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民之祸

穆斯林国家来的难民,正在让当代欧洲人慢慢看到人心丑恶的一面。

在去年秋天的难民潮冲击最猛的时候,好多欧盟国都在相互指责没有以最大努力接纳难民,作为欧盟领头羊的德国更是明明不堪重负还保持着“我家大门常打开”的姿态。隔三差五地看到有关新闻说德国左派在某处某处反对仇外情绪。

在马德里时,我还看到过巨大的“欢迎难民”的条幅。

而巴黎事件之后,那些政治正确的论调似乎一下子调成了静音模式。

然后就是震惊了全德国的、发生在科隆的跨年夜大规模侵犯和抢劫事件。本来没怎么关心,今天读了几篇报道,越读越火大。

围住女性进行骚扰,更出现了强暴案件,被抢走的手机部分被定位在难民营,被盘查身份证件时出示的是难民申请表,作案者具有中东和北非的外貌特征……这些都算是什么事?

近期已经见了太多不止发生在德国的类似新闻。最热忱地接受难民的几个欧洲国家,目前都在焦头烂额得面对突然急剧恶化的社会治安。

想起去年年底我乘火车去 St. Wendel,中途涌入超大一群北非面孔的青年,其中只有两三个女生。更是看到一个男青年的外套上大大地写着阿拉伯文字。那一刻,我强烈地感受到的,是从脚底冰凉凉地窜上来的恐惧。终于熬到到站,匆匆离开火车,正好见到站台上有两个保安。在那之前,我从未对任何武装力量的存在打心底里感激。

又想起有朋友质疑过,说为什么不管从什么渠道了解,在这些难民里似乎都是青壮年单身男性居多。

也就难免读到了这样的报道

在科隆和汉堡的大规模抢劫和性骚扰事件后,斯洛伐克总理菲乔(Robert Fico)宣布,未来拒绝接收穆斯林难民。
“我们不希望斯洛伐克发生类似德国的事件 ”,菲乔说。目前斯洛伐克接收的难民量已经很少。
从邻国捷克和波兰,也传来语调类似的表态。波兰副总理格林斯基(Piotr Glinski)在波兰的N24频道表示,将对申请避难者进行更严格的审查。他说,“我们希望帮助战争难民,那些妇女、儿童和老人,但我们不认为有必要,让那些青壮年男子、那些科隆事件的主角出现在波兰”。

有谁觉得他们的理由不够充分么?那就过来欧洲住上一段时间吧。

这帮整天叫着西方世界对他们不够包容,却似乎从来不去想着怎么在别人的地界上融入别人的文化的家伙,拿着当地纳税人的钱,吃饱了当地的饭,喝足了当地的酒,成群结队走上街头,对当地人做伤天害理的事。

欧洲人啊,天真的欧洲人啊。你要和他们做朋友,但可知他们对你怀着的是什么心?你想着他们过来会融入你们的生活,但可知他们过来是想让谁融入谁的生活? 继续大门洞开,任由中东和北非的人打着避难的口号过来就是了。如此一来,欧洲的未来不会是多元文化的包容的未来。那未来只会依然是单一文化的,而且是封闭、荒蛮和屠戮的单一文化。欧洲只会变成另一个中东。所有非某教的民众只能与行将被抹去的欧洲自己的文化一道,蜷缩在家里惶惶不可终日。

那些在根本上是教派内斗引起的战争产生的难民,就算到了欧洲,很多人也只不过是准备换个地方继续他们漠视女性、漠视他人、漠视一切不同的文化的所谓“宗教生活”而已。很多人无论受到欧洲多么友善的对待,心里也依然坚信是欧洲在内的西方国家造成了他们的所有不幸。很“凑巧”地,这些人里边不缺年轻力壮的男人。

这些人总有一天,会撬起欧洲的根基,把这片大陆推向动荡。此刻他们初来乍到,却已经忙不迭地在人群里播撒不安和仇恨的种子。

而至少有一颗种子,已经在一个东亚面孔的人的心里萌发。

One thought on “难民之祸”

发表评论