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洞

今天下午开始本人人生中的第一节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概论课。老师是个年轻的女教师。一开始话筒声音不合适,输出类似于机器合成的声音,并且毫无悬念地淹没在300多人的唧唧歪歪之中。后来维修师傅赶到,一秒钟后音箱里突然传来老师无比清晰且无比惊讶的一句“插反了?”维修师傅淡定离场。全场寂静。原来接头插反了还能输出声音的 ❓

还以为这门课会是很无聊很倒胃口的一门课,后来发现其实还是很反动的一门课咧。年轻姐姐老师不止一次地提出先进镇子上乃至全世界的无产者联合得不够紧密,说镇子上的无产者们没有联合起来展现自己的力量(“……现在我们的工人多了,但是没能紧密地联合起来,这让我感到很遗憾……”),还在一些场合想到《[河蟹]黨宣言》里的“全世界的无产者,联合起来”;她给我们讲述的空想社会主义的“太阳城”简直就是法西斯和文什么革以及渣滓洞的完美结合体(对于这种“社会主义”,童鞋们纷纷表示情绪不稳,表示不会把这个空想社会主义和我们的实干社会主义混淆);反正我自己是头一次知道了当年一个叫欧文的先生建立了一个“新和谐公社”并且最后失败得很难看(我尽量没去想胡总的旧和谐公社);幻灯片里讲到三大工人起义时的目标,“推翻富人政权,争取民主共和国”“争取普选权,工人参与国家管理”云云;一段视频材料里指出恩格斯童鞋说他们的理论只是一段历史的产物,随着历史的发展他们的理论可能要做出很大的改变,甚至完全不同……

这种课怎么能在繁荣富强文明稳定的涩会煮义新中国大肆入侵大学生的大脑呢?这不是反涩会么?中央监管不力啊!这些乱七八糟的伪真理比胡总在深圳的民煮排比句还要令人心神不宁……乖乖要是涩会煮义理论完全不同了怎么办啊……这给我的造成阴影得用多少新闻联播和半月谈才能弥补啊……含泪要求本教师公开道歉并对这些东西做出详细合理的解释。

说道中央监管不力,国务院新出台的政策是相当的给力啊 。无线电管制,真牛叉。除了断网、抓记者和逮作家,我们保护河蟹栖息地的有效措施又多了一项。谁说我们不保护环境的?不过这个条例还是啥的已经导致了要出大事的流言了,不好不稳定,买手机、对讲机、收音机和遥控小飞机直接实名制不就得了么,反正在全镇或部分地区已经开始手机卡实名制菜刀实名制上网吧实名制了。反正我们不当官不怕实名制。只可惜有啥事围脖是得等到事后再织了,如果在足以使用无线电管制的事件之后大脑和手机尚存的话。

最后,我要向世界宣布,我也要返洞啦!我们学校号称对我们是很关心的(因为我们大部分是调剂进来的,怕我们造反),但是偶尔一次的洗脑班会加平时的自生自灭式管理是不能让我这种随和的学生满足的。特别是我至今都不记得哪次的重要公告是官方通知的,都是坊间传闻,然后在正式实施的前五分钟由官方证实。这次还是如此。法语报名完了才非官方得知周六可能有课,给班主任发短信问此事的真伪却得到“目前还没定下来”的回复。我[哔——]再过四天就周六了哎还没定下来?连临时工下个与给多少工资都定下来了吧!拜托要是真有课周五才告诉我们那我不是调课都没法调了?要是明天就去申请把法语课调到周日的那个班去,后来他们发现我的理由是瞎编乱造的,我还要不要这张老脸来?这种“很关心”真是阳光般温暖啊……所以!管他呢,明天找头头讨说法去!在班里的抠抠群里一召集同谋吓趴了一大坨小盆友,那我自己去好了,哼!别看我们老实就随便忽悠完了晾起来!

就这样了,这个社会嘛,不能当良民!

14 thoughts on “返洞”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