本看 PDF 书得一直滚鼠标,累。

就这样,又想起了我那部 2012 年秋天入手的 Nexus 7。端在手上就像 32 开的小书本,读文档正好。怪只怪前年冬天这货从我床头滑落,竟就几乎沿着对角线把屏幕摔作了两半,一半屏幕的触控就此挂掉了。可用性几乎成了零,我却舍不得丢掉,搬家两次也还留着。 继续阅读重新用上 Nexus 7

保险

今天明明在家里哪都没去,结果还是诸事不顺。终于熬到做晚饭,眼看菜都炒好了的时候才猛然想起来面包已经吃光了,应该再煮点米面之类的东西当主食来着。菜都炒好了再煮饭显然已经太迟了,只好悻悻地在橱子里找还有没有什么能充当一下主食的东西。嗯,还有一条饼干。

这时我朝外边无意瞥了一眼,外边蓝色的灯光闪烁,简直像是灯光秀。欸,怎么这么多消防车?在窗户正对着的这条街上排了一溜,去阳台上伸头一瞅,一直到了这栋楼的另一面,粗略数了一下,有七八辆。

谁家失火了?没看到有火光啊;这栋楼失火了?水电暖都还正常啊。 继续阅读保险

起伏不定的生活带来的朦胧的无力感

这个让人无力吐槽的标题,是我给某博友的主题起的外号。她的首页文章标题在鼠标悬停时会显示出文章摘要,会把下方的标题们往下挤;鼠标移开的时候摘要重新隐藏,下边的标题们就又被提拔了上来——所以叫“起伏不定”。至于“朦胧”,则完全是导航菜单出现时整个页面的其他区域都会模糊掉的缘故。我没有做那么精致的主题的手艺,瞎起诨名的本事倒是不缺。

不过拿来说自己的近况,倒是意料外地合适。 继续阅读起伏不定的生活带来的朦胧的无力感

猎户座升起

对于星空的幼年记忆,最早的是北斗(大概还要算上那时明知怎么用北斗找却从来都找不着的北极星);然后是夏夜里父亲指给我看牛郎织女,至今还记得半天都找不到牛郎挑在扁担两头的两个孩子时的挫败感——最后看没看到那两颗小星,倒是记不得了;再往后不久,才认得仙后星座和猎户的三星。三星正南,家走过年。

故乡的冬夜清朗,整个猎户座的形象早早地印在了我的记忆里,每个冬天都要再被描上不知多少遍。 继续阅读猎户座升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