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溫相

我承認在這個敏感的節日貼一篇“哀”字打頭的文章有點晦氣,尤其是“哀”的對象是尊敏感瓷。

但是自從昨晚看到Twitter上的兩條報導之後,我就沒法淡定了。由於這兩條tweets裡數遍了各個敏感瓷,我還是截圖吧……點擊截圖可見原始tweet:

說是前幾天出席聯合國大會時也說政什麼改來著。還據說那幾天會見華人送月餅時也說到這個,不過被新聞聯播給不小心忽略了。

突然感覺這個老人很可憐。

他不知道現在的內部矛盾很尖銳嗎?他不知道現在的體制有大問題嗎?他不知道不改變的潛在危險嗎?

省省吧,他的見識比我們這些糞青和噴子們廣多了。“深刻的社會變革”,他好歹是一路看過來的,以前的環境什麼樣,現在的環境什麼樣,外邊的環境什麼樣,就算是年事已高,他應該也還是能看清的,要不也不能被放在這麼高的位置上。

然而位置再高,他也只是整部機器中的一個零件而已,只不過是核心部件之一。縱使他有千鈞之力,想要扭轉整部機器的運轉,又談何容易?

他已經努力了。各種人禍之後他跑到現場去慰問群眾,除了“對不起來晚了”之類的話他還能說啥呢?直接指著當地官員的鼻子罵嗎?強龍不敵地頭蛇,誰是龍還不好說。在這個官場裡做出格的事會死得很難看,誰知道一個小官後邊有啥神仙護著。他也不是沒出格過,不是去年在北京某知名高校參觀時就直接拿一句類似於“我知道這都是你們安排好的”的話把有關人員噎得不輕嗎?所以今年教師節只能大BOSS出場深入校園了。深圳30週年時溫相也被BOSS防著吧,怕他再爆啥言論。這次跑到扭腰去,BOSS大哥你管不著了,我不點名批評還不行麼。

在中央高層那群神像裡他已經越來越走向異類。而在一小撮不明真相以及明真相的群眾那裡,他還是被當作邪惡軸心的一員,被光榮地授予“影帝”等一大票封號。

我不相信他不知道關於他的負面消息。樓價高教育貴看病看不起上個訪得賠命,這些他自己管不了啊,商務部教育部衛生廳信訪辦發改委都牛叉著咧!

我們覺得ZF黑暗,找個沒有國寶沒有網監的地方開罵就是,罵罵更健康;溫相覺得鬱悶了,該到哪兒發洩去?在辦公室裡罵會被隔壁們群毆,出辦公室內媒外媒無處不在,憋著就是。到災民那裡掉眼淚,想必是好不容易找到情感的出口了:你們不容易還有人慰問,我不容易誰知道!沒人安慰我不說,還要說我是鱷魚的眼淚!

總理不好當啊,朱那個鎔什麼基就乾脆不玩了,不讓說話憋得慌,說了還兩頭不討好。溫相現在也是說話越來越大膽了,看來想把這些年的真想法趁著還沒退休趕緊昭告天下。有點擔心他退下來之後會受到神像們的約束。

好久沒有祝福過官大人們了,這次真心地祝福一下:

溫頭兒,別太累了,注意身體,秋涼了加件衣服。國慶快樂。


Update2010/10/01/23:10 發現VOA發布了一篇《温家宝总理40天6提政治改革》的文章分析溫相的目的,有興趣的同學可以自備梯子過去圍觀。摘一段供無梯子的同學們窺一下豹:

杨继绳对美国之音说,温家宝有政改的表示,这是好事,尽管没能脱离1980年和1986年邓小平讲话的框子。其次,杨继绳希望温家宝提出的政改是中共高层的共识,因为在中国共产党现行体制下,一名常委不可能单独发表不同看法。第三,如果不是共识,温家宝能够单独讲出个人看法,打破过去几十年来党内一致的做法,杨继绳也认为是一个重大进步。

《哀溫相》上有26条评论

    1. 很抱歉给你的评论加了几个标点,毕竟这种词的敏感度还是相当高的 👿
      那个组织的东西最好不要看,找几家有公信力的国际媒体比较靠谱……

      1. 没事的,这个评论我发一次被博主改一次,习惯了
        现在voa,bbc中文官网都被wall了,翻过去一看负面新闻也不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