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諾

说起来,当初我为什么要去斯图加特呢?

明明怎么都看不出多有趣,只听她不断地在各种地方说,这里夏天的时候很漂亮很热闹很好的,到时候你们所有人都要来看一看。

信誓旦旦地,一再发出了夏天再到斯图加特来的邀请。

酷暑,如今厚厚地裹着这个国家。

很容易把别人的随便说说当真的我没有忘记那些天里的邀请,如同没有忘记她家附近发生过的那个悲苦的故事。

前些年,一个和癌症斗累了的人,在如画的郊区,坐在车里,点燃了与病痛、也与这个世界的道别。赶来扑火的消防员,火灭之后看清这车的遗体这人的遗体的消防员,恰恰是他的密友。

就在我们走过的那随着地势缓缓起伏的草地旁。烈火和浓烟笼罩的绝望与不甘,或许还有终得解脱的轻快释然。另一边钻心剜骨的亲眼所见,可能甚至不会留下清晰的记忆,那份错愕与震惊,却恐怕免不了一次次化作惊醒一身冷汗的梦魇。

说起来,为什么我要知道如此残酷的故事呢?

说起来,为什么我要来斯图加特旁边的这个内卡河畔的小镇呢?

为什么,经常对别人的说说而已当真的我,从一开始就觉得这一次次的夏日重游的邀请恐怕不能兑现呢?又为什么,还是免不了期待着会有成真的一天?

在这个拨不开穿不透连躲都无处可躲的酷暑几乎要窒息了整个国家的日子里,我看见了那些似乎如此真诚的邀请的归宿。

说到底,真正邀请的,恐怕从来都只有一个人而已。上次极力请我加入,恐怕也只是为了确保能请到想请的人,也只是为了能让这次家人肯定会问的问题为我简直是一个笑话的人生故事再加上小小的一笔。

多傻啊,我。

古旧的许诺,在这灼眼的夏日阳光里,碎成漫天晶莹冰冷的雪花纷乱。

说起来,那时的她,对我们两个的态度,究竟是怎样的?

说起来,此时的她,对我们大家的态度,究竟又是怎样的?

光阴如胶片一格格通往过去,说起来,这个笑容甜美的小姑娘的所有承诺,所有人的所有承诺,到底有几个——或者说,到底有没有——是真的?

真真假假难厘清,如今却都掩在于炽热阳光里漫天飘下的许诺碎屑之下,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说起来,怕是果然当初,就已经错了。

 

4 thoughts on “許諾”

  1. 对于一个没有出过国门的人来说,我是很向往西欧国家的,环境好,人口少,想想就很美好啊。P.S.你确定你是去欧洲学习而不是去欧洲做一个为期3年的旅游的?

    1. 对于没有见过的地方,我们难免会有一些美丽的想象。为了能亲眼见到心里的那幅画面,很多人踏上跋涉的路途。于是,便有了旅行。

      说起来,三天也好,三年也好,三生也好,不管是谁,不管做什么,归根究底,不还是旅游么?看见一些景致,又忘却那些景致;遇到一些人,又和那些人分开;爱慕着,憎恨着,微笑着痛哭着等待又一个明天。学习,工作,出行,都不过是每个人各自的旅途罢了。我确定我还在读书,我也确定,我也在行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